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身子不便就不要忙活了,我去把剩下的饭菜端出来。”费灵宇走入了厨房。

    不一会儿,餐桌上的美食越发丰富了。

    两个人相对而坐。

    费灵宇时不时看向温孤菡,似乎有话要说。

    每次都无疾而终。

    一顿饭都快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费灵宇又抬头看向了温孤菡,就在又低头的时候。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样欲言又止的,没什么意思。”温孤菡放下了筷子。

    费灵宇深深叹息,状似很为难开口的样子。

    “到底什么事情?”温孤菡看的都着急了。

    “我希望说了这件事情,你不要生气。”

    “到底什么事情?赶紧说吧。”温孤菡催促道。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其实我想求你办一件事情。”费灵宇若有所思道。

    “什么事情?你直说,何必吞吞吐吐,跟我这么见外?”

    “我只怕说了这件事情,你未必会答应。”费灵宇仍是有所顾及。

    “事情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答应?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算了。”温孤菡也不想听了,刚想起身就走,费灵宇抓紧拦住。

    “你先坐下,我给你细细道来。”费灵宇立马开始了他的讲诉历程。

    几分钟后。

    “费灵宇,你再把刚才的话给我说一遍!”温孤菡站起,眸子涌动猩红,恼恨不已。

    “孤菡,我也不想这么做的,但为了绊倒楚瑜,帮你父亲报仇,帮我讨一个公道,你必须回去!难道你想让凶手逍遥法外,让你父亲死不瞑目?就连我要不是命大,我也根本就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这些你难道都忘记了?”费灵宇的情绪也同样激动。

    “就算是要为我父亲报仇,那也不需要让我再度回到楚瑜的身边,你这不是害我?我好不容易才脱离了他的桎梏。”温孤菡的心里极其的失望。

    眼前放费灵宇让温孤菡感觉十分的陌生。

    “孤菡,你先冷静冷静,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也更加没有害你的意思,你被楚瑜迫害这么久,我难道不心疼吗?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加想要报复楚瑜!明明多年前我就可以将你明媒正娶的!但我们硬是被拆散了,我对他当真是恨得牙根痒痒,此生不报复他,我誓不为人!”费灵宇态度很坚决。

    温孤菡摇摇头,眼里已经注满了泪水,“可我只想安稳的过日子,费灵宇,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我现在还怀了楚瑜的孩子,所以我也没打算跟你在一起的,你还是离开这里,找个跟你志同道合的女子好生过日子吧。”

    “孤菡!就算是不为我,那你父亲呢?当年你父亲是怎么惨死的,你难道忘记吗?如今你不想着为你父亲报仇!居然苟且偷生活着,还怀了仇人的孩子,你父亲九泉之下知道会瞑目?“费灵宇暴喝,展露了凶怒的一面。

    温孤菡捂着肚子,缓缓跌坐椅子,眸子涌动深深的愧疚,泪水止不住无情滑落,“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

    “孤菡,我也没有批判你的意思,看到你难受,我也跟着难受。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不会再有其他人更加爱你了。孤菡,你答应我好吗?等我们报复完楚瑜,达成我们的目的,我立马会带着你远走高飞,以后我也会更加疼爱你的。”费灵宇握紧了温孤菡的手,深情恳求地看着温孤菡。

    温孤菡摇摇头,“灵宇,不是我不帮你,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相信我父亲在天上也是不愿意再看到我纠缠在仇恨里,我也不想再回去了的。”

    “孤菡,你这是要逼死我啊!好!既然你不去,那我自己去,大不了再发生一次我被楚瑜暴打的场景,大不了我再赔上我这条命算了!”费灵宇气势汹汹朝外面走去。

    温孤菡心慌,赶紧去追,但肚子疼了一下,令温孤菡不得不皱眉,咬了咬牙,温孤菡还是追了出去。

    费灵宇看道后面追上来的影子,唇角诡异的划过一抹冷弧,走的更加快了。

    “啊,我的肚子好疼啊,灵宇,你快帮我一下。”温孤菡这个时候,疼的蹲在了地上。

    费灵宇察觉到抓紧返回去,无比焦急道:“孤菡,你这是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

    “不!你把我扶回去,让我休息一会儿就好。”温孤菡阻止了。

    费灵宇赶紧扶起温孤菡朝屋子走去,“孤菡,你的脸色很不对劲,我还是去找大夫给你看看吧。”

    “可以,不过不能够让其他人知道。”温孤菡还不想让大家知道她未婚先孕,到时候风言风语一起,温孤菡怕是在村里也未必能够待下去了。

    “好,我会注意的,我给你倒杯水,你先坚持会儿。”费灵宇给温孤菡带杯水后,立马出去找大夫了。

    大夫来过,给温孤菡开了几副安胎药走了。

    费灵宇给在火炉旁煽火,熬制中药。

    当温孤菡喝完苦涩的安胎药后,温孤菡看向了殷切看向她的费灵宇,似乎很期待她的答案。

    温孤菡深深叹息一声道:“让我再想想吧。”

    东市。

    海水湾别墅。

    韩冷轩走进来的时候,顾依依正在穿外套,一身休闲,浅灰色西服倒是衬托的她更加优雅端庄。

    修长卷起的波浪大卷,被顾依依简单束缚在脑后,形成一个马尾,又凸显了顾依依的御姐范。

    “你这是准备去承美公司报道了?”韩冷轩悠悠来到了顾依依的身后,还帮顾依依整了整衣服。

    顾依依肩膀一别,朝旁边沙发走去,表明她对韩冷轩的不待见,“要不是没有选择,我何至于这样做?”

    韩冷轩微微蹙眉,朝顾依依的旁边坐下,“听你这么说,好像错都在我?”

    “难道不是吗?至今我都不明白,我在丽莎工作,碍着你什么眼了?”顾依依谈起还是生气。

    韩冷轩耸耸肩,避重就轻,“今天去面试,我送你。”

    “不用了,韩总专车我可不敢用。”顾依依呛声道,随后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