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秦浩这一亩三分地彻底陷入了淘金潮,大秦帝国内部的商贾,楚国和韩国的也都一并前来……

    原因没有别的,只要能抢到货,便能够挣到钱。

    商人都是看利益的,自然一个个都争先恐后扎堆在秦浩的一亩三分地……

    这使得住宿,消费种种,也给秦浩带来不少的税收。

    秦浩的腰包一下子就鼓起来。

    最赚钱的,还是秦浩的皇家钱庄。

    皇家钱庄存放的可是真金白银,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撕破脸……

    这张无形的网就这么拉开了。

    金殿。

    秦浩独自一人坐在金椅上。

    他可没闲着,而是正在通过企鹅地图观看秦韩两国的战况,原本的停战节奏戛然而止,现在打得异常的激烈……

    秦国一边得防着楚军,还有蠢蠢欲动的赵国和魏国,使得秦国一条胳膊就废了。

    一只手肯定敌不过双拳。

    秦国现在已经丢了好几座城池,韩国再加把劲的话,估计能够攻打下一两块郡地……

    秦浩看得出来,秦浩现在已经不能再战。

    秦浩要是主动跟韩国求和的话,估计很难满足他们的狮子大开口,可若是继续开战的话,光是物资和器械的消耗,已经是赶不上。

    显而易见,韩国这是要拖死秦国。

    当然,其他的也是在坐山观虎斗,差不多他们也会痛下杀手……

    只不过,现在不是出手的机会。

    秦浩眨巴着眼睛,他现在倒是不担心这韩国突然打过来。

    韩国想要打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他现在想着就是如何把这张道灭了。

    秦浩他贼心不死,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谋士的强大。

    三国的诸葛亮,刘备得诸葛亮,从一穷二白到处逃窜,跟过街老鼠无任何差别,到后来的称帝。

    这足以看得出一个谋士的价值。

    张道这种谋士,虽然不及诸葛亮,但也是一个隐患的存在,所以必须除掉。

    可要是正大光明杀人的话,楚国肯定要彻底撕破脸。

    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光是为了这事,秦浩已经想到头痛。

    可他就想不到什么两其美的法子。

    “王上,年王妃想问您,待会想吃什么?”侍女走了进来,行了一个道万福问道。

    秦浩虽然顿顿都是有酒有肉,但他不像其他帝王,一餐得摆上几个菜……

    秦浩从来没有,他倒是弄出一个饭点报菜。

    做到保证不浪费。

    那是因为他明白,比如乾隆皇帝,一顿饭就要吃掉一百个老百姓一年的口粮。

    这一年下来,那究竟得浪费多少。

    “本王自己去厨房。”

    走出金殿,秦浩舒展了一下筋骨,整个人都舒畅了不少。

    御膳房。

    厨子们已经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都给一一使出来。

    掌勺的大师傅,倒是有点悠闲,因为他就做四个王妃的菜,还有秦浩这王上的菜,因为一餐就点那么两三个小菜,所以大师傅显得异常悠闲……

    秦浩是这御膳房的常客。

    秦浩的到来,厨子们倒是不用行礼,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让他这个王上随和,和善,平易近人……

    “老贾,还有什么野味食材?”秦浩问道。

    “王上,有您最喜欢的鹰隼,野兔,野鸡,还有一头野鹿……”

    “那就小雕炖蘑菇,红烧兔子。”

    “这野鹿就赏给你们打牙祭。”

    “那小的谢过王上。”

    历朝历代,皇帝身边的人,皇帝一般都对他们很好,甚至都没动手打过他们……

    那是因为当皇帝的都是明白人。

    自己身边的人,想要自己的性命很容易。

    皇帝只能对他们好,他们才会对自己忠心耿耿,会为自己卖命,不然就是一把双刃剑,迟早会要了自己的命。

    秦浩也不例外。

    “这甲鱼处理好了没有?”贾有道这大师傅倒是一边掌勺,一边嚷嚷着说道。

    “大师傅,好了。”

    “那就赶紧开炖。”

    砂锅,甲鱼,作料,便开始炖汤。

    秦浩要是没记错的话,垂钓愿者上钩这道汤是窦真儿最爱喝……

    很快,水煮沸了。

    这水冒出一个个气泡。

    “老贾,这火是不是猛了些?”秦浩问道。

    “回王上,先过一遍水去味道,再调和熬好的高汤,火得猛,不能慢炖,要不然鲜味就没了。”

    看着砂锅冒着一个个的气泡。

    秦浩突然有了想法,因为这气泡让他不由得想到了泡泡糖……

    吃完饭,秦浩开始憋着他的坏水。

    凑巧的是,张道主动找上秦浩。

    这对于秦浩来说,那便是送上门来的机会。

    可秦浩不能在宫里动手,于是就找了个借口,说今晚要在醉寒楼跟张道叙旧叙旧,而且还要不醉不归。

    张道有点猜疑。

    秦浩此举如同无事献殷勤。

    可一想到是要在这醉寒楼,他就没有多大的担忧了。

    醉寒楼虽也是秦浩的地盘,可醉寒楼里一半可是他的人,相比起这王宫,秦浩要在这醉寒楼里头动手,难道比在这王宫难上一倍不止……

    想到这,张道就释怀了。

    再说了,自己现在还有事求于秦浩。

    他肯定也不能够对秦浩有所怀疑,要不然的话,怎么开口向人寻求帮助……

    打发走张道后,秦浩急冲冲上了微信购物商场。

    秦浩开始寻找泡泡糖还有糖果。

    很快就让秦浩找到彩虹色彩的泡泡糖,还有这七彩糖果,无论是彩虹泡泡糖,还是七彩糖果,它们的外表都是拇指大的圆形糖……

    只不过一种是可以吃进肚子。

    另外一种吃了可能会死人。

    当然,食用过多的话,肯定必死。

    秦浩就是要把控一定的量,让张道吃进肚子后,造成器官衰竭死亡,那可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秦浩准备了两个果盘。

    一个是装彩虹泡泡糖。

    一个是装七彩糖果。

    两者看上去就跟孪生兄弟,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只有吃一口才知道是糖果还是泡泡糖……

    醉寒楼。

    醉寒楼所处的位置是整个北临王城最繁华的地段,也是最热闹的街区,到处都是灯火通明。

    秦浩刚下马车,张道等人便急冲冲上前迎接“见过北王,希望您今晚能够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