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号警官 > 正文 第0114章 职场套路处处有
    似乎,一切都在马龙飞的掌握中!

    他不光要调查李大义了,还给丁凡安排换把枪。

    关于李大义这件事,作为下属的丁凡是万万不愿意看着他成为阶下囚的,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想着怎么寻找对他有利的证据,可大地主和白义都死了,谁出来承认杀了李伦和吴福,看来这一点有些麻烦了。

    至于自己换枪这件事,对他来说,又是个不错的消息,关键还是马局长安排的,更是说明了老马对自己够意思,否则不会亲自带着来县里的。

    车子到了县局门口,马龙飞简单安排了下,就让他住在刑警队一个闲置的办公室里,吃住就先有了着落。

    “小凡,今天你先休息下,钱准备好了吧?咱这里的情况你知道吗?”马龙飞站在走廊里,旁边不远处就是他办公室,正掏钥匙呢,随口问他。

    刘大明给马龙飞提着公文包,站在身后,看着丁凡一脸的发懵,刘大明转脸对他狡猾的没好气说:“咋了?你不知道啊,咱们没那么多经费,一把枪一八五,大五.四的,六..四的加十块钱……”

    “换枪还得交钱啊,看样宋老密对我还是够意思的,唉……”丁凡心里有些犯难了,可脸上一点没表现出来,只是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意思是知道了。

    这天晚上,刘大明说要回家洗洗澡约约朋友,请客的事改天再说,丁凡正懒不得自己快点好好休息下,和他出去估计又是一顿喝酒,没准还得自己花钱,就敷衍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他在外面逛游着吃完了早饭,慢慢的溜达回到了局里。

    刑警队在二楼办公,旁边是技术大队,最里面是副局长和政工科长的办公室,这里属于比较重要的楼层,走廊里高高的大铁门矗立在楼梯口,显得很是严肃。

    丁凡刚进了大铁门,就听见有人叫他。

    声音是从紧靠着大铁门的那个办公室里传来的,他马上转身走去,站在门口向里面逆光看去,看了几秒钟,才发现站着的两个人中有个身影熟悉,是刘德大队长,而另一个小个子老头,就不熟悉了。

    刘德昨晚接到局里电话通知,告诉他兴隆矿专案的事暂时告一段落,一些尾巴工作的事,交给金山所就行了,反正金山所乡政府所在地翻身屯那地方这个阶段案子少,他们弄就行了。

    “小丁啊,这位是高科长,也是局领导呢,来,来!”刘德不冷不热的说着,叫他进来。

    丁凡心里不喜欢这个领导。他好像除了一脸的严肃,从来就没和自己笑过,更别说聊聊天了,说说话了,给人的感觉这人要不是领导架子大,再就是看不上自己。

    可丁凡更知道这个刘德不好惹的,要不又得给自己穿小鞋了,连忙过去点了点头说:“刘队好,这个,啊,高科长是吧,我是丁凡,刚毕业分来的,请您多多关照。”

    从远处看去,丁凡弯着腰和这个高礼信科长恭恭敬敬的握着手,看起来谦虚而有礼貌,声音洪亮,但掌握了很好的尺度,听起来很舒服的感觉。

    那高科长个头虽然不高,可手上的劲很大,给人的感觉很是强硬的感觉。他听了刘德介绍,有些吃惊的看了刘德一眼,脸色一变,马上又恢复了常态,点了点头问:“公大毕业的是吗,小子,你写过东西吗?我说的是材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文章。”

    丁凡是学校文学社的台柱子,写文章方面连最晦涩深奥的《文心雕龙》都通读过好几遍,写的理论文章经常在公大学报上露脸,几千字的文章信手拈来,心想这种县局的文章有什么难的,就自信满满的说:“领导,行吧,您有什么活交给我就行,我写着看。”

    他说的是交给我就行,和写写看,这种态度表面看有点谦虚,可在头发都有些发白的高科长眼里,这小子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满口应承,一点都不谦虚,毕竟连刘德平时写点什么东西,都拿着两盒好烟,亲自登门请他指点指点。

    在县局里,高科长靠着过硬的笔头子,从普通秘书干起,现在已经是政工科长了,位列局班子成员行列,算是局领导,在材料方面一言九鼎,哪个新人到他跟前都的毕恭毕敬的请人家把关审核。

    “小子,这个材料有点着急啊,主题呢,就是通过局里专案组打击兴隆矿系列恶性案件,感觉兴隆矿随着经济发展,社会治安越来越复杂,需要分析出原因,再一个呢,你得给我写出来上级给局里拨款,给些装备,写吧,写吧,后天给我,有点着急了,你年轻嘛,多吃点苦。”高科长靠在窗户那里,把手里的烟数了起来,看着慢慢燃烧的烟头,漫不经心的说。

    表面上看,高科长把这个材料说的无比轻松,其实只有他心里明白,这个材料他早就根据了解的写了三遍了,前两次大局长崔林让他再改改,然后后来通过了,让他亲自给主管的副县长李县长送去,结果他被人家足足批评了半小时,据说材料是扔在地上他捡起来的。

    丁凡低头想着这个材料,说了声自己考虑考虑,马上回到了自己那间原先当做仓库的房间。

    里面有床有破旧的办公桌,他简单收拾了下,把窗台上的一个破暖瓶擦干净了,准备出门打点开水去。

    刘大明早就告诉他了,水房在楼后面的附属楼那,旁边还有食堂,局里管早饭午饭,办个饭卡就可以去吃了,据说伙食还不错,但吃饭的大多是家在外地的和值班的,丁凡是乡下来的,和很多人不熟悉,自然就没去吃饭。

    走在走廊里,光线虽然有些昏暗,但各个办公室里不时传出来一阵阵欢声笑语,听起来很是热闹。

    “县局机关不错啊,人多事多,这么多人在一起,经费肯定也够花的,还有食堂,比金山所强多了,我一个公安毕业的,应该在这地方工作啊,好好干,丁子,你行的。”丁凡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不由的步伐加快,向着楼梯口走去。

    他虽然和这里的很多人不熟悉,最多也就是认识专案组的那几个领导,但还是信心十足,毕竟自持情商比谁也不差,在这个民风还算朴实的大山里,搞好同事之间的关系,对他来说应该不会太难的。

    可这个想法只持续了几秒钟,他脑子里这个刚刚升腾而起的小火苗就被一阵子声音给浇灭了。

    声音来自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丁子,丁子,这又是谁在说我呢?难道……”丁凡拎着水壶站住了,侧耳那么一听,回头一看,只见最里面的房间那边也有楼梯,就悄声走了过去。

    站在窗口处,他老远就看见了,那个办公室门口贴着科长办的字样,一听声音果真就是高科长,另外还有个成年人的声音,仔细听了听,是刘德,以下是他们的对话。

    “老高啊,这材料让你交给他,我也是没办法啊,你说我那几个人,干活也行,刷笔杆子都不是那样的。”

    “他啊,你感觉是那样的吗?说话唠嗑一点都不谦虚,还拿我当老秘书呢,你在跟前了,这么多年了,你说有人见了我不好好请教请教的吗?科里的小马,正了八经中文系毕业的,写东西根本就不行,连我这关都过不了,当时和你手下这个小子一样猖狂,我让他回家学马列去了。”

    “高老啊,材料方面你可是德高望重的权威,丁子这小子又是第二个‘阚大队’,弄案子差点没把我气死,这事给他就是让他受受苦,不行我也有说的了,老马看好有什么用,材料不行,这地方他待不下去,侦查员我也不缺,你这样……”

    说话间,他们声音放低,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应该是凑在一起说什么了。

    “唉,怪不得师傅说这地方是水浅王八多呢,不,是甲鱼吧,都是为了出人头地……”丁凡站在窗口,外面明亮的阳光照在脸上,看起来刚毅成熟,但是泛着一股子倔强和不屈。

    他真想推门进去,站在他们面前,仰着脖子,直视对方的大声问:“不就是一个材料吗?好坏怎么了?你们至于想这么多吗?”可现实告诉他不能这样,什么单位都有各种规则,他没有关系没有背景,要想在这里出人头地干出成绩,就的适应这种规则。

    想到这里,他又悄然转身,从东边的楼梯下了楼,去水房里打了开水。

    路上他遇到了不少穿警服或者便衣的人,这些人身上散发着民警特有的气质,老远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同事,丁凡警服虽然有些破旧,可那也叫个精神抖擞,帅气凛然,挨个客气的和这些人点头打招呼。

    等他回到了办公室时,感觉自己微笑的脸都有点别扭,本想进门马上关上门,开始研究这个上报的材料怎么写,可还没走到门口呢,顿时闻到一股子熟悉的烟草味。

    “大明,你不是回家了吗?还惦记着我?谢了啊,我给你找烟去,明天买包茶叶,到时候……”他看到刘大明坐在窗台上,像个公子哥似得牛气,客气的说着明天邀请他过来喝茶聊天,还翻着自己裤兜给他找烟。

    “客气个屁啊,烟火不分家吗,和哥们感情一样,别找了,我抽的就是你的。”刘大明眯着眼,像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往下瞅着他,顺便看了眼桌子上。

    一盒硬壳的大宇宙烟已经打开了,这家伙抽的正是丁凡的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