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帝道独尊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准道境
    “四大准道境强者!”

    羿袁怒目圆睁,危机来的太突然,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根本想不通他们是怎么第一时间冲到这里的?

    什么是准道境?强如星元他们,都是宇宙雄主,境界处于大道境!

    唯独参悟出大道,才是大道境的强者,这种领域的存在被人们称之为宇宙的一方雄主!

    修行在这个领域,已经极端可怕了,都有资格开宗立派了,在整个北斗星域中,大道境的强者也有限。

    如果按照现在的宗门势力,比拼底蕴的话,大道境的强者数目,影响势力的强弱。

    而准道境只是触碰到大道而已,参悟到极深领域,便是可以发挥出一些大道的力量,当然还算不上宇宙雄主。

    可是准道境的修士也算不是强者了,手段绝非法相境可以媲美的。

    薛家主他们四位皆是准道境老强者,阴森森的眸子盯着苏炎、羿袁、铁宝财!

    “你们都要死!”

    薛家主瞳孔中的杀念止不住的喷涌而出,薛龙被苏炎毙掉了,薛家的族人死了一大片,年轻一辈的被废掉了半边天!

    这种损失每当回想起来,薛家主的心头都在滴血。

    也因为苏炎,薛冠也威名大损,更被苏炎和至尊体联手攻伐的败逃!

    此等耻辱!

    毁掉了薛冠上百年积累的威望,固然是苏炎和至尊体联手,可是这件事对薛冠的名誉损害太大了!

    即便是现在薛冠也踏入了准道境,这对薛冠来说也是一种耻辱!

    “碰!”

    整个小世界都在颤抖,四大老强者复苏了,体内荡漾出来的,恐怖的大道之光,挤满了整个世界。

    铁宝财脸黑的像是黑锅底,这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了,他们已经看到一道神符化作灰飞,毫无疑问这枚神符来历很大,是一种追踪敌人的神符,甚至可以破开空间,怪不得他们可以追上来。

    “四个不要脸皮的老东西,还有脸针对我们?”苏炎怒道:“就不怕我背后的人站出来,将你们薛家给灭了!”

    “哈哈,杀了你,谁知道是我们薛家做的?”

    薛家主傲然一笑:“刚才的破界符,可是我儿冠军从大能传承中,随意弄到的一宗至宝,此物之珍贵,岂能是你可以想象的!”

    “不用你解释,我儿冠军得到大能传承的事情,还是我传出来的!”苏炎冷笑。

    闻言,薛家主的瞳孔弥漫着残冷杀念,他狞声道:“死到临头了,还敢激怒我?你们当真是,不知道死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不要废话,直接斩杀!”

    就在四大老强者冲来的时刻,苏炎的双目怒睁,大袖一甩,天地间彻响着震裂天穹的神能!

    一口神炉被苏炎祭出,铮亮而又炽烈,像是一口焚世的天炉在燃烧,让整个小世界都在颤抖!

    “杀!”

    苏炎怒喝,驱动七星炉,这是竹月交给他的禁宝,炉子一旦掀开,星辰光芒千万缕!

    “轰隆隆!”

    整个小世界都在扭曲中要解体,甚至七星炉复苏的神能,让薛家主这四位都要粉碎!

    他们眼红,这是极端珍贵的禁宝,价值无法衡量,有钱都很难买得到。

    “北斗仙子乃是我儿冠军的女人,既然你和北斗仙子的关系不错,呵呵,那就更应该斩掉你这个孽畜了!”

    薛家主冷森森的开口,这句话让铁宝财变色,难道他们可以克制禁宝?

    薛家主他们既然杀来了,肯定有所防备。

    七星炉已经掀开了,只不过当七星炉内蕴的神能面喷发的时刻,这一片被封印的世界,垂落古老的混沌光,弥漫出令众人颤栗的神道气息!

    “呵呵,让我来镇住它,我薛家还缺少一宗禁宝,至于九极阵苏炎你就别拿出来了,呵呵,这宗大杀阵,没有相应的底蕴,你还不能打出来威能!”

    一个老强者腾向高空,是薛家的阵道宗师,他大袖一甩,被封印的小世界无限觉醒,且一快又一快缠绕着混沌的骨沉浮在四面八荒!

    每一块骨,都缭绕着混沌光,像是一种混沌宝骨,充满了神道气息!

    这是神灵的骨头,蕴含着超强生命之力,现在被薛坚掌握住,开辟出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且十几块神灵宝骨洒落下来的力量,硬生生镇住了七星炉!

    可是薛坚小看的七星炉的威能,炉体中闪出一位丰姿绝世的女子,它在炉中复苏,炽烈滔天,一时间要刺穿混沌宝骨大阵!

    “什么?好一个北斗仙子,我小看她了!”

    薛坚匆忙开口:“立刻出手震死他们,我最多可以坚持一炷香时间,速度快点!”

    “呵呵,一炷香时间,太高看他们了,我看用不了一盏茶时间!”

    “还有这个孽障,上一次被你逃了,倒是你让我非常的意外,竟然能修炼到这等领域中!”

    一个皮肤暗黄的薛家老强者阴森森笑着,他是薛家的二长老,战力惊世,都快悟出大道,即将踏入宇宙雄主行列。

    能亲手诛灭一位潜能惊世的奇才?这让薛家二长老得意大笑。。

    “能将你扼杀在摇篮中,可真是三生有幸!”

    薛家二长老拍动一只手掌,固然他神态苍老,可是体内的精血依旧旺盛,特别是挥动上来的手掌,蕴含着大道之光,透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老东西!”

    羿袁大怒,果断迎击,爆发太阳拳,猛砸上去。

    羿袁的战力极强,可是现在他和薛家二长老轰击在一起的时刻,整体滔天的精血都被碾压的炸开,大道气息袭击而来,让羿袁浑身颤抖,最终喷出一口鲜血。

    他骇然失色,准道境就是准道境,虽然只是触碰大道,可是大道之下皆为蝼蚁这句话,可不是空话!

    “不错,竟然可以接住我一击而不死,哈哈哈!”薛家二长老得意的笑着:“老夫很想看他一看,你到底可以熬得住我几下?”

    薛家主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出现在铁宝财面前,他阴森森笑着:“你这个孽畜,其实老夫第一个想要除掉的就是你!”

    “老畜生,喊你爷爷干什么?”铁宝财昂着大圆脑袋说道。

    “死到临头了,还敢在我面前放肆!”

    薛家主勃然大怒,他还算是年轻,体内气血鼎盛,法力惊世,拳头暴涌出模糊大道之光,向着铁宝财席卷而来!

    “呵呵,苏炎,你是自己自裁,还是让老夫将你炼成劫灰?”

    另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家伙出现在苏炎面前,他冷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乃.....”

    “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苏炎俯冲上去,身披的星空战甲爆涌到极致,因为北斗星的大道散去,从而导致星空战甲的威能,强盛一大截,都有可怕的大道之力在苏醒!

    “杀!”

    苏炎长啸,挥动血色大戟,这口大戟如同被压制的凶龙解封,喷薄出一道又一道光芒,让茫茫虚空都碎裂!

    两大神道兵加身,苏炎的气息何止强盛一个台阶。

    只不过这漫天恐怖光华劈向薛琅的时刻,薛琅不屑的摇着头,四肢百骸中,蔓延着大道气息!

    他如同和大道合为一体,气势完不同了,举手抬足间,都充满了大道天力。

    “苏炎,我族冠军已经修炼到准道境,至于我和薛冠的战力差了十万八千里,今日就让你清醒清醒,准道境到底有多强,也算是薛冠一只手将你震杀,你足慰平生了!”

    薛坚冲了上去,祭出一口雪亮的长刀,猛力一匹,一道又一道粗大的大道刀芒怒斩而来,轰击向苏炎挥动过来的血色大戟。

    且他的手掌探出来,抓向苏炎,同样蕴含着大道之力!

    在和这种气息接触的时刻,苏炎才能感觉到大道之力的强盛,这只不过是准道境而已,那么如果是大道境,肯定比他强盛十几倍不止!

    “轰隆!”

    苏炎的拳头和他的手掌撞击在一起,他浑身猛的一颤,像是锤在天鼓上,直接被震出了内伤,喷出一口心头血,脸色煞白,脚步蹬蹬后退。

    而薛坚的眼底有阴冷,他的手掌都发麻,骨头差点被震裂。

    “好强的肉身!”

    薛坚眼中杀念更盛了,像是一头老袁,猛扑而来,怒笑道:“真让人惋惜,一代天骄,就这样折损在我的手中,哈哈哈!”

    准道境的修士很强,即便是法相境的修士在逆天,也很难和触碰大道的强者搏杀。

    羿袁也频繁遭遇重创,要不是肉身强大,估计现在也饮恨了。

    铁宝财被震的浑身四裂,它浴血低吼,祭出金色竹子抵挡薛家主的脚步。

    “桀桀,我总感觉有变故,先毙掉这个孽畜!”

    就在这时,薛家主挥动一只手掌,缭绕着大道之光,向着苏炎怒拍而来!

    薛坚同样运转了最强的力量,害怕生出一些变故,必须第一时间斩掉苏炎!

    “小心!”

    羿袁愤吼,可是他杀不出去,准道境的修士太变态了,差距如同鸿沟,一旦被击中,非死即伤。

    现在两大准道境针对苏炎,苏炎都有一种被天渊覆盖,即将碎裂成劫灰的趋势。

    他被震的栽倒在地上。

    薛坚他们两位的手掌再一次打来了,根本不给苏炎时间,要覆灭他体内所有的生机。

    “桀桀,苏炎,安心上路去吧!”

    两强的手掌恶狠狠的抓向苏炎,要将他拍成肉泥。

    就在他们的手掌距离苏炎越来越近的时候.....

    苏炎体内虚弱的气息,刹那间运转到极致,霸体术爆发,他像是一头浴血的神魔,腾空而起。

    “徒劳挣扎!”

    两人很不屑,手掌已经触碰到苏炎了。

    只不过在触碰的时刻,他的两人的手掌在细微的颤抖。

    这是一缕气息突然间透体而出,像是一口沉眠的仙兵在悄然间觉醒!

    “这是什么东西?”

    薛家主他们心颤不已,闪电般收回手掌。

    “该我了!”

    苏炎仰天怒吼,仿佛化作一尊主宰大地的怒神,他的手掌,像是从虚无中抽出来一口无上凶兵,缭绕着让九天十地都颤抖的精神意志!

    “铮!”

    漫天仙辉洒落,璀璨刺目。

    苏炎像是从体内抽出一口仙铁棍,炽烈无穷,被他持着,狂砸而下,整个小世界都跟着颤抖,要被砸成两截!

    “这是什么宝物!”

    薛家主和薛坚脸色剧变,在仙铁棍的精神意志下,他们两个都有形神俱灭的感觉,忍不住在颤抖,似乎被剥夺了灵魂。

    “咔嚓!”

    他们的手掌都碎裂了,无声无息,被可怕的力量给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