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艾贝尔的黎明 > 第二卷 金色盟约与神诺争端 第三十六章 废墟混战 (一)
    四月二十一日,黎明。

    浑浊的风在废墟之地肆意发泄,一个队伍的闯入让这独舞的风不再寂寞。很快,马蹄践踏的沙土被疾风吹起,变成沙土波浪。

    “多洛雷斯,你会后悔的!为了权利出卖自己的族人,不惜将神诺原本圣洁的灵魂交给守序族,你已经堕落了!”

    被关押在鎏金马车上的神诺王子威抓着窗口上的铜柱,向队伍的前方喊。他还是想要尝试逃离,就用力弯折铜柱。

    威的一番折腾,不仅不得所愿,还招惹了玛丽。

    “闭嘴,你这可怜虫,收回你刚才那种让我们作呕的想法。”

    玛丽挥舞魔杖,就让王子被木椅上弯曲的木条紧紧缠住。然后,她去看骑着马跟在后面的肯特。而肯特满是得意,无时无刻都想显摆自己的地位。

    “只有守序族才能拯救我们这些被龙神抛弃的神诺。看看吧?这些年,守序族一直给我们恩惠,难道你的眼睛是瞎的吗?”肯特像是对守序族着了迷一样,流利地说,“哦?我想起来了。尊敬的王子,你之前被我们关了近五年的时间,完没见过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肯特的话,无疑是让王子火气旺盛。王子努力挣扎,却被木条缠绕得更紧。

    “五年!我的子民就变了吗……”王子用拳头砸了一下身下压着的木板,并且哀叹。

    当王子抬头,一座掩埋在沙土下的建筑在模糊的视线中露出一角——鎏金墙壁上,光明之神与环绕的七星雕刻已经失去颜色。

    然而,随着队伍的接近,一种肃穆的感觉拂面而来——尽管光明之神封印了自身,但他的神威通过工匠的塑造体现得淋漓尽致。

    从光明之神往下看,便是用剑尖托举星辰的古迪安与他的忠实子民的雕刻。这一幕,正是大神诺王与子民在接受光明之神的赐福,并获得长久的生命——他们发誓跟随光明之神的指引,世代守护光明,而“神诺”这一词也从此而生。

    看到这里,维克多男爵鞭策了下他的褐色骏马。“那就是两千年前被守序族掩埋的古神诺城——工匠之都吉樊妮?莫尔。”他说。

    维克多男爵低头,做了一个祈祷,却开口这样说:“瞧,我们到了。愿守序之神保佑。”

    紧接着,维克多便与王子看向沙丘,因为那里有些不寻常——尽管魔力被强行遮掩,但还是有因为紧张而失去控制的;随之,一丝魔力的波动从沙丘的另一侧传来。

    在沙土丘的另一侧,凤焱骑士团严阵以待,还有高矮搭档,以及布瑞安特的探险队,还有红羽骑士团的团长布莱德弗泽斯与七星骑士团的团长马林,最后站在洛莱卡身侧的是格洛里众人与安德鲁。

    刮过一阵风,多洛雷斯率领的队伍渐渐减缓了行进速度。

    多洛雷斯将背后的白银长枪握在手中,环视着周围的山丘。在维克多与王子发现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山丘另一侧的威胁了。

    “停下!派个骑士去前面的山丘看看,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多洛雷斯下马,抓了一把沙土,掂量了一下,望向远处的山丘。

    在那处山丘顶端,克里斯多夫在披风的遮盖下躲在沙土中。他激动地翻了一个跟头,顺着沙土的斜坡滑下。

    “多洛雷斯领主带着王子过来了。但是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似乎被那个阴沉的家伙给发现了,而且他还派了一个骑士往这边来。”克里斯多夫对洛莱卡说。

    “一个探哨?”希泽问。他看到洛莱卡殿下挥手。接着,他便高声喊:“亮起旗帜!”

    听到战斗命令,高矮搭档就开始贫嘴。

    “你们先上,我们会跟上的。嗯,这听着就不错,这是我们的计划。”矮个子回头看看他的胖墩伙伴,并且说。

    “这是个好主意。”胖子点头,装作傻子般答应。

    而佐伊等不及骑士军团的冲锋,便跑上山丘吟唱:“火焰之神,借与我——火焰长矛!”

    当时,一名爬上山坡的骑士被佐伊的火焰长矛击中,就从斜坡半腰滚落下去。之后,跟随在佐伊后面的狄伦,骑着马冲下斜坡。

    “等等!太乱来了。”还未发出冲锋命令的希泽,对前面的狄伦喊道。可是,希泽已经无法阻止了,甚至连布瑞安特都动了身。

    “你想被他们落下吗?格洛里,跟随我们一起上吧?”布瑞安特将他的巨斧在头顶上旋转挥舞。他已经迫不及待给他的同伴报仇。

    格洛里观察远处围着王子马车的夜游教会骑士团。“我现在很冷静,已经比昨晚好多了。”他平淡地说。

    “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昨晚那个会表露内心的年轻人。你应该更加坦率一些。”布瑞安特扛着斧子跑向领头的多洛雷斯,同时看了眼格洛里。

    “你说得很对,这样的确太累了。”

    说完,格洛里就拿起弓箭,将箭射向山丘下的维克多男爵。而男爵被射落了头盔,用力拉扯缰绳,抚摸着马的脖子。

    “等等我,格洛里。我要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因果报应。我的七十五个骑士兄弟!这一天终于来了,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布莱德弗泽斯呐喊道。他紧随格洛里的马。

    在格洛里冲来的时候,男爵才看清了他的样子。

    “那些该死的人类,竟然还活着!那俩高矮白痴一点用都没有,竟然没有将他们下毒杀死。”维克多男爵将腰间的剑拔出。

    同时,多洛雷斯看着远处亮起的凤焱骑士团旗帜,哼了一声。他这些天担心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本来计划让高矮搭档在特殊情况发生前除掉格洛里一行人;但是他们不仅没有被杀死,竟然还联系了斯特朗王室前来。

    多洛雷斯转过头,望着背后走过的沙土之路。他心想,派克所说的的守序大军已经在来的路上,一切还是要按计划行事——在魔龙帝国的帮助下,便不会有任何问题。

    在多洛雷斯思考的片刻,希泽向这边挥了手。

    “冲锋!”希泽命令道。

    渐渐地,凤焱骑士团从山丘之上开始向多洛雷斯的军团发起包围的形势。而多洛雷斯提出单挑的建议。

    “尊敬的洛莱卡殿下……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与我一战。你应该将王室贵族的尊严展现出来。来吧?一对一。”多洛雷斯向山丘上骑着白马的洛莱卡喊道。

    “殿下,不要受他的诱惑。您的身体已经……”希泽担心地说。他想阻拦洛莱卡,但是话说到一半便哽住了,因为他看到洛莱卡正在血雾中恢复青春——洛莱卡的决心已定。

    “啊,我会给你一次公正的机会。虽然你是个叛徒,但你也是一城的领主!”

    洛莱卡提高声调,挑衅多洛雷斯。他脸上的祥和变成了严酷,年迈的身体渐渐挺立。他的钻石长枪在回应滚烫的内心,不停地颤抖。他扭头看到了格洛里,就安心了。

    现在,格洛里在千羽军团的后方——夜游教会骑士团所在之处。他正在与维克多男爵对峙。

    “维克多男爵,杀戮不能这样持续下去。请你放了王子殿下,结束这一切吧?”格洛里收起剑,平和地说。

    “上次……对!我记得很清楚,上次你让我在领主大人眼下丢了脸面!现在,我会给你留个尸;等你死掉的时候,你的朋友们还能有机会给你祭奠。”

    维克多让弦月骑士们散开,打算与格洛里完成上次的比拼。打斗还没开始,天空就乌云密布。

    忽然,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废墟之地。数道黑色闪电从天空落下,一名守序之王的御前黑衣出现了,而他的身后跟随的是守序剑士们。

    派克在他的主人身边喋喋不休。

    “啊呀,瞧瞧,这群神诺,还有这几个人类的小打小闹,真是不入眼。”

    派克绕着御前黑衣——凯达,转了一圈又一圈。接着,他就目睹了布瑞安特的闯入——布瑞安特直接奔向凯达而来。

    “魔烈风。”凯达没有闪躲,低沉地说了三个字。

    布瑞安特就这样停在了凯达的脸前。他的巨斧被一旁的派克用蔓延而出的指甲缠绕了一圈又一圈,而凯达的披风被布瑞安特巨斧的冲击刮落。

    这时候,布瑞安特将嘴中的鲜血吐出,才发现腹部挨了一剑,便用左手捏住凯达的右肩,而右手攥住凯达的剑。

    凯达的右肩被捏得吱嘎作响。可是,凯达还是不肯松开右手的剑。

    正当布瑞安特将剑强行拔出的时候,凯达松开按着布瑞安特右手的左手,拔出另一把剑,然后推开了布瑞安特。

    凯达用左手揉捏右肩,并且冷笑。“你把我的肩膀捏疼了!”他打量布瑞安特。

    布瑞安特折断刚才拔出的剑,却感觉到左胸口一阵疼痛。“该死,你的手怎么这么快?”他失望地看着插进左胸的剑。接着,他后退了几步,然后倒下。

    “龙神……保佑……”布瑞安特最后说。

    “布瑞安特!”

    发现布瑞安特倒下了,被千羽军团包围的布莱德弗泽斯与马林异口同声。

    哀嚎声落下,便是派克的唏嘘。

    “啧啧,又一个愚昧的家伙死在了凯达大人手中。不过,这也是一种荣幸吧,尽管是只一捏就死的‘虫子’。”派克捧腹大笑,直至眼球凸出。

    随后,凯达右手执剑,随意一挥,掀起沙土之风——这风,逐渐狰狞成可以将岩石撕裂的风暴,接连半数的凤焱骑士消失在风暴中。这一幕,让所有的争斗停歇了。

    面对这场夺命的风暴,洛莱卡只能凝聚魔力。他挥动钻石长枪,将血雾状的魔力灌输在风暴中心。

    当风停下,洛莱卡拄着长枪气喘吁吁,尽显衰老气色。

    至于漫天的碎石,失去了风暴的承载,便如雨一般下坠,而格洛里与那些骑士一样挥剑闪躲,这一切都在王子的眼中。

    对于眼前的一切,王子不禁悲伤。

    “格洛里,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你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朋友。但是你看看,这周围所有的一切。请离开吧?我的朋友。否则,你跟你的那群伙伴都会死在这里。”

    这一刻,王子的绿色眼睛变得暗淡。现在,在踏出地牢时他高声宣告的勇气已经被悲痛夺走了。他似乎要放弃了,因为不想连累他的朋友——就像格洛里不想看到牺牲者一样。

    但是,格洛里遮挡着坠落的碎石,不肯离去。

    “我不会放弃我的朋友,即便赌上这条性命!”格洛里强硬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