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七月的暖阳 > 第三十章:卡了刺依旧喜欢
    夏七月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杨迁摸了一下她的头发:“七月长大了,不知道这么有福气的同学是个怎样的男生呢?”

    夏七月抬头看着他满眼慈爱,没有斥责她早恋,更没有让她以学业为重,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他人挺好的,对我也很好,只是,疤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他。”

    “这样啊。”杨迁点了点头,如果这个男生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喜欢夏七月,那么代表他这个人是从内在去欣赏他的女儿,就凭这一点杨迁认为这个同学很可靠:“这件事在你心里有负担对吗?”

    “是的,爸爸,我担心他会觉得我有意欺骗他。”夏七月说:“我不知道怎样去开这个口。”

    那天的梦的确让她有些惊慌,她并不了解向阳,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谎言会不会得到原谅。

    杨迁没有接她的话,而是给她盛了一碗鱼汤:“七月喜欢吃鱼吗?”

    “喜欢。”夏七月点头喝了一口:“最喜欢爸爸炖的鱼汤。”杨迁的鱼汤很鲜美,不是因为每次做的鱼是活的,而是经他手炖出的鱼汤不论死活都是汤汁鲜美,鱼肉娇嫩,吃过后都能口齿留香,念念不忘,也难怪她在梦里还要吃了。

    只有杨迁做过的鱼才能完美的诠释了那句话,地鲜莫过笋,河鲜莫过鱼。

    “那七月吃鱼的时候卡过刺吗?”杨迁问。

    “卡过的。”夏七月点头,因为喜欢所以杨迁经常会做,但是她也为此卡不少刺,每次都要狂喝醋,狂吃馒头或者米饭。

    “卡过之后还会吃吗?”杨迁又问。

    夏七月依旧点头:“会的。”

    杨迁点头笑着说:“喜欢一个人和喜欢吃鱼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喜欢他,恰巧他也真心喜欢你,那即便是被刺卡了一回,你仍旧会吃,味道还是依旧不变,反之你若不是真心的,即便没有这根刺,你们依旧会有隔阂,不过七月还小,一辈子很长不要轻易把自己交出去。”

    “七月懂了。”夏七月笑着:“等我回去我就告诉他。”

    “嗯,快吃吧。”杨迁又给她夹了些菜,夏七月在姑妈家过的如何,杨迁并没有问,他知道有些事就算他问了,夏七月也会憋在心里,不让她担心,他瘦了夏七月一样也瘦了,还有一年半她才能毕业,想到这里杨迁叹了口气。

    “怎么了爸爸?”夏七月吃的很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到杨迁眼神里充满疲惫不经担心。

    杨迁摇头:“想到过完年又见不到七月了,有些难过啊。”

    “爸爸,明天我陪你去检查一下身体吧,你脸色不太好。”夏七月不想考虑过完年的事,一想到分离,她内心同样失落。

    “你走之前我就检查过了。”杨迁说:“你爸我以前打拳的,身体素质壮如牛,不用担心。”

    夏七月笑了:“那检查结果的单子呢?给我看看。”说完夏七月就想进卧室去找单子,杨迁拉住她:“傻丫头,那玩意留着干嘛,你爸我一切正常。”

    “是么?”夏七月盯着他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

    “当然。”杨迁还笑着挑了一下眉:“不过人老了真的是麻烦啊,手脚都不如小丫头灵活,今天的碗我的七月刷哦!”

    看着杨迁的表情没有任何不自然甚至还卖了个萌,夏七月安了心笑着收拾碗筷去刷碗。

    在家的日子安然舒适,和杨迁一起出门买菜,回来学习做饭都能让父女俩开心一整天,这天刚吃完饭杨迁的手机就响了,杨迁看了眼号码:“七月去刷碗,老爸接个电话,领导打的。”

    “不会是叫你回去上班吧?”夏七月问了一句,“接完告诉你。”杨迁笑着进了卧室。

    确定门外的人端着碗进了厨房,杨迁才接起了那个马上就要挂断的电话。

    “杨先生,希望你明天能过来继续治疗,你现在的病情必须及时控制,如果不...”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杨迁打断了那边的话压低了声音:“李医生,我后天去。”

    “杨先生,我还是希望你明天就过来,我们这边...”李医生还想劝他。

    “我后天一定去,我女儿回来了,我再陪她一天。”杨迁再一次打断了李医生的话,他担心夏七月洗完碗随时会路过他的房门口,毕竟家里的门都不隔音。

    李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我后天在住院部等你。”

    “嗯,谢谢您。”杨迁迅速的挂了电话,顺便把李医生的备注名改成了李老板,反复调整了几次呼吸才推开门笑着走出来,夏七月刚刷完碗正往他这边走,杨迁不自然的挠了挠头发:“七月啊,爸爸有事要告诉你。”

    夏七月洗碗的时候就在胡思乱想,之前杨迁打电话说是请假回来的,因为他表现出色领导不愿意他辞职,但是要随叫随到回去帮忙,此时听到杨迁说有事要说,有些失落:“爸爸你说。”

    杨迁拉着她坐下,语气尽量放慢来掩饰着自己的不安:“我后天早上要去一趟苏市,大概需要三四天时间。”他看着夏七月落寞的神情又说:“哎!七月,我几天就回来了,谁让你老爸太优秀了,你应该高兴领导对我如此器重,仿佛公司离了我都转不下去,哈哈!”

    “老爸,你笑的真尴尬。”夏七月看的出来,杨迁的心情也随着这一通电话变得有些郁郁寡欢,尴尬的笑只是为了她的安心,杨迁摸摸自己的脸:“有吗?老爸这么帅,哪里尴尬,不尴尬。”

    “我能陪你一起去吗?”夏七月看着他满眼期待,她每次问到老爸工作的时候,杨迁总是神神秘秘的不告诉她,好奇了很久也担心了很久,这一次她有点想去。

    杨迁躲过她的眼神,只觉得心里酸酸的,强颜欢笑的说:“你爸我是私人保镖,二十四小时待命,你跟我去,我还要操心你。”杨迁知道夏七月最害怕麻烦他了,果然点头:“那我等你回来。”

    “乖。”杨迁说:“也就三四天,我明天做好饭给你放冰箱里,每天热热就能吃。”

    夏七月拉着他的胳膊:“爸,我会做,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后天还要坐车。”什么样的父亲还能在出门之前还要把她这三天的饭做了,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吧。

    “你做的太难吃了,听话,以后你嫁人了老爸还能做几顿?”杨迁的声音有些哽咽,抬头看着灯,想把眼眶的湿润压回去,可惜没能成功。

    “爸,我可以不嫁人天天赖在家里吃你做的饭。”夏七月看着他抬起的头,知道杨迁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女儿也要巾帼不让须眉,这是杨迁经常教导自己的一句话,可现如今,却只是因为三四天的分离,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却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落了泪,还要强行仰头不让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夏七月早已泪流满面,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爸爸。

    “啊!家里的灯太亮了,回头还是换个瓦数低的吧,刺的我眼睛都看见星空了。”杨迁终于止住了眼泪,只是眼睛还微微发红:“别想着一辈子赖在我跟前,有机会的话...让我见见你那位同学吧。”

    “好,换灯泡,见同学。”夏七月听着杨迁强行不承认自己哭了的台词破涕而笑,搂着他的胳膊依偎着:“爸爸,谢谢你收养了我,让我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家。”

    她真的很感谢杨迁多年以来的教导和父爱,孤儿院里的孩子到现在还有很多没有被领养,依旧挤着大通铺演着一家三口的游戏,记得小时候她虽然没有和他们一起玩耍,但是每每看到演孩子的小朋友叫别人爸爸妈妈的时候,她的内心无比羡慕,而这份爱,杨迁毫无保留的部给了她。

    夏七月从心里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而这份幸福也不是别人能体会到的。

    杨迁好不容易缓和的情绪差点又一次因为这个句话而泪水决堤,缓了好久才笑着说:“七月啊,你同样给了我一个安家立业的信念啊。”

    走之前在夏七月的再三坚持下,杨迁还是没能做那三四天的饭,也没让夏七月送他去车站,因为他的治疗就在本市,他担心自己会露出马脚。

    回到家里,夏七月洗了这几天穿过的衣服,伸了个懒腰把自己打工存钱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决定去给杨迁买礼物。

    戴着口罩和帽子出了门,她依旧不想让谁认出自己,坐了直达市中心的九路公交车,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路,依旧门庭若市,车水马龙,街头都是潮男潮女,流行的发色偶尔还有吸睛的纹身,相比之下夏七月的样子过于简洁,仿佛与这繁华的景象格格不入。

    夏七月低着头拉了拉帽檐,下了车快步走进商场里,精挑细选了一件羽绒服和两件毛衣,质量都很好,之前杨迁的毛衣穿的都脱线了也没舍得换新的,为这事夏七月郁闷了许久,今天终于带够了钱,还买了他最喜欢的黑色。

    服务员给她打包好后她欢喜的走出了商城,似乎已经看到了杨迁穿上时的得意表情,这是我女儿给我买的。

    夏七月怀里抱着衣服心中欢喜,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抬着头走向公交车站,可还没走到,就看见有一个熟悉的男生和另外几个人冲着自己的方向走来,曾经的记忆一拥而上,抱着衣服的手心沁出了一层汗。

    夏七月急忙转身,脑袋压的低低的,刚往商场的方向快步走去,就听见身后的人惊讶的喊了一声:“夏七月!”

    只可惜即使是她的背影,还是被那人认出来了。

    夏七月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加快了速度向商场跑去。

    “我操!”后面的人骂了一句,接着喊道:“你他妈别跑!给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