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拍卖会场众修士感到一道金丹威压扫过,一道听不出年龄的女声响彻全场,“本拍卖会讲究价高者得,何人敢以势压人?”

    南宫羽额头冷汗直流,感觉有人像利剑一样一直盯着他,随时准备向他刺来,他惴惴不安。

    “你南宫家只不过是沧浪阁这一任的掌阁家族而已,真以为我天澜宫无人吗?”那不见其身影的金丹女子不怒自威。

    南宫羽不再争辩,只好出声道:“二千一百灵石!”

    史润龙暗骂一声,南宫羽还真是不晓事,既然别人敢开门做生意,怎么可能背后没人,而举行拍卖会怎么可能没有修为高的修士坐镇,只是没想到这揽月轩还是天澜宫的产业,得到这个消息也算一点意外小收获。

    史润龙也继续出价:“二千二百灵石!”

    “二千三百灵石!”那包间女子也继续抬高价格。

    战天赐发现傅临川也不再开口叫价,不知道其是身价不足,还是要等到最后一锤定音。

    此时,他发现还在开口叫价的也就史润龙、南宫羽以及那不知名的女子,战天赐估计这三人应该都是来自川州大宗派大家族。

    “你们身上的灵石都拿出了,回去我再还你们!”史润龙在包间对身边人说道。

    雀斑少年等几人纷纷把灵石都掏出来,递了过去,史润龙接过这二千灵石,心中大定,加上自身四千灵石,竞拍这株灵草应该绰绰有余,淡定的开口,“三千下品灵石!”一下又提高了好几百灵石。

    南宫羽听到史润龙的声音,心有阴影,终于没有再出声加价。

    此时,阿紫看着已经抬价到三千灵石的价格,心里还是满意的,对战天赐为她抬价的行为她也心知肚明,心存感激,没想到战天赐还是蛮灵泛的,不付出就得到了揽月轩的一丝感激。

    “三千下品灵石!还有没有加价的?”阿紫提醒,她主要也是希望那包间女子及那南宫羽再继续抬价,毕竟她们的底细,阿紫还是较为清楚的,南宫羽作为南宫家族的这一代修为有成的几个后辈之一,这点价应该还是出的起的,而那包间女子也不寻常,那可是阴阳宗的出色弟子。

    果然,如阿紫所愿,那女子还是紧张开口道:“三千二百灵石!”

    史润龙感受到对方灵石不足,继续抬高价格,“三千五百灵石!”

    阿紫:“三千五百灵石,一次!”“三千五百灵石,二次!”

    战天赐以为价格就这样了,没想到又听到傅临川突然喊道:“四千下品灵石!”你还真沉得住气,战天赐摇了摇头轻笑。

    “嗯!”都以为胜券在握了,没想到还有人来插一杆子,史润龙往会场一看,才发现是谁。

    “四千五百灵石!”史润龙不竞拍到手不罢休,既然你傅临川也要来竞拍,那就好好比划比划!

    等了一会,傅临川不再出声,史润龙心里不禁感觉有点失望,此时他竟然希望傅临川继续出价似的,没想到对方喊了一口价就不再竞拍,感觉自己一拳打到空出,差点闷出一口老血。

    “四千五百灵石,一次!”“二次!”“三次,成交!”阿紫重新拿着玉锤轻敲,这价格也终于破了此地拍卖会的最高买价了。

    拍卖会会场中的老妪听到四千五百灵石成交,布满皱纹的脸突然一阵发白,特别是对方还是包间里的修士,估计以她筑基前期也没其它途径可想,彻底绝望!

    史润龙虽然竞拍到了不死回春草,但对刚刚因为傅临川的喊价,让他白白多出了一千灵石心里大为不爽。

    在周边同伴的恭贺声中,史润龙收敛起脸色,才喜悦不已。

    “拍卖会到此结束,请各位持令牌去缴纳相应灵石拿去物品!”阿紫说道,说完后轻提长裙,下台而去。

    战天赐去领取物品缴纳灵石后回到了自己住所,赶紧拿出竞拍的兽皮来,与其它两块兽皮一摆放,心里大定。

    毕竟这也是一千灵石所竞拍的,如果这块兽皮跟自己拥有的无法拼接一起,那买来有何用。

    还好,这三块兽皮能拼接于一处,兽皮上的符纹更加清晰明确,三块练成一块。

    战天赐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长条形状的兽皮,心底暗咐,“看这这形状符纹一到边上就嘎然而止,应该还有其它兽皮才是,只是这其它的又要去哪里找呢!”

    战天赐又继续研究琢磨了好一会,无论是用火烧,还是用水浸湿,都无法再发现更多的线索。

    他不再强求,收起兽皮。

    拿出新买来的储物手镯把玩,把各种物品都放入其中,腰间也继续悬挂着那下品储物袋,毕竟财不露白,区区练气期修士佩戴储物手镯太高调了。

    因此,战天赐在下品储物袋里也放了几块灵石和止戈剑,以备日常所用,而储物手镯戴于腕上,衣袖遮拦,外人不可轻见。

    把灵娃从宠物袋中放出,战天赐让它独自修炼,他拿出竞拍来的寻灵秘籍研读起来。

    “多宝真君不愧号称多宝!”战天赐感叹道。

    多宝真君在秘籍中自述,自从其领悟寻灵,晋升到黄阶中品寻灵师后,就再也没有缺少过灵石,看上什么宝器灵器,只要自己喜欢的或者能用的上的,他自己都会购买,修为上不去,就去买各种增进修为的丹药,遇到瓶颈,也找地方购买各种突破瓶颈的丹药,甚至他为了能突破到元婴期,花费巨资请了好几个元婴期老怪来亲自指导,以多宝真君普通资质竟然也修炼到那么高深的境界。

    “对我也有一点借鉴作用!”战天赐想道,自己不止可以学习多宝真君对寻灵的理解感悟,还可以学习其修行的经验。

    战天赐一一认真翻看,细细揣摩秘籍中所述的各种观点,有的观点也只是多宝真君自行的推测或者猜想,虽没有经过具体的实践验证,但一步步推倒下来,都有其一定的道理。

    其中也有很多经过寻灵师验证过的观点,因为战天赐是自学,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因此看了这些后,感觉对寻灵有了更加系统的了解。

    毕竟玉石帮助战天赐了解领悟的只是寻灵的本质,只是高屋建瓴般的,虽有深度和高度,却无广度和基础,现在正好补全战天赐寻灵知识的短板。

    “八百灵石真不亏!”战天赐越看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