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女士,你要加油,你先生来医院的路上发生车祸,现在还在抢救。他还等着你照顾呢,你可千万要振作起来啊”,护士在他耳边焦急的说道。

    冬阳在来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伤的还非常严重!

    那她进入下一卷后出现记忆混乱根本认不清自己到底是李冬阳还是吴晴是不是跟上一卷的车祸和这一卷磕那一下有关系呢?

    张狂并不能十分确认,但他可以确认的是吴晴壳子里装的是李冬阳,也必须是李冬阳。

    因为,他不想失去她!

    如果冬阳不能从迷蒙中挣脱出来,永远这样混沌下去,那她就永远没有办法完成《宝典》,她会被永永远远的困在书里。

    横冲直撞的马终于被村民抓住,喧喧嚷嚷的村子又恢复宁静。

    张狂和吴晴重新回到外屋地坐下,继续刚才的话题。

    张狂极尽温柔的对吴晴说道:“冬阳,我不逼着你马上就想起所有的事情,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帮助你想起你是谁的机会,好吗?”

    他耍了个小心机,自觉用了十二万分的魅力,一般小姑娘决计吃不住他这一番温柔深情。

    可惜啊,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的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小姑娘,她微微歪着头警惕的看他一会儿,忽然很不客气的说道:“别介,我现在挺好,你管好你自己就成!你来我家也有一会儿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吧,那我就不留你了。”

    就差直接说“好走不送”了,这股子直白劲儿真的跟李冬阳一模一样。

    张狂没恼,反而笑起来:“那成,我先走了,明儿个再来找你。”

    吴晴把人送出门,犹豫一番,还是拧眉说道:“我真的不是李冬阳,我就是吴晴,以后你也不要来找我了。村里人闲着没事儿就爱背地里说人是非,怎么说我无所谓,你是咱村的老师,不能叫人家说着。”

    这番话倒是挺委婉的,不大像李冬阳的风格,不过张狂也明白她的意思。

    人言可畏,她是正当婚龄不少人惦记的女人,他是外来的单身小伙儿,多说几句话可能就会引人猜疑传出些不好的话来,更何况像刚才那般直接登门聊天呢。

    “我知道”,张狂郑重说道:“我尽量不给你带来困扰。”

    吴晴想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可还没等张口,张狂已经走远。

    当天晚上村里开大会,每一家都要派个代表去参加,吴晴头痛,再加上奶奶情况不大好她不放心,便没有去开会。

    家里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为了省电灯泡的瓦数很低也不适合在灯下干活儿,所以吴晴早早铺褥子睡下。

    她睡得并不好,一直在做梦,梦到的还都是李冬阳的事情。

    李冬阳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痛失至亲莫名成为《婚恋宝典》的书写人,在书里面经历的种种

    吴晴用一晚上的时间重温李冬阳的人生,跟她一起哭一起笑,到后来,吴晴已经完分辨不清楚自己是吴晴还是李冬阳。

    迷迷蒙蒙中醒来,睁开眼睛看清楚周遭的一切,她甚至觉得分外的陌生。

    这是她生活二十多年的家,怎么会陌生呢?

    吴晴吓一跳,因为她发现,她开始不自觉的用李冬阳的视角和心态看待周遭的一切了!

    生活没有太多的闲暇时光给她胡思乱想,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起来喂猪喂鹅,洗漱做饭。吃完早饭又准备下地干活,还没出门儿呢,村里的大喇叭便滋滋啦啦的响了起来。

    村长宣布一件大事,村里投票通过一项提议——盖学校。

    村里的学校也是草房,漏雨漏风,冬天烧炉子还憋烟,孩子在里面读书特别难受。现如今村里来了新老师,村长便想着村里家家户户都出一把力,也改善改善学校的环境,让老师和孩子都舒心一些。

    本来村长是打算磨很久才能让村里人通过这件事的,没想到昨晚村里第一次开大会就通过了。有孩子的人家不用说,那是对自己家孩子有好处的事儿,肯定要同意。没有孩子的人家竟然也非常痛快的同意就有些出乎村长的预料了。

    其实村里人的想法很单纯,现在没孩子又不是以后都没有孩子,这学校盖好放在那儿又不会跑了,等以后家里有了孩子送过去上学也少遭些罪,这不也是天大的好事儿吗。

    吴晴昨晚没去开会,错过投一票的机会,不过该她出的力可一点儿不能含糊。

    她特意跑了一趟村长家里,问村长给她分派什么活儿。

    村长正跟村里几个能张罗事儿的人商量这事呢,见她过来就先给她分配了活儿。

    “咱要省钱,所以砖瓦咱自己烧,桌椅板凳也咱自己做,我安排你和咱村里几个干活细致的年轻人跟赵木匠一起干,行吧?”村长询问道。

    盖一所房子需要做的木匠活着实不少,再加上桌椅板凳黑板这些东西,木匠肯定要忙活很久,给木匠打下手的人要干的活儿肯定也不少,不过吴晴没什么意见,点头答应下来。

    村长已经很照顾她,没让她跟着进山采石头砍树,没让她跟着烧砖烧瓦,只是给木匠打下手,工期可能会很长,但相对起来要出的力可能就要小很多。

    九月一号学校开学,现在已经进入八月,盖学校这事儿必须要抓紧。

    村上下齐心协力,几乎没有一个人发出不一样的声音,该谁家干的活儿都会认认真真的去干,绝对没有偷奸耍滑的情况。

    准备工作做了一个星期,石头木头都备好,砖瓦烧起来,村长动用申请下来的不多的钱买了水泥白灰,学校开始正式建造起来。

    在村里人做准备工作的时候吴晴便跟着赵木匠开始打桌椅板凳了。

    学校原来的那些桌椅板凳都太旧了,学生们坐的还是那种窄窄长长的长条凳,连个靠背都没有,特别不舒服,所以这些都要重新做。

    旧桌椅板凳也不能浪费,木头还都挺好的,拆了可以用来做新桌椅。

    吴晴的工作就是拆旧桌椅板凳,跟她一起干活的还有一个比她年纪大几岁的大嫂和两个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