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二章 暗流潜动,伏波不息(三千四)(1/2)
    ()    无论王安风,还是安兆丰,都引动了神兵器物之类的气机,只在这短暂时间当中,实已经是整个天下各国,域外域内江湖当中的第一等人物之列,施展轻功腾跃速度极快,寻常人等,肉眼难辨。

    而铁麟先前只是以‘对付穷奇,兼顾可能存在的四品武者’这一个想法进行准备,如何应付得来?

    任由他如何想破了脑筋,都没有办法想象到,原本不过是为了擒拿一个武功并不如何的凶犯,竟然牵扯出了两位具备宗师手段的高手。

    如同只打算在激流中钓鱼,却直接钓起了深海巨鲨,东海巨鳄一般,这实在是荒谬至极!

    涉及到四名甲等凶人,其中更有两人能短暂拥有宗师手段,这已经不是他能够处理的案件了,若是早得知了消息,远在天京城中的总捕头都会带着‘天罗’‘地网’‘暗影’‘玄钩’四大暗卫组织,直接出现在这里

    而此时却只他孤零零一人,环顾左右,无可相托付者,就连无心都在百里之外的梁州城中,所以任由他心中如何激怒如狂,但是人力有限,拼尽了力也都根本追之不上。

    当下铁麟一手持剑,一手抓弩,跟着跑出了两三条街道之后,两方已都没有了踪影,不甘驻足,接受两方人马部离开这样一个结果。

    喘息两声,旋即重重一挥手,有两分恼怒地将手中的墨家机关弩砸在地上,砸出一处坑洞。

    哐啷一声大响,而墨家手弩则如同墨家憨厚话少的学子们一样,连一条刮痕都没能够弄出来,更令他心中憋闷,咬牙切齿,恨不得运起内力,上前狠狠跺上两脚,方才解气。

    他这一举动似乎将这里百姓给吓了一跳,这里距离事发之地,已经有近乎于二十里的距离,虽然察觉到震动,但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能够看到百姓惊愕视线。

    离得近处,小摊上一对年轻男女诧异回眸,看向激怒的铁麟,似乎受到了些许惊吓,连路上跑来跑去玩闹的孩童都停下脚步来,不敢靠近浑身冷冰冰,散发生人勿进气息的黑衣大汉。

    身后那名有富贵气的中年男子快步追赶上来,看到一个人闷着发脾气的铁麟,苦笑一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宽声安慰道:

    “铁大人,凶人已经逃遁……”

    铁麟嘴角抽动了下,下意识想要回上一句老子没瞎,却还是深深吸了口气,维持往日惯有的冷峻,复又呼出浊气,道:

    “还请赵大人下令,整座荣月城外部如常,暗中则加紧戒备,武卒发现异样之后,先暗中记下,勿要急躁冒进,惹怒凶人。”

    此举正合本地官员心思,令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却又做出忧虑神色,迟疑道:

    “可是这样,岂不是会白白将那几名凶人放跑,本官身为一地父母,却万万不能够做出这等事情来啊……”

    铁麟睨他一眼,几番忍耐,终于忍不住冷笑两声,道:

    “大人勿要担心,此事乃是铁麟亲自所说,自当由我当责,走脱凶人与你无关,这事情不会影响到你的官运。”

    官员心中大松口气,复又尴尬,面上浮现不忿之色,抱拳朝北一礼,朗声道:

    “铁大人所说什么话,本官出身剑南世家,读圣贤之书,食君之禄,为君分忧,生死早已经置之度外,方才所言,句句都是发自肺腑,绝无半点虚言。”

    铁麟本就恼怒,闻言冷笑,道:

    “既如此,那大人何不亲自上前?方才畏畏缩缩,却又为何?竟然还不如武功寻常的一介弩手来得奋勇当先。”

    官员嘴角微微一抽,这二十年仕途当中,竟是从未见过这般不讲规矩的官。

    本欲继续开口表现自己忠心耿耿,你勿要污蔑泼脏水之流,又看到铁麟冷冰冰双眼,不由得想起了方才铸剑谷安兆丰,以一己之力,力敌五百机关弩连射的恐怖手段,心中颤栗,说不出话来,只是道。

    “这……”

    铁麟冷笑一声,上前抬手拍了拍他肩膀,道:

    “赵大人,铁某不才,也是京官儿,见惯了各种神仙斗法,你这百年的狐狸,就不要在铁谋面前演什么聊斋了。”

    “为人有利益之心自然正常,但是不愿担责,左右推诿却又表出忠心耿耿的模样,说实话……”

    “骚得很。”

    言罢即大步离去。

    赵大人一张白净面皮上登时一阵红一阵紫,心中惊怒交加,生平第一次如此受辱,铁麟则不管他,面容冷峻,心中暗自叹气

    武卒封锁?

    怎么封?

    拿命去填么?两名有宗师手段的武者,之所以选择遁逃,并不是怕了这五百精锐和五百把机关弩,而是因为担心这些人背后的大秦。

    若是当真将他们逼得急了,白兔都会咬人,何况本就是插翅的猛虎?到时候大秦鞭长莫及之下,荣月城不知道要死伤多少性命……

    只是未曾想,原本为了将穷奇抓住,却不但见到了本来就追踪的两名甲等凶人,更见到一名铸剑谷的掌兵使。

    今日一连中了数次‘头彩’,铁麟心中着实没有表面上表现出的这般镇定,诸多念头,如同潮浪翻滚一样,在他的脑海里面浮现,复又消弭下去,然后再度浮现,碰撞。

    这两方势力,彼此本不应该有所联系,可为何会同时出现?是彼此有嫌隙?

    或者本来暗中合作,因为分赃不匀等龌龊事情而反目?

    铁麟一时间难以分辨,准备回去之后再卷宗上记下一笔。

    尤其是那胡人青年,原先的记录当中,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武功,只是身份尊贵,更有智计百般,便如同那穷奇一般无二。

    可今日所见,那一拍一戳,举重若轻,势若奔雷,换做是他,也决计不能施展得如此从容不迫,恰到好处,以此观之,其实力就算没有接近天门,也不远了。

    他日若要捉拿,当要遣派更多高手,当做是顶尖的四品武者对付,布下重重天罗地网,方可万无一失。

    复又往前走了几步,铁麟心中突然冒出了另外的一个念头,所涉及之人不是其他,正是告诉他今日这个消息的王安风,他下意识觉得王安风和这莫名冲突应当有所关系,值得深挖。

    可念头才一闪现,便又止步,抬手揉捏眉心,自语道:

    “前次便是误会,这一次却不能再胡做他想了。”

    “王安风本就是好意,我又岂能够一而再,再而三地令他寒心?更何况他本人现在正在梁州城中义诊,片刻分不出身来,又如何能操控这件事情?”

    “倒是那一老一少,竟然出现在这里,却又有恃无恐,以无心所差到的证据判断,对方还有重要事情未能完成,不可能会离开梁州城。”

    “方才故意和我交谈,恐怕也是见事情暴露,存了故布疑阵的打算,其本身多半还会重新回返梁州城中,但也有可能是在疑阵之上,更布疑阵,这一点也是不可不防……”

    铁麟心中呢喃,缓步往荣月城的刑部衙门去走,心中本有沉郁,复又因为有所收获,而精神振奋。

    ……………………

    先前给铁麟呵斥几句的那位县官狠狠一拂袖,旋即也自离去了,先前似被铁麟吓住的一对年轻男女放下了手中所看的商品,对视一眼,转身踱步而去,似慢实快,行过了两条巷道,方松了口气。

    对视一眼,神色皆有古怪,那女子双臂抱起,手指似是男子那样拂过下巴,打量了下那边男子,抛过去一个挑衅般的眼神,笑道:

    “王公子你很懂嘛……”

    青年轻咳两声,目不斜视道:

    “情势所迫,情势所迫……”

    “再说薛姑娘你也不差。”

    薛琴霜看了看身上衣物,似有熟悉,道:“当年武功未成时候,也有几次引得城中武卒或者门派武者追逐,这‘回马枪’的手段,使来使去,便也就娴熟了。”

    “许久没有这么玩了,咳……我是说,许久未曾这样冒险,倒是有几分新奇。”

    王安风憋笑点头,没有戳破满脸正气薛姑娘话里的错漏,复又微松口气今日之事,至此则算是终于有所收获,之后如何,便要看那穷奇是否值得如此大费周章。

    若是弱到都没能跑出去就被抓回来,那也没有办法。

    若是他真能在这种情况下奔出,那么之后,就要看师怀蝶的表现,以及赢先生手段,那名高手既然是隐隐有以穷奇为饵,吸引铁麟注意,以方便自身遁逃的行为,之后想来也不会去保护他。

    而先前的中三品剑客则和穷奇完是相反的方向,相遇的可能性也是极低,局势虽然有些波动,但是最后结果是好的,方便师怀蝶施为。

    之后,等到穷奇落入掌握,便可借助这一途径,了解到这名剑组织当中的各种隐秘,更能以此为凭,提前得知消息。

    最根本的对方先后对他和东方家下手,他心中隐隐觉得,对方可能对于过去二十年的事情有许多了解。

    那二十年是江湖大盛,风起云涌的时代,但是许多史料却记载含糊,就连扶风学宫和青锋解中藏书,也都语焉不详,大多三言两语,直接带过。

    其中就有他爹娘之事。

    王安风呼出口气,将这一念头渴望压下,心中突得浮现出些许不安来,却是因为见到方才铁麟懊悔模样,心中紧张散去,愧疚浮现出来。

    两人多少算是朋友,自己这样行事,未免太不厚道,有故意欺负老实人的嫌疑。

    王安风心虚地抬了抬眸子,看向上空,轻咳两声。

    咳,之后,之后自当给予补偿。

    譬如,尽力帮着无心和铁麟找到自己伪装的这位老者真身后者应该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已经背上了一口巨大的黑锅,同时招惹了黑白两道。

    也可以再做些吃食什么的,弥补一下……

    念头微微一顿,王安风复又想到了昨日所吃的那一块糕点,面容微微煞白,腹中隐隐抽搐,想到一事。

    那糕点好像还没能销毁,还在桌上。

    嗯,回去拿雷劲劈上个十来八回吧,否则一不小心送错了,便不是弥补,而是谋杀了,怕不是整个梁州刑部就要被个清瘦小姑娘给一网打尽了……

    若是如此,就真的没脸再见铁麟无心了。

    如若他们吃下去还有命在的话……

    ps:今日第一更奉上…………三千四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