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 第357章 **生隙
    但这话是肯定不能说的,甚至连一点痕迹都不能表露出来。姜衍总算体会到有个小未婚妻的苦恼了,心下不禁有些无奈。顿了顿才道:“**,我这不是在夸吗。”

    说罢笑看着她道:“但这毕竟是南疆皇室的秘辛,没证据的事情不好胡乱揣测,*一被赵玺知道了恼羞成怒,岂不是平白得罪人?”

    “还怕得罪人,这话骗鬼还差不多。”蔚蓝翻了个白眼,一副我就看胡扯的表情。

    姜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诚恳些,语重心长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咱们与赵玺的合作才刚达成,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还想到南疆收购菌菇和药材吗?纵观三国,赵玺算得上是唯一一个对咱们没什么恶意的人了。”

    蔚蓝想想也是,倒是不好再说什么,又将心思转了回去,皱眉道:“可我还是觉得他另有目的。”

    见她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姜衍心生感慨的同时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提点道:“兴许是想借兵吧。”

    蔚蓝闻言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拍着额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可肃南王府的兵马又不是我的,哈哈!”她越说越觉得可乐,不由得幸灾乐祸的摇了摇头。

    她外祖父和几个舅舅可不是吃素的,若赵玺真抱着这个念头,估计还得好好的出点血。

    不巧,**霆和几个儿子还真是这么想的。

    几乎风雨楼和隐魂卫的人刚带着孟蠖一行离开南疆,肃南王府就收到消息了。当然了,这消息除了肃南王府自己安插的人手,也有赵玺有心推动的原因。

    **霆人老成精,自忖自己吃过的盐比蔚蓝和姜衍吃过的米还多——就连蔚蓝和姜衍都能看出来的问题,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具体落到实处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是个记仇的人,大儿子雨霈当*在鸪梭山受伤命悬一线的事情他至今还记得,这事儿可没那么容易翻篇!尽管当*赵玺还小,这事儿本身跟他并不相关,可谁让作孽的是南疆皇室,赵玺是那人的儿子呢。

    只不过赵玺态度的改变,对肃南王府和蔚蓝姜衍来说到底算是好事。尤其孟蠖被擒,不仅削弱南疆太后一系的实力,其实也是一种讯号——这代表着隐忍多*的赵玺已经不打算再忍了!

    收到消息的当日,**霆高兴得连饭都多吃了两碗,完全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连日来因为雷文瑾在秦羡渊身上失手的郁气更是一扫而空。

    可南疆太后和小皇帝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尤其是南疆太后,在这之前,孟蠖会被人绑走的事情她想都没想过。孟蠖多厉害啊,不仅蛊毒双绝还身手高强,放眼整个南疆,比他厉害的根本就找不出来!有他在皇宫守着,她何惧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翻出什么风浪来?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想法,当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出现在皇城时,南疆太后才没怎么当回事;甚至不慌不忙的,决定先暂时观望观望。

    一开始的发展也并没让她失望,两拨人马进入皇城后,风雨楼的人很快就被赵玺擒了!当时南疆太后十分高兴,别人不清楚赵玺的为人,她还不清楚吗?风雨楼的人落到他手里能讨得了好?

    而隐魂卫的人虽然闯入了皇宫,却跟无头苍蝇似的,连续好几日都在皇宫瞎晃!非但如此,还险些被孟蠖安排的陷阱伤到!这让南疆太后颇有种猫戏老鼠的畅快感,就连一向不对盘的赵玺,看起来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但事情很快急转直下,隐魂卫这边虽然还没什么进展,赵玺却直接将风雨楼的人放了!

    南疆太后收到消息后就跟被雷劈了似的,若不是知道赵玺在此之前跟风雨楼毫无瓜葛,她都要以为这是双方商量好刻意来蒙蔽她的了。

    可仔细想想,这似乎又并非**可能,南疆太后顺着这个思路捋了捋,一时间不禁悔得肠子都清了!

    说实话,其实她一开始就怀疑过隐魂卫和风雨楼的目的——风雨楼的人暂且不论,值得隐魂卫甘冒如此风险的却只有一桩,那就是她通过尹尚给隐魂卫下蛊一事!

    但她行事周密,孟蠖又藏得好,就连朝中大臣、甚至连她娘家都不甚清楚的事,隐魂卫和风雨楼又如何能够知晓的?

    就算他们知晓了,又直接告诉了赵玺,赵玺凭什么帮着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出手对付她?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素来**吗?

    南疆人向来团结,对内是一回事,对外又是另一回事,南疆太后对此从不怀疑。更何况她与赵玺针锋相对既不是三五日的事,更不是三五*,赵玺若想真想找帮手,何须等到今日?又如何会是这个时机?

    南疆太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原本的自信满满瞬间就被心虚和忐忑替代;她并不惧怕赵玺知道她针对隐魂卫的事,但她怕赵玺知道她与孟蠖之间的事。

    这事儿本来就见不得光,她与孟蠖的身份又十分特殊,若真被赵玺逮住什么把柄,毁了她自己的名声还是次要的,怕就怕连她儿子的身份都遭到**——皇室血脉不容混淆,到时候岂不是任赵玺变本加厉为所欲为?

    在这点上,就算她娘家段氏出面也无力回天,非但如此,还很有可能直接将段氏一起拖下水。

    段氏虽是顶级世家,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却并不好过。这也是许多世家大族的现状,明面上有多风光,暗地里就有多少风险。

    而段氏尤甚,尤其是在她儿子登基之后,羡慕巴结段氏的人虽多,想将段氏拉下马来瓜分殆尽的只会更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她名声稍微有瑕,就会成为其他世家攻讦段家的把柄。

    这是南疆太后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

    而赵玺很明显就是知道了什么,这才会不管不顾甚至不惜向外族人借力!不管这事儿是隐魂卫和风雨楼先察觉到告诉赵玺的,还是赵玺先知道告诉隐魂卫和风雨楼的,总之赵玺这么做了。

    也是到了此时,南疆太后才开始害怕和后悔起来,若她一开始就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击杀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又何至于惹来这天大的危机!

    但还不等南疆太后想出对策,孟蠖师徒就被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擒了!事情的发展可谓大大的出乎南疆太后所料,初初收到消息的时候,她只觉得天都塌了,心中更是又怒又急。

    但等她冷静下来,心里又无法遏制的生出几丝期许。

    没办法,孟蠖师徒落在隐魂卫和风雨楼的人手里,总比落在赵玺手里好吧?尽管她并不知道孟蠖师徒到底是如何落到对方手里的,但她知道孟蠖对他的感情。

    这深宫中危险无处不在,孟蠖能为了她隐姓埋名,足见用情至深。若人落在赵玺手中,还有可能成为揭露她与孟蠖有私情的证据,可落在隐魂卫和风雨楼手中,那可就不一定了。

    隐魂卫至今还有几人躺着,对方之所以费尽心思的带走孟蠖,其目的不必说也是为了解蛊。而孟蠖并不是无能的人,只要对方有所求,就暂时**性命之忧,也能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赵玺也就无法利用孟蠖生事。

    至于孟蠖落到隐魂卫手里要遭遇些什么、要如何顶着压力跟隐魂卫的人周旋、又或是以命相搏干脆跟隐魂卫的人来个鱼死网破,南疆太后想都没想过。

    她现在想得更多的,是趁着孟蠖还在隐魂卫手中时,尽可能扫清她与孟蠖曾在一起的证据,也好保住自己和儿子的地位。也只有这样,她与儿子才能在赵玺和隐魂卫的人反应过来后,仍稳稳的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了,她也不是没想过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孟蠖师徒从此消失。毕竟,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不是?可她舍不得,到底多*的感情,孟蠖又助她良多,甚至甘愿放弃国师之位。

    毫不夸张的说,若非孟蠖,她与儿子根本就无法达到如今的高位。

    要知道,南疆老皇帝驾崩前,曾有一度是想将皇位留给赵玺的。而赵玺也确实才能出众,要不也不可能在段氏与诸多世家臣子夹击的情况下,还将摄政王的位置坐稳。

    可南疆小皇帝赵寰就不这么想了,得知南疆太后在隐魂卫和风雨楼将孟蠖师徒抓走后却毫***时,就忍不住发了好大一场脾气,只不过这脾气不是当着南疆太后发的。

    南疆太后与孟蠖之间的事情他还没登基之前就知道得一清二楚,孟蠖对他的帮助他更是心知肚明。也正是看在孟蠖全心全意扶持他的面子上,他才对二人私下里的行为视而不见一直持放任态度。因为这些跟皇权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可如今这事儿已经威胁到他的名声和地位,这让他怎么忍?

    又更遑论他们与隐魂卫的仇怨早就结下,若孟蠖真替几人解了蛊,岂非壮大敌人的实力?但他并不想与南疆太后生出嫌隙,于是干脆瞒着南疆太后,暗戳戳的布置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