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巧女喜当家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这是要造反吗
    沈小鱼第二天先去了趟工部衙门,这几天她都混水摸鱼,也该去看看新的兵器研究的怎么样了。

    工部里面研究兵器武器的也就沈小鱼算作权威,其他的都是民生水利,比不得沈小鱼专业,但是只要看了沈小鱼的图纸也就能懂得了,所以聂帧从来都是把沈小鱼的图纸单独保管,以免泄露机密。

    沈小鱼刚一到,门房老大爷就对沈小鱼说道:“沈大人,聂大人说让沈大人直接去他那。”

    “好。”沈小鱼笑着应声,就奔着聂帧那去了,想着该是之前让夏淳婴去枭卫营试验新武器的事情有了后话了。

    一进屋,聂帧正批着公文。

    秋日眼看接近尾声,天气一凉,很多工程也都停了,陆陆续续有外派的技师和工匠回了京都城,虽然不用回衙门当差,但是落脚的问题也要关注。

    聂帧抬头看沈小鱼来了,就说:“兵器的事情有事和你说。”

    沈小鱼点头:“大人尽管吩咐。”

    聂帧放下手头的东西,让人先上茶,沈小鱼就问:“是出什么事儿了?”若是顺利,估计三言两语也就说完了,看聂帧这架势好像是要长篇大论了。

    聂帧点头:“的确是,之前枭卫营那边是华良玉亲测的武器,东西不错,那边也已经上报皇上了,但是现在咱们衙门能用的东西太少了。”

    制作东西都需要原材料的,按理说工部想要什么,基本上都能满足,只是现在遇到了难题。

    沈小鱼想了想,就问:“缺什么啊?”

    “铁矿,之前为了提升兵器硬度,用的碳是凤山产的,但是现在数量不够了。”聂帧说道:“工匠说其他地方的矿虽然也能达到同样的硬度,但是和凤山的不同,过硬过软都会造成兵器易断易弯,怕是不堪大用!”

    沈小鱼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况,她当初也只是制作图纸,现在原材料的问题也抛给她,她还真是犯了难了。

    “那工匠师傅有办法没有?这方面他们才是厉害的,我……不行啊。”沈小鱼讪笑,她是真的不行。

    聂帧摇头:“师傅也用过各种工艺了,淬火回火的我也不太懂,但是还是不行。”聂帧说道:“现在就是这个问题,想着你能不能有点想法。”

    沈小鱼也真的没有想法,兵器过软,真的打起来的时候就容易发生震颤,这对使用者的手耗损是极大的,等于慢性自杀,可是过硬还易断,真到了战场上慢性自杀都不算了,直接当场毙命!

    聂帧看沈小鱼也为难了,就说:“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事情,回去若是想到了什么,可以说。”

    沈小鱼点点头,就先回自己的小屋。

    小屋里夏淳婴正绞尽脑汁的薅头发,沈小鱼就问:“头发多吗?”

    夏淳婴一听是沈小鱼的声音,赶紧回头,脸上也有了喜色。

    “师父,您老人……您可来了!”夏淳婴跳起来,很是“听话”的扶着沈小鱼坐下,又是端茶又是捶背的,弄得沈小鱼哭笑不得。

    “行了,我刚从聂大人那过来,知道遇到难题了。”沈小鱼喝了口茶就说:“看你抓耳挠腮的样子估计也没想出什么来。”

    夏淳婴泄气:“师父,您说您辛辛苦苦画了那么多的图纸才定下这一稿,结果现在却被点铁矿给难住了,冤不冤啊?”工坊那边的工匠师傅们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皇上给的时间虽然宽松,但总归也是有限制的,现在都知道工部做的新武器已经试用过了,结果造不出来,传出去工部也颜面无存了。

    沈小鱼也知道衙门现在面临了困难,但是这事儿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还是慢慢想算了。

    “走,去工坊看一看吧,干坐着闭门造车是想不出啥好点子的。”沈小鱼说道。

    眼看冬天就要来了,京都城虽说不是北方那么冷,但是小风嗖嗖的也吹得挺凉,一斤工坊,一股热气就扑出来,里面叮咣的敲打声很是有力。

    见沈小鱼一来,大家就都凑过来,聂帧也下了命令,现在工坊里的铁匠都想着新武器硬度的问题,要是想出来论功行赏,只是铁匠们手艺技术再怎么精湛,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天天在这辛苦敲打就是为了看看到底能到什么程度。

    “沈大人,你可得给我们出个主意!”胡师傅说道:“到时候得了钱,咱们平分都不是事,主要是这差事不能接不下啊!”这也事关他们铁匠一派的颜面,要是做不出,真就丢人了。

    沈小鱼苦笑:“正在想了,都是咱们工部的事儿,我肯定努力想。”

    大家反正也敲打不出什么结果,就都做到一块讨论一下,大家以沈小鱼为中心,都围了到桌子这边来。

    “咱们的工艺已经是拔尖的了,现在就在铁矿上犯了难。”沈小鱼说道:“换了其他产地的矿石又达不到,当初也是觉得凤山矿石有名才挑选的,没想到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胡师傅说道:“原本凤山的矿石应该也够的,上头重视骑兵,也该先给咱们的,但是矿石都被别人挖走了,再开采来不及,而且冬天了,凤山那地方原本就在大北边,就算挨着冻硬开采产量也很低的!”

    沈小鱼诧异:“别人挖走?谁啊?”凤山的铁矿一直都是朝廷管控的,谁敢和朝廷抢矿?

    胡师傅一看沈小鱼啥也不知道,就说:“看来你还不知道,永王,人家有采矿许可,朝廷也没办法,咱们就是去晚了,早去几天估计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干瞪眼了!”

    矿石的开采都是要有明目的,民间的铁匠得来的矿石基本都是农具多一些,也完用不上凤山的矿,永王一下子就拿走那么多的矿石,皇上难道不管?不怕是造反?

    胡师傅知道的也不多,就继续说道:“上头的事情咱们知道的也不多,但是看这架势,我觉得咱们这兵器越早造出来越好。”

    沈小鱼点头,这一次的讨论也没有什么结果,沈小鱼只能先回家。

    沈小鱼前脚回家,后脚秦怀瑾也回来了,刚一进门的秦怀瑾还有些皱眉,看到沈小鱼就赶紧把眉头舒展开了。

    “瞧你,变脸变得这样快,也不怕脸上抽筋啊!”沈小鱼笑着就去捏秦怀瑾的脸。

    秦怀瑾抱着沈小鱼转了个圈,正腻乎着呢,钱月梅出现了,轻咳了两声。

    沈小鱼赶紧把秦怀瑾推开,然后说道:“娘……”

    钱月梅笑着,然后说:“倒是我来的不是时候了!”

    秦怀瑾问道:“娘啊,有事啊?有事让下人过来叫我一声就是了,您怎么还亲自来门口堵着呢?!”

    钱月梅说道:“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赶紧把事情说了,我也放心。”

    沈小鱼看向秦怀瑾,估摸着钱月梅说的是薛怡君的事儿。

    “娘,你是不是想问薛怡君的事儿啊?”沈小鱼说道:“其实也没事的,她说她要离开京都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钱月梅一挑眉:“你们都说好了?”

    沈小鱼点头:“说好了,昨天就是天色天黑了,就留宿一晚上,那院子离得那么远,出不了什么事儿的!”

    钱月梅点头,想着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也就没有什么大事儿。

    “既然如此,那就早点让她动身吧。”钱月梅说道,她也怕薛怡君因为她爹的事情弄得风平不好,再连累了秦家。之前薛怡君无家可归收留也就收留了,如今薛怡君要钱有钱,也就不多留了。

    沈小鱼应声,送走了钱月梅。

    秦怀瑾说道:“马车若是不够,就帮着找找吧。”

    “行,我知道了,你怎么也着急她赶紧走啊?”沈小鱼说道,她还没怎么样,所有人都比她急。

    秦怀瑾苦笑:“我不是着急她,我是着急你,你倒是一点不担心,你相公我这么炙手可热,你也不怕让别人抢了去!”

    沈小鱼直接被逗笑了,说道:“就你臭美,人家还不是相信你是个有良心的,不会让我伤心!”

    秦怀瑾拉着沈小鱼的手先回屋,沈小鱼这时候想起一件事,说道:“永王用了凤山铁矿你知道吗?”

    “知道,现在朝堂上因为这事已经闹开了,你们工部应该也挺头疼吧!?”秦怀瑾笑着,看来沈小鱼现在也知道了。

    “可不是嘛,原本今年的开采量足够我们这次的差事,结果现在都给搬空了,我们那批兵器还晾着呢!”沈小鱼说道:“这永王用这么多铁矿干什么啊?造反啊?”

    秦怀瑾直接笑出来:“看来还不止一个两个这么想呢,朝堂上也有部分朝臣是这样想的。”

    永王是太上皇亲兄弟的儿子,年轻的时候做过外遣使,维护了周边几国多年的和平,之后又承袭了其父的王位,如今正当壮年。

    自从卸任外遣使之后身体也一直三天两头闹病,皇上体恤,就直接让永王当个闲散王爷。只是多年不管朝中之事的永王突然把凤山一年份的铁矿都搬走了,让人很是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