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彼此的爱!
    红墙外。

    宋靖非常有耐心地陪在楚云身边。

    只是和楚云的心态不一样。

    他多少有些围观看戏的意思。

    而楚云,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惦记和牵挂上。

    当然。只是纯粹的牵挂。

    并不存在担忧或者顾虑的情绪。

    正如他自己所言,不论顶梁作出怎样的决定。楚云都会陪她走到底。

    更何况。苏明月为何会进红墙?

    是为了他楚云。

    “我刚刚收到了消息。”宋靖点了一支烟。抿唇说道。“是我母亲送她出的宋家。”

    “看来。你已经得到抢先得到答案了。”楚云心平气和地说道。

    “大致上,我可以还原整个过程了。”宋靖说道。“苏老板激怒了我的父亲。但我母亲打了圆场。并把她送出来。”

    “结果呢?”楚云问道。

    “具体的细节,恐怕还得你亲自去问。”宋靖略有些遗憾,却也更加期待。

    父亲被激怒。

    完全在宋靖的预料之中。

    但又是什么能让母亲亲自送她出门呢?

    又是什么,值得母亲亲自出面打圆场呢?

    宋靖很好奇。也很期待故事背后的真相。

    “你似乎有些遗憾?”楚云反问道。

    “有点。”宋靖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这几年在燕京城太疯狂了。但至今没人动得了你。我很想看你吃瘪。看你被打回原形。而我父亲,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年轻人的事儿。为什么一定要请家长?”楚云挑眉说道。“你要弄我。自己出手不就行了?”

    “我又不是街头混混。”宋靖微笑道。“我就算要弄你。也不会让人抓住任何把柄。哪怕是你母亲,也不会因此找到我头上来。”

    “我母亲说过。这是门学问。值得学习一辈子的学问。”宋靖笑了笑。

    当瞧见红墙门口逐渐出现苏明月的身影之后。他微笑看了楚云一眼:“楚先生。以后我们应该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多保重。”

    “会的。”楚云淡淡点头。

    瞧见顶梁之后。

    他对宋靖也失去了最后的兴趣。

    大步走上前。脱下外套披在了略有些手冷的顶梁身上。

    “回家。”楚云搂住顶梁的肩膀,为她御寒。

    苏明月微微点头。也没多说。

    直至二人坐上车,享受到环绕的暖气后。苏明月才抬眸看了楚云一眼:“不想知道我进红墙干什么?”

    “宋靖跟我透漏了一些。”楚云说道。

    “宋靖?”苏明月皱眉道。“你们不是已经翻脸了吗?还可以聊天?”

    “又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别说聊天。一起吃饭喝酒也没问题。”楚云咧嘴笑了笑。“别小看我们男人的心理素质。坚挺着呢。”

    苏明月闻言,也不予评价。

    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我想给你道歉。”

    “不用。”楚云很坚决地摇头。

    “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就说不用?”苏明月反问道。

    “不用。”楚云说道。“不论你要说什么。也不论你做了什么。你都不必向我道歉。唯一可能出现的情况就是,我向你道歉。”

    苏明月红唇微张,在短暂的沉默中,她深深凝视着楚云:“宋世英警告我。我今晚说的话,可以定性为叛国。我想,他接下来也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甚至让我身败名裂。”

    “嗯。”楚云点点头。“我会陪你一起扛。不要紧。”

    “我是说。我今晚说了一些被定性为叛国的话。”楚云说道。

    “所以呢?”楚云深深凝视着苏明月。

    “你曾是华夏最优秀的战士。你对这个国家的热爱与感情。我是能够体会到的。”苏明月抿唇说道。“你不怪我口无遮拦?”

    “以前我是军人。我为这个国家奉献一切,都是职责所在,是义务。”楚云很认真地说道。“现在,我唯一的身份,就是你的丈夫。”

    “我并不是一个心胸很宽广的男人。我也做不了艰难的选择题。”楚云耸肩道。“如果将来真有一天,你叛国了。那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你远走他乡。”

    “国家固然重要。”楚云的口吻异常坚决。“但你,更重。”

    苏明月闻言,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苏明月唇角微翘。

    “是不是觉得我年纪越大,越浪漫了?”楚云搂住苏明月的腰肢。

    “是。”苏明月点头。

    “回家。洗洗睡觉。”楚云一句没有多问。

    他也不在意苏明月做了什么。又或者是否闯祸了。

    无所谓。

    他们这两口子从来不会因为遇到任何问题,就甩锅给对方。

    他们的生活,是互相体谅。

    以及互相扶持。

    他们尊重彼此,也深爱着彼此。

    他们永远不能离开彼此,也不可缺少。

    在楚云眼里。

    不论苏明月做了多么离经叛道的事儿。他都可以接受。也可以理解。

    因为在他眼里。

    苏明月是没有缺点的。

    是完美的。

    是不可挑剔的。

    她只要这么做,就一定有她的理由。有她的动机。

    丈夫为什么会质疑,怀疑自己的妻子呢?

    因为不够爱吗?

    因为不够信任吗?

    还是因为——厌倦了?

    “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苏明月毫无征兆地说道。

    楚云愣了愣。握住顶梁柔软的手心:“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悟。虽然我不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动容。”

    “但将来,我会尽力做到最好。让你成为全宇宙最幸福的女人。”楚云态度很坚决地说道。

    “你什么都不必做。”苏明月说道。“你在我身边。我就足够幸福。”

    “你对幸福的要求太低了。”楚云严肃道。

    “是你太优秀。”苏明月反击道。“我无法要求太多。”

    楚云笑了。

    在这座他从小生活的城市。

    有一个可以陪他天荒地老的女人。

    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他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纵然未来并不顺遂。

    哪怕将来他们会遇到数之不尽的麻烦与困扰。

    对楚云而言,他可以坦然面对。也可以欣然接受一切后果。

    苏明月,亦然。

    他们依旧像是一对比普通夫妻更加普通,更加寡淡的夫妻。

    可他们真的只是一对普通的夫妻吗?

    他们的感情,真的如此寡淡吗?

    他们对彼此的爱,真的是莫名其妙,毫无道理吗?

    可如果连这样的感情,这样的爱,都一定要有充分的理由和动机。

    那还是爱吗?

    这世上,谁又说得清什么是爱?

    谁又说得清,夫妻感情,必须按照哪一套方案去执行?

    是的。

    他爱她。

    她也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