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双世债 > 自是无情胜有情(二十二)
    ()    游白意并没有参与到徒弟们的聊天中,他率先放下了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外走去,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师父慢走!”

    随后饭堂中又恢复到了原本的吵闹。

    夏渊所坐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门,他扭头,看着游白意拐出了门,赶紧回头戳了戳秦汉:“秦兄,师父要走远了。”

    “那殿下您倒是快点吃完啊。”秦汉看看夏渊碗中满满的菜,再看看自己空空的碗,难不成殿下这是在暗示自己去把干爹留住?但是已经有些被夏渊惯坏了的秦汉此刻并不想挪动自己的身子,殿下若是想骂,就骂吧。

    “马上。”夏渊快速地往嘴巴里扒拉了两口饭,将筷子放下,他的嘴里还在咀嚼,就已经站起来拉着身边的秦汉也往外走,“秦兄,我们走吧。”

    幸好,殿下的那句话原来就只是单纯地感叹了一句啊!

    “诶?夏公子?”温喃看着突然起身的夏渊,有些不解,“你吃饱了吗?怎么这么着急呀。”

    “抱歉啊,阿喃,我现在和秦兄还有事单独要找师父,今天就先走了,我下次再来陪你。”夏渊双手合十,冲温喃抱歉地眨了眨眼。随后和秦汉一同朝着游白意离开的方向追去。

    温喃坐在位置上,看着两人的离开,很是奇怪,这两人到底这么着急是要和师父说什么事?连饭都不好好吃。

    游白意背着手走在园林的小径中,从刚才开始,他就明显感觉到身后多了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哪个吃完饭的小徒弟碰巧与自己同路,并没有在意,可到后来,越走越感觉不对劲,这脚步声,怎么跟着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来了呢,似乎还有些像殿下和秦汉?

    他越走越慢,最终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对着身后说道:“你们两个人要鬼鬼祟祟地跟到什么时候?”

    “嘿嘿,师父,这样都被你发现了吗?”夏渊磨磨蹭蹭地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秦汉,“我还以为我的跟踪技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我要是这都发现不了,我还当什么观主?”游白意转身,看着满脸笑嘻嘻的夏渊,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师父真不愧是师父,果然武功高强,听力过人。”夏渊还是带着笑的一张脸,脱口就是一顿夸。

    “不过殿下你们是有什么事要单独找我吗?刚刚在饭堂的时候并没有提起。”不知为何,不详的预感加深了。

    “我想让花前辈帮我送个东西去给容王爷。”

    原来是要找花无谅啊!我还以为是要让我去送给容南风。

    “那你去医馆找无谅不就好了,来找我做甚?”

    “这不是花前辈不愿意嘛。”夏渊也很无奈,若是花前辈愿意的话,又怎会出此下策来找师父帮忙呢。师父救了自己的恩还没有报,还总是来麻烦他,夏渊着实有些不太好意思。

    “那殿下你来找我,我也没办法让无谅愿意啊。”

    “我就是想请师父再帮我一个小忙。”

    “哦?什么忙?说来听听。”

    夏渊凑近游白意的耳朵小声地说:“就是,师父可否帮我在花前辈睡着的时候,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带到一座靠近西北并且是他没有去过的小城中,我希望是一个到时候的花前辈,可以就算是不想去西北也得去西北的地方。”

    “可行,可行,这个好办。”游白意的笑容逐渐放肆,一想到能看到花无谅吃瘪的表情,他瞬间就觉得这些小忙都不是个事!

    “我本来并不想麻烦花前辈,但眼下他是我觉得最合适的人选了。”

    “嗯,我知道了,我也觉得他最适合干这种事了,我今夜就下山去找无谅。”

    “那就拜托师父了。”夏渊将卷轴交到游白意的手上:“师父,这可是皇上的手谕,你可要亲自保管交给花前辈啊!”

    “殿下你就放心吧。”游白意接过卷轴,手有些几乎察觉不到地颤抖,皇上的手谕啊!竟然在自己的手上!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殿下你不在观里住几日吗?阿喃挺想你的。”游白意的视线从卷轴上挪开,将它放进了袖袋中,又恢复了冷静。

    “唉,我也想啊,只不过皇上最近看我得紧,我们还是偷溜出来的,再加上马上就是父皇的生辰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再过段时间还要将阿池接回宫中,真是忙得不行啊,花前辈的事情就交给师父了。”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多谢师父。”两人冲游白意行了礼,便转身离开。

    随后,他们又朝着饭堂走回去,只是还未走到,夏渊的声音就已经传到了里面:“阿喃我们就先走了,饭很好吃!”

    “诶?这么快?”温喃转头,门口却没有出现夏渊的身影,她赶忙跑出门,等着两人走过来。

    “对啊谁让这皇宫建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呢,回一趟太微观都要花上好久,我们得赶在晚膳之前回去。”夏渊快步走到温喃的面前,伸手将她搂进了怀中,将头埋进她的肩膀,“我真的好舍不得阿喃啊。”

    “嗯......那好吧,注意安。”温喃伸手回抱了夏渊,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语气中明显带了些不舍与失落。

    回到了屋子中的游白意坐在床上,就这样盯着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的卷轴看,好想打开看看啊!长那么大都没有见过皇上的手谕里写了些什么!

    为了让自己不再乱想,游白意赶紧躺到床上,使劲闭上了眼睛。

    是夜,游白意一瞬间清醒,睁开双眼,看向窗外,已经是月上枝头,时间刚好。他从床上坐起,将桌子上的卷轴放进一个小布囊中,打上结甩在自己的背上,随后吹灭蜡烛,轻轻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整个太微观里静悄悄的,只有叫不出名字的虫叫声,回荡在整座太微山中。

    “师父你去哪?”鸾清河的声音从游白意的身后传来。

    “清河,为师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老在为师的屋顶上。”游白意扶额,怎么又是这个头疼的家伙。

    “可是师父每次都没有发现我啊。”

    他转身,看向鸾清河,说道:“是是是,你不用再向我炫耀你的功夫高了!”

    “所以师父你要去哪里?”鸾清河还是锲而不舍地问着相同的问题。

    “下山办点事。”

    “我同你一道去。”鸾清河靠近游白意,双眼放着光,就差贴上了他的脸。

    游白意有些受不了,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也行,别给我添麻烦了。”

    “遵命!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