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炼钢之难

作者:摇摇-欲坠 |字数:5648

人气小说:伏天氏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重生九零:神医甜妻,要娇宠!我家后门通洪荒神魂丹帝重生六零小辣妻武破九荒逍遥兵王

    来到这个时代,朱瞻基才知道,刘伯温实际上并不像演义中说的那么神,他在大明的整个架构中,发挥的作用也并不是特别大。

    要不然,他会只被封个伯爵,一个胡惟庸就能把他儿子害死,还把他赶回家。甚至还有传言,就连他的死,也跟胡惟庸脱不了干系。

    大儿子被害死,二儿子又因为反对朱棣上吊自杀,刘氏还没有到第三代,就已经玩完了。

    但刘伯温此人的才华和能力肯定是有的,毕竟家学渊源,官宦世家。要不然,整个刘家能从宋代发迹,经过整个元代,一直到明初还很牛。

    刘杰今天的举动在官场上属于越界,是很不好的行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身为官场中人,自己不遵守规则,难道还指望小民们来遵守规则吗?

    但是知道了他是刘伯温的后人之后,朱瞻基能够理解他了。

    因为他二爷爷的关系,朱棣对刘家是没有好感的。皇帝的反感,也会让刘杰处境艰难。

    作为刘家仅存的官场独苗,为了守护家族,不得不接受冷眼留在京城,而他想要出头,就要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付出。

    在会客室里,朱瞻基看了一眼面容有些憔悴的刘杰,心里满怀同情。

    他今年也不过三十出头,相貌英俊,不过一点也不显得意气风发,反而有些老相。

    因为留着不像文官的长髯,而是武将一样的短髭,要是在后世的娱乐圈,能当得上一个帅大叔的称号。

    朱瞻基率先坐在椅子上,一指对面的椅子。“坐吧,有何事需要孤帮忙,你尽管说。”

    刘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本奏章,跪拜在地,双手举过头顶说道:“臣有幸位居工部虞衡清吏司郎中,掌专利司一应事务,却始终不得专利司需关注要领,战战兢兢。今日拜见殿下,只为向殿下求一方略,解臣之忧。”

    听到这里,朱瞻基明白了过来。

    专利法是自己提出来的,朱棣对这个建议兴趣也很浓,因为他也想要知道,到底有多少技术是可以发扬光大,造福百姓的。

    如今工匠也好,商人也罢,包括那些治病的郎中,甚至的教书的先生,都喜欢留一手。

    而专利的出现,虽然会在短期之内造成垄断,但是十年后呢?

    当第一批专利到期的时候,大明就可以将这些新技术推广开,造福百姓。

    不过这件事被交给了工部,朱瞻基虽然跟工部天天打交道,却也不能掺和他们内部事务,所以这件事他后来就没有再管。

    现在刘杰上门求教,虽然不合规矩,但是朱瞻基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他肯想,肯钻研,想进步。

    朱瞻基不怕他做错事,只怕他不做事,得过且过,耽搁了大明的发展。

    所以朱瞻基的态度和蔼了起来,亲手接过了奏章,扶着他的手臂说道:“员外郎请起。令曾祖学究天人,瞻基虽不得一见,却也敬佩不已。快快请起,待我看完奏章,再与你说话。”

    刘杰不敢真让朱瞻基来扶,连忙从地上起来,半边屁股搭在了椅子的边缘。

    朱瞻基打开了奏章,仔细地看了起来。

    刘杰这份奏章属于是工作汇报,与谏议奏章完不同,没有那么多的格式讲究,华丽词语,也无需骈四俪六。

    但是刘杰的这份工作报告却也写的文采斐然,将他遇到的问题用一种很古雅的方式阐述了出来。

    不过,这让朱瞻基看的有些头疼,许多地方都要连蒙带猜。

    他还不能问别人,一问就暴露了自己的短处。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后悔自己没有学好古文,等他登基,除了文学方面,他一定要推行白话文,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让老百姓也都能听得懂,看得懂官府的官文。

    还有就是标点符号,如今大明也有一些外国传进来的书籍,有了标点符号,不过,想要推广,却是不可能的。

    首先这些标点符号还不成熟,其次,儒家就是靠垄断学术掌握话语权,他们是最不愿意老百姓都能懂文化的。

    刘杰的奏章主要说了三个问题,一个是豪门,富商,大量申请专利,唯恐专利以后成为他们垄断学术,甚至是技术的武器,不利民生发展。

    其次是大量的重复申请,让许多专利有交叉,导致了不知该将专利授予哪一家。

    最后一点是专利司人员不足,各州府之间缺少沟通,导致了专利的重复申请。有些地域限制性的专利,根本不能得到对照,出现了不少重复批复的情况。

    对这些朱瞻基也早就有了考虑,将奏章收了起来说道:“任何人申请专利都不需限制,在前只需要调查清楚专利的来源,有无强抢专利之事。在后要注意杜绝这些豪商利用继续申请相关专利的手段,继续垄断技术。”

    刘杰很是聪明,直接把握住了朱瞻基话里面的意思。“殿下是说,给所有人十年折腾的时间,大明真正的发展,是在十年之后?”

    朱瞻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代代相隐是儒家的习惯,而这种习惯已经深入了所有人的骨子里。专利固然是对技术的垄断,却也是改变这种观念的重要手段。

    只要过了这十年,內监一定会大量利用这些专利技术,并且会将这些技术传播开来。不过此事你心中有数就好了,不可张扬。”

    刘杰连忙应下。

    朱瞻基又说道:“那些技术有重叠的专利,可以让申请人做出实物,相互比较,以最优者授予专利。但其他家可以授予专营权,与专利垄断不形成矛盾。”

    “至于最后一点……”朱瞻基想了一下才说道:“专利司人员不足,可以继续扩大规模,增加经费。如今专利司应收入不菲吧?”

    刘杰回禀道:“专利司只掌批复,一应账目依旧由工部统一管理。”

    朱瞻基摇了摇头说道:“此事不妥,专款专用,专利司不应成为谋利的衙门,更应成为大明的技术推广衙门。此事你回去后写个方略,用心筹备,我也会在合适的时候与两位尚书交涉。”

    他正待拜谢,却听朱瞻基又说道:“李少监,将太孙令给员外郎一块。今后凡有难事,尽管来找我,只要你用心做事,恢复诚意伯的荣耀,并不是难事。”

    刘杰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眶发红,嘴唇颤抖了许久,最后才深深埋下头去。“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从会客厅出来,熔炼场的工部以及內监负责人就守在门口,行礼之后,短暂寒暄,就将朱瞻基迎进了熔炼车间。

    不过,没有任何人敢让朱瞻基亲自走到熔炼窑旁边去,他也只能远远地隔着众人,观察着熔炼炉的火情。

    炉温是古代炼钢最大的制约,普通的火苗只有几百度的温度,炼钢炉的温度,最低也要一千度以上。

    在西汉时期,华夏就发明了可以让炉温达到一千两百度的高温炼铁炉,但是此后的一千多年,这项技术就一直卡在了这里。

    不管是用什么当原材料,炉温都很难再上升。

    所以,古代的炼钢并不是后世的温度能够达到两千度的炼钢炉,不管是铁,还是钢,都是半液体,而不是真正的铁水或者钢水。

    然后,这些铁需要人力来搅拌,锻压,增加碳含量,使之成为钢,所以这个过程,也叫炒钢。

    这种工艺已经持续了一千多年,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增加火焰中的含氧量,使之温度上升。

    虽然汉代就已经学会了使用水排来给炼钢炉增加空气,但是这种空气都是普通的空气,含氧量远远不够。

    在没有发明氧气提纯设备之前,炉温就上不去。炉温上不去,铁水就不能变成真正的液体,因为铁的熔点在一千五百度以上。

    这一点朱瞻基也没有办法解决,他就只能提醒这些工匠,多试验各种供气设备。

    虽然只是一座普通的炼钢炉,但是反复进行顶吹,侧吹,底吹试验,甚至三种方法共同实施,来让炉内温度升高。

    如今这座倒焰炉就被安装了三个水排,同时向炉内吹气,这种方式也的确有些效果,因为铁水的融化度比以前更好。

    倒焰炉是在宋代发展起来的新型炼钢炉,分为两个部分,炒炼室筑于地面以下,燃烧室筑于地面以上。

    两室上下叠加,燃烧室底部正对炒炼室中心,风从燃烧室上部鼓入,再经由燃烧室底部火口直射到炒炼室中。燃烧室顶口用盖板封闭,保持温度。

    像现在神机营的铜炮,几乎都是用这个方法浇铸出来的,但是贴的熔点更高,就少不了炒钢的程序。

    今日又试验了两种方法,但是都没有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朱瞻基也没有气馁,临走时又提出了一种方式,就是利用水泥在地下浇铸一个燃烧室,再用耐火土隔热,在现在的炒炼室下面再多加一个燃烧室。

    上下都有燃烧室,再用两个水排鼓风,应该会有一定的效果。

    他动动嘴,下面的人要累断腿,光是进行炉室的改造,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怕也难以完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