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忙活了半天,终于将午饭准备好,一桌下来十几道菜,还是很丰盛的。

    放下手上正在的刀具,白洛将做好的菜用一只碗扣上,等着诺拉的回来,他觉得,诺拉之所以挑食,八成是他厨艺有待加强的缘故,今天他可是火力全开,使出了毕生所学,曾经他吃过的那些厨艺书如今都刻印在脑海中。

    经过他不懈努力,以及对今天一上午对苏维埃菜谱的研究,今天中午的午餐水准,绝对高出昨天一大截,诺拉应该会喜欢的吧?

    白洛这么想着,却听到‘嘭’的一声,他看像门口,只见一道身影风一般从他身边跑了过去,直奔二楼。

    “嗯?出什么事了吗?”白洛看清了这人的模样,也不是别人,正是诺拉。

    白洛走出厨房,轻手轻脚地走上楼梯,来到诺拉房门前敲了敲。

    “诺拉将军,午餐已经做好了,您现在要用餐吗?”

    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声,白洛强大的听力甚至能够听到里面诺拉微弱的哭泣声。

    ‘又被艾丽西亚教训了吗?’白洛这般想到,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诺拉将军……”

    “不吃,没胃口!”

    “嘭——”

    房门里传出诺拉毅然决然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摔在了门上。

    白洛:“……”

    我辛辛苦苦做了一上午的菜,你一句话就不吃了??

    白洛额头上冒出几条黑线,不行,你今天不吃也得吃!

    白洛推开门,见到诺拉趴在公主床上小声抽泣,见到白洛竟然闯了进来,诺拉连忙擦了擦眼泪,红肿着眼睛怒视着白洛。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白洛眉头蹙了起来,走到公主床的床边,弯下身子看着诺拉:“将军,不吃饭可不行哦,再怎么生气,也要乖乖吃饭。”

    “不吃,滚!”诺拉抄起枕头就往白洛身上扔,白洛笑嘻嘻地将枕头接了下来。

    “既然诺拉将军不想下去,我就得罪喽。”白洛一只手抓起了诺拉,将她抱了起来,后者不断地挣扎,犹豫了半天,没有使出五阶的力量。

    “放开我,我可是五阶的高手,信不信我一拳打死你。”诺拉被白洛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恼羞成怒的她扬了扬自己的拳头,朝着白洛威胁道。

    “是是是,你可是五阶的大高手,但高手也要吃饭呀,艾丽西亚将军不也每天都吃饭吗?”白洛没有将诺拉的威胁放在眼里,他算是摸准了这个小鬼的性格,别看她说的挺凶,实际上真做起来,还是不敢的。

    现在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渴望着有人能来帮她,白洛强硬了一些,也在诺拉可承受范围之内,还不至于被她一拳打死,毕竟这几个月里,除了最开始,也没见有谁被她伤到过。

    就这样,白洛将诺拉抱了下来,又将她的老虎椅搬了过来,将诺拉放在了上面,然后将厨房里做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

    将刀叉递给诺拉,白洛笑眯眯地看着她:“诺拉将军,可要乖乖地吃饭哦,不然是长不大的。”

    诺拉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凶狠的眼神盯着白洛:“竟敢拿我当小孩子吗!我可是杀戮机器诺拉,要是敢小看我,我可是会杀了你的!”

    “是是是,来尝尝我准备了一上午的菜。”白洛将菜推到诺拉面前。

    诺拉像是在发泄不满情绪一样,手上的叉子一下插在盘子上,几乎将盛菜用的盘子都插成了两半。

    “哼,要是不好好吃的话,我可是会杀了你的。”诺拉恶狠狠地威胁道,一只手将叉子上的菜送进了嘴巴里。

    “怎么样,诺拉将军,是不是比昨天的味道好多了?”白洛坐了下来,看着诺拉进餐。

    诺拉两只手在桌子上化为了道道残影,嘴里嘟囔道:“还行吧。”

    白洛笑而不语,这个诺拉有些地方倒是跟幽幽子挺像的。

    诺拉吃着吃着停了下来,看向了白洛,用吩咐的语气道:“我要喝酒!”

    白洛:“???”

    苏维埃的小孩儿都这么强悍的吗??

    “不好意思,诺拉将军,我们这里没有酒。”

    诺拉:“你骗我,明明就在冷藏箱里,我昨天都看到了。”

    白洛为难:“诺拉将军,您现在还未成年,不应该喝酒。”

    诺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不管,我就要喝酒!”

    白洛皱眉继续劝解:“诺拉将军,您现在应该好好吃饭,而不是想着喝酒。”

    诺拉将手上的叉子插在了桌子上,大叫道:“我不管,我就要喝酒!”

    白洛:“诺拉……”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今天就要喝酒,谁都别想拦我!”

    “你要是不给我喝,我就自己去拿!”

    白洛准备好的话咽进了肚子里,最终无奈道:“那好吧。”

    诺拉这么坚决,他也只能从冷藏箱里将那瓶伏特加拿了出来,她怎么说也是名五阶强者,一点儿酒而已,应该没什么吧?

    这么想着,白洛将手上的伏特加递给了诺拉,想来不会出什么事吧,大概……

    不到五分钟,白洛就为自己刚才的决定后悔了。

    “呜呜呜,艾丽西亚姐姐竟然不要我了,呜呜呜,她是不是打算处理掉我了,呜呜呜……”

    白洛:“???”

    刚喝两口就开始耍酒疯的吗??你醉的是不是太快了??

    白洛一只手捂住了额头,诺拉这下彻底打破了他对五阶强者的幻想,貌似,五阶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诺拉喝醉之后直接跳在了桌子上,一只手抓着酒瓶,白洛夺都夺不走,得,这时候体现出你五阶强者的力量了,话说你力量用的方向是不是不太对?

    “呜呜呜,艾丽西亚姐姐也开始讨厌我了,诺拉是个没有人要的孩子,你们一定都讨厌我吧,呜呜呜~~~~~”

    诺拉拎着酒瓶的那只胳膊指向了白洛:“说,你是不是也讨厌我?”

    白洛硬着头皮道:“将军,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胡说,我才没有,呕——”诺拉说着说着吐了出来,手上的酒瓶也不管了,直接扔在了地上。

    白洛看着乱七八糟的一幕,内心一阵无语,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诺拉趴在桌子上大吐特吐,基本上将刚才吃的饭都还了回来,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脏东西。

    白洛一只手扶着诺拉的手臂,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将军,现在好些了吧?要不要先换一身衣服?”

    听到白洛的声音,诺拉将头转了过来,双眼迷离,然后……

    “呕——”

    白洛:“……”

    得,现在咱俩都得换衣服了。

    等诺拉吐的差不多了,白洛将她抱到了楼梯旁边的洗浴室里,洗浴室也是洗漱的地方,苏维埃这边的法阵虽然跟龙国差了十万八千里,但用加温法阵提供一些热水还是没问题的。

    白洛帮诺拉洗了把脸,沾上了脏东西的衣服当然都要脱掉,上半身的外衣被白洛脱了下来,扔到了洗浴室的一角,剩下一个带着骷髅头的体恤,下半身的宽松长裤也脱了下来,留下一个到了膝盖部位跟安全裤差不多的短裤,话说,这不就是她昨天晚上的打扮吗?

    白洛将诺拉身上这些沾着脏东西的衣服都脱了下来,他上半身的外衣也扔在了一边,留下一个白色的衬衫,鼓鼓的胸口几乎将衬衫上的纽扣都撑爆。

    白洛伸出一只手揉了两下,酥麻酥麻的,感觉好奇怪啊,他这样自己揉自己,应该不断变态吧?

    ‘咦?等等,【无相】是千面老师交给我的,千面老师又没有老婆,他私下里会不会也这样干过?’

    白洛脑海中浮现出千面变成女人之后自己揉自己的画面,总感觉十分荒谬。

    ‘咕咚’一声,白洛咽了下口水,这想法绝对不能让千面老师知道,不然他一定会被千面老师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吧?

    白洛将诺拉抱了起来,上了二楼,现在的诺拉脸蛋酡红酡红的,一时半会儿应该是醒不过来了。

    将诺拉放在了公主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下一秒就被诺拉用力地蹬开,重新盖上,又蹬开,再盖上,再瞪……

    白洛:“……”

    你到底还有多少我没发现的缺点!!你是不是纯心跟我过不去啊!!

    “唔,好热啊——”

    诺拉在床上滚了几圈,迷迷糊糊地将身上剩下的体恤和短裤都脱下来,丢在了地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些凉飕飕的,诺拉这下才乖乖地盖好了被子。

    从始至终,白洛闭着双眼,他以自己的人格担保,绝对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话说,诺拉是不是有些发育不良啊,明明跟幽幽子一样大的年纪,为什么会比幽幽子小了一些呢?比呜喵的倒是大了不少,可呜喵现在看上去才七八岁啊。

    唔,等等,我是不是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白洛闭上眼睛默默忏悔,帮诺拉掖好被褥,这样就差不多了吧?做完这一切,白洛起身打算离开,却感觉到一只小手拉住了他掖被褥的那只手掌。

    白洛默默地转过身,果然看到诺拉拉住了他的手。

    ‘舍不得我离开?’白洛露出一丝笑容,然而。

    “妈妈,我要吃奶……”

    白洛:“!!!!”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化敌为女友》,“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