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部的那些人考虑了大半天后,才终于道:“我们若是不愿意比试的话,可否让我们回去?”

    陈栋笑嘻嘻的道:“当然,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只要你们愿意回去,随时都可以,你们能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极为不错,你们要清楚,性命是你们自己的只要是能把你们的性命留着,你们有的是千万种办法搞到粮食,你们部落开始食用粮食也不过是区区几年时间吧?以前你们所食用的应当也是林中的猎物吧,你们凭借着你们的本事,即便是依靠着林中的野兽也能够让你们度过这个难关吧?”

    现在这个时候对于木部来讲的确是没到了生死存亡至极,要不然这些人绝对能够用自己的性命去换那一千斤粮食的。

    “这些打死的野猪你们便都带回去吧,也算是能够解了你部落的一个难关了。”陈栋还是很大度的。

    其实就陈国的那些人已经开始习惯吃粮食了,猛然之间让他们再去食用野猪的话,即便是有着千万种的烹饪方式做出来的他们也不见得喜欢了。

    陈栋笑嘻嘻的一番话让木部那个人也大胆起来了,问道:“同样都是干旱,为何你部落的粮食没见任何的减产呢。”

    铜部酋长毕竟是个心无城府之人,木部的人这样问出来之时,他便立马沾沾自喜的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被陈栋给打断了,“能处理了旱灾我自然是有着我的办法的,你也不是我陈国的人,我肯定是不能与你说了这个办法的。”

    木部的那个人虽说是有些失落但也并没说什么,只是道:“既然如此的话我便先走了,你部的恩德我自然是会记着的,之后若是有机会,我定当会报答的。”

    这样的话陈栋已经听了无数次了,也有人真的会记着陈栋的这个恩德,想着报答,也有人陈栋做的越多,他们却也就越是把陈栋的这个付出当做是理所应当的了。

    陈栋嘿嘿一笑道:“报答什么的也就别说了,只要是你们能记得当初我曾经助过你们,你们少给我早些麻烦便成了,行了,你们都回去吧,想要让你们部落的人吃上粮食再去想想其他办法吧,还有,我陈国海纳百川,你部落若是有归附我陈国的心思,直接让你们部落去陈国找我就成了。”

    陈家军的出现不管到了哪里几乎都是能够不战而胜的,陈家军好歹也是经过训练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讲都是绝对能够碾压了这个时候那些部落的那些乌合之众的。

    能够不战而胜陈栋自然是极为欢喜的,本事不战便就能够胜利的事情,完就没有必要非得大个你死我活的。

    把木部的人放走之后,铜部酋长并没有首先感激陈栋,反而是有些疑惑的问道:“平王,为何要把木部的人这般轻易就放走?若是开了这个头,其他的部落还不是得三分五次欺负我陈国了。”

    铜部酋长的这番话倒也是实情,听了铜部酋长的这番话之后,陈栋突然想到,“这些部落之所以敢三番五次的进攻陈国以及陈国下面的这些部落,那完就是因为他们不知晓陈国的厉害,当陈家军的实力展现出来之时,他们便又急急忙忙撤走,陈家军能够不战而胜,他们的实力是有了,但要怪就只能怪他们的宣传力度不够,使得周边的其他部落并不知晓陈国的厉害。”

    缓了缓陈栋又继续道:“看来是得想个办法让周边的其他部落都知晓我陈国的厉害,我陈国不是已经有了商人吗?这些人只在陈国本部经商,根本就难以成就什么大气候,最关键的是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把陈国的商业繁荣起来,要想使得陈国的商业在短时间之内的到繁荣必须让他们与其他的部落把商业贸易建立起来。”

    陈栋所说的这些话虽说是没有避讳着铜部酋长,但陈栋所说的这些话铜部酋长完就是听不懂的,木跟着陈栋那么长时间,把陈栋弄出来的东西他基本上都已经接受了却也是听的一知半解的。

    这些商人在陈国经商是能够繁荣陈国的经济,可去外面经商对陈国又有什么好处。

    在木的眼中,陈栋就没有做错事情的时候,因而这些事情他虽说是没有搞明白,但他却也很相信陈栋所做的这些一定是有些道理的。

    铜部酋长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便被木给打断了,“铜部酋长,平王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有他的道理的,你现在搞不明吧不要紧,终究有一日你会理解平王这般做的用意是什么的。”

    陈栋跟随着陈家军一路急行军才到了这里,刚刚才把木部的事情处置了,哪还有什么精力再一个个解释铜部酋长所提及的问题的。

    木不仅是陈栋最为信任之人,而且还一手训练出了陈家军,陈国各部落的这些人对木也是极为尊敬的,因而木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之后,铜部酋长也不再多问了。

    “平王,先请吧,一路行军了几日时间相比也累坏了吧?先进铜部好生歇息上几日,反正,陈国的粮食也都已经收上来了,也没什么着急的事情了。”

    铜部酋长邀请陈栋在铜部之中,陈栋正好也有这个心思的,正如铜部酋长所说,陈国的粮食早就已经收上去了,也没甚可着急的地方了。

    再加上陈家军本来是被派去火部不远之处打猎的额,一直在林中待了五日,还没来得及修整,便直接又急行军被拉到了这里。

    拉到这里之后却又与野猪奋战了一会儿,虽说在旁人看来与野猪的搏斗就像是收割五谷一般,但陈家军却也是耗费了体力的。

    陈家军虽说是经过训练的,急行军本就是他们的强项,但在事情紧急之时需要急行军,在事情结束之后也着实是应该让他们好生歇息一下的。

    他们虽说是训练有素但也是人,该让他们休息的时候爱是应当休息的,要不然,把他们给累倒了了,那可就真的不太好了。

    “行,木,你马上吩咐我陈家军的兄弟们在铜部扎营,先休息上几日时间再说。”

    对于陈国以及陈国下面几个部落的安陈栋还是很放心的,他到火部没几日的时间还把周边的地形都查看了,并且还查出了在铜部周边有两个部落的存在。

    对陈国以及下面部落的周边肯定也是探查的极为详细的,至于有没有其他能够威胁到他们的部落陈栋还是很清楚的。

    在陈国本部以及下面的其他部落周边也就只有火部和铜部了,还真就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部落的存在。

    太过遥远的部落根本就不至于为了他们手中的那么一点儿粮食,走那么远的路从他们手中抢夺粮食的,太远了,即便是抢到也不值得,或许抢粮食的这些人一路之上就把抢到的粮食都给吃了。

    铜部的粮食还是很充足的,也足够陈栋和陈家军在此歇息上几日了既然他们的粮食足够,那陈栋也就不着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