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双世债 > 三生有幸得佳人(九)
    ()    距离夏渊登基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这三年里,他已经逐渐习惯了每天过着同样枯燥忙碌的日子,回想起三年前的自己接手了这个位置以后,日夜学习着父皇留下的文献,只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快地追上父皇的脚步。

    每天早晨总是天还未亮,就悠悠地醒转过来,他的身体已经习惯了在这个时间点醒过来,现在,想要多睡片刻,等着天亮小太监来喊醒自己,都变成了一种奢望,反正躺在床上也是睁着眼睛看床顶发呆,索性就下床去到寝宫外的空地上,将过去在太微观中学会的拳法与剑法从头到尾地舞了一遍,就当是强身健体。

    “哎呀,皇上您在这儿。”小太监捧着早膳从外面匆匆地走了进来,放在了夏渊身旁的石桌上,“早膳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嗯,放着吧。”夏渊从小太监的手中拿来了手帕,擦了擦额间渗出的汗珠,收起佩剑,递到了小太监的手上,“去准备些热水。”

    “是。”小太监接过佩剑,在听完了夏渊的吩咐后,便退了下去。

    小太监走后,夏渊便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拿着筷子,将这看起来还算丰盛的早膳戳来戳去,有些没有胃口,宫里的饭菜总是这般无味,好想念醉春楼的烧鹅啊!

    “皇上,热水给您放在寝宫内了。”小太监的声音出现在夏渊的身后。

    “嗯,好。”夏渊随意地扒拉了几口小粥,便起身回了寝宫。留下小太监在外面收拾夏渊剩下的早膳残渣。

    夏渊褪去外衣,将整个身子浸泡在热水之中,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果然泡了热水澡以后,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

    就在水有些变凉的时候,几个宫女手拿着浴巾与干净的龙袍敲门而进,将夏渊的身子擦干,随后为他换上了衣服。

    “皇上,该上早朝了。”小太监站在门口,对着夏渊说道。

    “知道了。”夏渊简单地将自己的头发扎了扎,让宫女为自己戴上旒冕,随后,便朝着宫女们摆了摆手,说道,“都下去吧。”

    “是。”宫女们动作划一地低着头,退出了寝宫。

    夏渊也一同朝着寝宫外走,“走吧。”

    “是,皇上。”小太监紧紧地跟在夏渊身后,以便等到了大殿之时,可以更好地喊出一声: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官分列两排,声音洪亮,不断回响在大殿之中。

    夏渊在龙椅上坐下,撑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底下跪拜的大臣们,才开口道:“众爱卿平身吧。”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上奏内容,不是东海海盗最近又开始打劫周围的渔民,就是西北王最近又不安分了,筹备着攻打中原之类的。

    这些都是夏渊最不想听到的,东海海盗已经派了些个御林军去镇压与安抚渔民;以容南风的性子,是断然不会攻打中原。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从何处听来的消息,什么都往上报。

    “皇上,您也到了该立后的年纪了,还是早些立后为妙啊!”夏渊终于在这些人之中,听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声音。

    “朕知道。”但是夏渊并没有什么兴趣听这些大臣给自己说媒。

    “老臣这里有个非常好的人选,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格外得聪慧。”这个老臣一听有戏,赶忙向夏渊推荐在自己看来,最时候坐上皇后这个位置的人选,“这便是温老将军的千金,鸳鸯姑娘,皇上应该也认识,老臣听闻她曾是您的幼时的陪读。”

    “刘大人,你不必再说,朕心中已经有了最合适的人选。”夏渊被老臣说得有些心烦,怎么又是鸳鸯。同为将府千金,阿喃有哪里比不过鸳鸯,这些人总是左一个鸳鸯,右一个鸳鸯地往自己怀里塞。

    “皇上,立后这种事可不能如此随意啊,得经过几位大人一致同意啊。”

    “朕的感情,什么时候需要你们来决定了?”

    “皇上......”怎么这新皇怎么就跟先皇一般独断呢,这父子俩,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

    “要是没什么事,就退朝吧。”每次听着这些上了年纪的古板大臣说话,夏渊都觉得有些脑子疼,再加上这三年来因为父皇的去世,断了三年的科举考试,也没见着什么格外出众的才子,朝廷中已经很久没有换进些年轻的“血液”,这都改朝换代这么久了,还是这种思想。

    夏渊直到大殿下空无一人后,才付在案桌上,揉着太阳穴。

    “皇上。”秦汉走到案桌边上,“关于彩礼的事情......”

    “这个就交给你去办吧。”每次上完早朝的夏渊,都会觉得身心俱疲,“对了,彩礼准备两份,师父那边也要送一份。”

    “是。”

    “你赶紧下去准备一下吧,我先去御书房看奏折了。”说完,夏渊便撑起身子,站了起来,走过秦汉的身边,消失在了门外。

    最近几日,除了上早朝的时候,秦汉便再也没有见过夏渊了,他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御书房中,只有见进去的小太监,却不见出来的皇上。

    刚登基的这几年一定很难熬吧。秦汉是这么想的,他很想帮夏渊一同分担,但是他什么都不会,只怕会给夏渊添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完成夏渊交给自己的这件事。

    秦汉站在马车前,拿着一本账本,对照着上面写的,清点着马车里的彩礼,在确认完连着两车满满当当的彩礼无误后,驾起最前面的那辆空马车,就往城外赶。

    街上的百姓看着三辆马车从道上走过,有些忍不住地将头凑在了一起八卦了起来。

    “这是皇宫里的马车吧?”

    “最前面的那个应该是皇上身边的那个亲卫吧?”

    “你确定没认错?”

    “怎么会认错!当时新皇登基的时候我还远远地看到过呢!”

    “这不会是皇上要纳妃了吧?”

    “你们看到没?整整两车的彩礼啊!”

    “哪家的姑娘这么命好,被皇上看去了。”

    “要是我家娃也能那么命好,该多好。”

    “你就羡慕去吧。”

    马儿驶出城外后,才开始撒丫子地奔跑,朝着太微山的山脚快速地跑去。

    冬日里即使是有阳光,也依然是那么寒冷,秦汉坐在马车前,感受着刀子般的寒风刮在自己的脸上生疼。

    嘶,冬天果然令人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