清风茶楼雅室。

    楚牧峰正在和章广盛喝茶聊天,聊的内容自然就是来自青花堂的威胁。

    章广盛想到那天和沈墨的见面情景,不禁有些头疼。

    他也知道沈墨就是李四海的代言人,沈墨的话就是李四海的意思。

    那时候他就是个小社长,根本够不着对方。

    但现在却不同。

    凭着大卖的《楚报》,章广盛已经在报社界一鸣惊人,风生水起。

    “那个沈墨对你提出了警告?”楚牧峰端着茶杯,不紧不慢地问道。

    “是的,老板!”

    章广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昨天沈墨来到报社,很直接地挑明想要见您,说是李四海想要和您谈谈。”

    “我当然不会提您的身份,然后沈墨就威胁我,说什么让我走路小心点,别夜半遇到恶鬼索命。”

    恶鬼索命!

    楚牧峰放下茶杯,眼底迸射出两道厉色。

    就知道青花堂肯定会蹦达出来找茬,没想到这么沉不住气,《楚报》这边才发行短短八九天,你们就施展出这种下作的招数来。

    怎么?当我楚牧峰是个摆设,好欺负不成?

    章广盛跟着说道:“老板,我倒是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整个报社刚刚起步,如果被他们那帮家伙来捣乱的话,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

    “要不这样,我邀请您来当个和事佬。这样的话,您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出面,他李四海也摸不到咱们底,你看如何?”

    楚牧峰也清楚,要是说李探访那边闹事,报社这边报警,通常还是分局出警,到不了自己这边。

    况且他要是闹得动静不算大,而又恶心人的话,公事公办也未必能让对方服软,当然,真要那样,他也可以下狠手,自己这个侦缉科长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章,《楚报》有信心将《青花》彻底击垮吗?”楚牧峰不置可否,而是话锋一转问道。

    “当然!”

    说到这个,章广盛那是信心倍增,很自信地说道:“老板,别说是《青花》报了,只要给我一年,不,半年时间,我们《楚报》肯定能成为这四九城最热卖的报纸。”

    “那好!”

    楚牧峰拍板说道:“你做好自个儿的事就成,沈墨要是再联系你的话,就告诉我,我来摆平。”

    “是,老板!”

    ……

    城南小楼胡同。

    沈墨毕恭毕敬地站着,带着几分谨慎说道:“老爷,这事儿就是这样。”

    “没想到那个章广盛挺硬气,说他们堂堂正正办报经营,不惹事也不怕事!他还说了,要是……要是……”

    “要是什么?说!”李四海脸色一冷。

    “要是咱们使出什么卑鄙手段的话,他会请楚牧峰出面。”

    “楚牧峰,又是他?”

    李四海眉角微挑,前些时候因为李探访和曹园的事,就听说了楚牧峰这个名字,没想到现在又从章广盛的嘴里又听到。

    看来这个楚牧峰现在挺出风头啊!

    “老爷,我感觉章广盛和这个楚牧峰关系不浅,没准《楚报》的后台老板就是楚牧峰,即便不是他,也应该和他有关系。我收集了楚牧峰的一些资料,您过过目!”沈墨说着就将搜集到的情报递过去。

    “这个姓楚的挺能耐啊!”

    李四海嘴里自言自语,手上却是很快的翻阅,不到一会儿就看完。

    其实这份资料也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信息,无非就是楚牧峰破获的几起案件和几次升迁过程。

    “神探!”

    知晓楚牧峰是凭着真才实学获得功绩上位,李四海也是露出几分凝重之色,缓缓说道:“看来这个楚牧峰的确是有些本事,不容小窥。”

    沈墨却是有些不以为然道:“老爷,这四九城的神探多了去,还不是就那样。”

    “我看这分明是警察厅的炒作噱头而已,不然凭他区区一个小年轻,居然就能接连破这么多案子,还抓到间谍呢?当军方那些探子是吃干饭的吗?”

    这说的是伪满洲国的那起间谍案!

    蛇组案件目前还是处于保密状态,没有对外公开。

    “炒作?”

    听到沈墨的言语,李四海却是摇了摇头,悠悠说道:“老墨,你要这么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那个间谍案意义非同寻常,军方那边绝对不会为了配合警察厅的炒作,而将这笔功劳让出来的,十有八九真的是楚牧峰破获的。”

    “老爷?”沈墨犹然不敢相信。

    李四海沉吟片刻继续说道:“看来之前我们以为这个楚牧峰是靠着他师兄曹云山才会平步青云的思路完错了。想想也是,要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就算曹云山想要提拔他,他能坐稳这个位置吗?”

    “老爷,还是您看得远啊!”沈墨心悦诚服道。

    “所以是时候见见这个锋芒毕露的楚科长了!”李四海淡然道。

    “老爷,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科长,而且还是个副的,需要您亲自出面吗?”沈墨不免有些迟疑道。

    “那是当然,我要是出面,事情没有谈妥,就意味着没有缓和和妥协的余地,所以先让二爷去谈谈吧!”李四海摆摆手道。

    “是,我这就去跟二爷说!”沈墨恭声应道。

    李家二爷李四湖,副科长楚牧峰,这个身份算是对等了。

    ……

    北平城,什刹海回禾堂。

    只要是老北平城人都知道什刹海是个消夏避暑胜地,夏季生意尤其好。

    在周边的酒馆中,回禾堂无疑是排在首位。

    提起回禾堂,首屈一指的自然是招牌菜什锦冰碗。

    在酷暑炎热的夏天,来上这么一份冰碗,绝对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去暑佳品。

    此刻在回禾堂里面的雅间,枣红木的八仙桌上就摆放着各色菜肴,当然也少不了几份什锦冰碗。

    在桌子左侧坐着个身型肥胖,剃了个光头的中年男人,穿着紫红马褂,如同一尊菩萨。

    不过额头上的一道醒目刀疤说着个菩萨绝非什么善类。

    他就是青花堂二爷:李四湖。

    在青花堂中,李四湖是个逍遥王爷的角色。

    他从来不过问事情,但却没谁敢忽视他的存在,谁都知道,遇上很多事情的时候,往往出面解决的都是李四湖。

    反而是李四海却很神秘,经常是保持着低调的蛰伏,神龙见首不见尾。

    就像是今天的见面。

    李四湖代表的就是青花堂。

    坐在对面的自然是章广盛和楚牧峰。

    “楚科长,我给您说,这回禾堂的招牌菜什锦冰碗简直就是一绝,别说是在这什刹海,就算是放眼整个四九城,也没谁家的能超过,学不会这儿的精髓味儿。”

    李四湖扬起手指指了指窗外的碧叶红花笑道。

    “您看,这里种着新鲜的河鲜菱藕,塘水可是京西玉泉山天下第一泉的泉水,引渠注入,所以说啊,这里产出来的莲藕,细嫩透明,酥脆香甜,要我说比起杭州西湖的莲藕,尤有过之。”

    “特别是鲜莲子颗颗粒壮衣薄,别具清香。您要是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尝尝,保证您一吃就忘不了。”

    “哦,是吗?”

    楚牧峰目光落在桌上,在面前的青瓷冰碗里,除了鲜莲、鲜藕、鲜菱角、鲜鸡头米之外,还搭配着鲜核桃仁、鲜杏仁、鲜榛子。

    最后配上几粒蜜饯温朴,底下用嫩荷叶一托,红是红,白是白,绿是绿,这样一个什锦冰碗瞧着就让人心情舒畅,胃口大开。

    “那我就尝尝!”

    楚牧峰端起来舀了一勺,入喉的瞬间,一股清凉之意便游遍身上下,身上下毛孔都仿佛张开了。

    “嗯,果然不错!”楚牧峰由衷地赞叹。

    “呵呵,您觉得好就成,来来来,咱们边吃边聊,楚科长,我敬你一杯!”

    李四湖就像是生意人般,扬手可客客气气招呼着开吃起来。

    他不主动提起话头,楚牧峰自然也是能沉住得气,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我就不信你这个青花堂的二爷能憋到底!”

    果不其然。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李四湖就放下酒盅,满脸堆笑的说道:“楚科长,今天咱们这顿饭吃的就是一个和气,和气生财的和气。”

    “我想说的是,章社长的《楚报》最近是声名鹊起,真是可喜可贺啊!”

    “谢谢谢谢,李二爷,您过奖了,不过是混口饭罢了!”章广盛连忙拱手谦虚道。

    “不过,您做得是不是有些过了呢!这是不给同行活路啊?”李四湖跟着这话味道就有些寒意了。

    “二爷……”章广盛看了看李四湖,又看了看楚牧峰。。

    楚牧峰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直接接过这个话头道:“李二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过分了?”

    “章社长开的是报社卖报,其他同行也是卖报,大家各凭本事凭内容吸引读者,不偷不抢,不蒙不骗,我不觉得哪里过分了。”

    嗨,这就护上了吗?

    李四湖嘴角抽了抽,依然保持着笑容说道:“楚科长,我说的是过分是指行为不是内容。”

    “《楚报》这一上来,就搞什么免费赠送,玩什么一错千金,错字百金,吸引读者的目光,因为他的这种做法,已经引起了四九城所有做报社老板的不满。”

    “而我呢?不过是他们推出来的代表,是要和章老板聊聊这事。我是这么想的,在楚科长的见证下,咱们能和平解决最好,您说是吧?”

    呵呵,四九城报社推出来的代表吗?

    李四湖啊李四湖,你还真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代表的分明就是青花堂的利益,何必还给自己冠个虚名呢。

    ————————

    不触犯原则底线,肯定安的,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支持起点正版,支持一下无奈的写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