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我的计算机女友 > 第五十九章 转折
    裴云岂还是一如继往地在咖啡馆前台收银,相比在图书店来说忙了不少,但却也十分充实,之前脑子里的画面总是来回跳转,身体不累,却很费脑,现在忙起来,画面跳转得少了,身体累了点,但她觉得很值得。

    两个咖啡师是轮班制,只有在特别忙的时候才会一起过来。几个人都是女性,所以在叶秋丽的带领下,她们朝着八卦的方向越走越远。偶尔沈扬也来掺和一下爆料一下,咖啡馆别提多热闹了。

    这天咖啡馆来了两个熟人:高强和小兰,老板不在,裴云岂便跟沈扬请了假,和高强小兰坐了坐。

    “你俩怎么突然过来了?”裴云岂内心很高兴,面上却一副淡定的神色。

    高强总觉得裴云岂和周子莫之间有什么事,但周子莫却也不说,只让他时不时过来看看,并且帮忙照顾一下裴云岂,他和小兰的误会最近才解开,这才带了小兰来看望一下。

    他想说是周子莫吩咐的,不料被小兰抢了先:“怎么就突然了,你连手机都不配一个,我们想支会你一声也得有办法啊,莫子在的时候还能通过他联系一下你,现在你俩不在一块,你就跟失联的人一样”

    面对小兰的抱怨,裴云岂只是淡淡的笑笑,她也只有这些朋友了,平时也都不怎么主动联系人,有了手机倒成了累赘。

    “你们想见我随时过来就行,我一直住在店里,平时哪也不去”。

    高强不理会这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他只关心他兄弟的幸福,担心地问裴云岂:“云岂,你俩这是怎么了?之前不还好好的嘛,怎么现在他想来看看你还得通过我们啊?”

    小兰也好奇,担忧地望着裴云岂,但后者却只是敛了敛笑容,淡淡地说没什么,还想再问什么时,裴云岂却已经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了。

    “云岂,有什么事记得和我们说,别自己一个人憋着,别不把我们当朋友,知道吗?”

    此时小兰已经握住了裴云岂的手,裴云岂感觉眼眶有些温热,但也还是笑笑,转移了话题。

    “你俩怎么样了?看样子误会解开了?”

    话题转移还是比较奏效的,小兰一脸幸福的表情,落在高强的眼里也无比满足。

    小兰点点头:“他先前还不跟我说,我是那么胡搅蛮缠的人吗?亲人有事该帮还是得帮一把的,要不然就算结了婚,这婚姻也是不受祝福的”

    说完又恨恨地瞅了高强一眼,后者讨好地笑笑。

    “你还笑,如果我不追问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了?你表妹生病了你还只是偷偷摸摸的露面,让你大姨、你家人都知道了怎么看我呀?”

    说着越说越气,高强冲裴云岂眨眨眼,求她帮帮忙,裴云岂好笑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小兰说:

    “你也别生气了,他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对了,我这有些钱也用不到,要不先给你们你们把事办了先?”

    小兰和高强摆手摇头,连声说不,感情不是靠婚姻锁住的,要是感情在,什么时候结婚都一样,小兰说,她相信高强。

    高强挠了挠头,似乎是在隐忍什么情绪,但也只是几秒钟,才抬起头看向裴云岂,有转移话题的嫌疑:

    “你跟周子莫还真是一样,动不动就拿钱砸人,真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裴云岂又沉默了。

    就这样坐了一会,他们三人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扰了。

    高强盯着温俭一愣一愣的,心里直打鼓这人跟云岂什么关系,裴云岂也不解释,任由小兰拉着高强走了。

    就这样,三个人的约会又变成了两个人,只是裴云岂始终没有动过。

    “云岂,还想回科研院工作吗?”

    一句话,尤如落入湖底的巨石,在裴云岂心里激起了千层浪。

    裴云岂没有说话,但是温俭看出了她的渴望,那一抹还没展开就被压制住的激动神色。

    “董冉跟现在的副院长说了你的情况,副院长表示说看你的能力,如果可以,你有希望恢复原职”

    “她怎么知道我的情况?”裴云岂有些好奇,她就跟温俭说了自己失忆的事,具体因为什么失忆,做的什么试验致使自己失忆这些都没跟他说,董冉就算知道自己失忆了,也不可能让副院长同意考虑她恢复原职吧?她知道自己的什么情况?

    话说那天董冉从温俭那离开后,便直接驱车去了舅舅的别墅。

    她的舅舅叫贺国平,是科研院的副院长,张院长在位时他就是副院长,张院长退休后职位依旧没变。院里不少人替他鸣不平,但见他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又与现任院长关系交好,便也都没再说什么。

    贺国平家里是典型的欧式风格,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白色与金色,此刻他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看外甥女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活脱脱像个弥勒佛,只是这尊佛是真善还是伪善,就有待考究了。

    “舅舅,你知道她做的什么试验吗?怎么还能失忆了呢?”

    贺国平没有理会外甥女的疑问,而是吩咐佣人去书房抽屉里将一封信拿出来。

    然后又是笑眯眯地对着董冉说:“几个月前我在逸夫楼十楼看见了有趣的一幕,张宜泰带着两个人鬼鬼崇崇地进了办公室,没过多久又鬼鬼崇崇地送出来,随后我去找他谈话的时候,你猜我在他桌上发现了什么?”

    此时佣人已将信拿了出来,贺国平冲董冉扬了扬下巴,示意佣人将信给她。

    董冉打开信,裴云岂的字迹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而这封信,就是裴云岂挎包里随身携带的那封。

    看完信后她久久不能平静,果然还是输给她了么?

    “舅舅,您是如何打算的?”

    “自然是不能让她一直在外面呆着。张宜泰也够沉得住气,自刘东上任都过这么久了,他还是不放心,看来我们得主动点了”

    看着自己舅舅胜券在握的表情,董冉觉得这样的舅舅有点恐怖,几个月前她在国外,本来说舅舅就要上任院长,自己也该回来庆贺一下的,却没想到母亲打电话说结果出来了,院长是别人,那时候自己还想了一堆安慰舅舅的话,没成想,这院长的位置是他自己放弃的,只是为了裴云岂的操作系统?

    “舅舅,您打算把裴云岂叫回来后怎么做?”

    董冉又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遍,生怕惊扰到舅舅正在酝酿的阴谋。

    贺国平怎么会不懂董冉的小心,只是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嘴巴不牢会坏事,只是象征性地安抚了一下后说:

    “你让温俭先问问她什么态度,若是她想回来,那事情就好办了。记住,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跟温俭一句也不能说,明白吗?”

    本来是笑着说的,贺国平眼神里却一点笑意也没有,董冉怎么敢有第二种回答,谨小慎微的发了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