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似乎都有乌常在说话,圣罗刹再次环顾,依然是不见人,遂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振翅疾飞,继续朝那尊巨大如天神的乌常法相飞去。

    可无论它飞多快,就是无法靠近。

    乌常法相忽松出一手,朝着飞行中的圣罗刹遥遥一抓。

    圣罗刹立见四周黑雾翻腾,如无数藤蔓般缠绕而来,纠缠的黑雾根本经不住它的挣脱,可无穷无尽的纠缠终究是让它动作陷入了迟滞中,飞不快了。

    “嘿嘿!”雪婆婆阴森森的笑声从黑雾中传来。

    圣罗刹闻声警觉,停止了飞行,不断挥翅、挥臂扫开暗透法力的缠绕黑雾,快速转身,警惕四周。

    结果雪婆婆未见到,反倒是见到四周的黑雾中浮现出几十个一模样的牧连泽来。

    几十个牧连泽法相面带微笑,缓缓向圣罗刹合围而来。

    圣罗刹面部诡异银纹闪动流光,怒了,骤然出手攻击,障眼法相不堪一击。

    击溃了一些又扑向另一些,可之前击溃之地的黑雾下又会重新浮现出新的来,不管它怎么杀,似乎永远杀之不绝,也似乎永远无法触及牧连泽的真身,反倒是合围而来的牧连泽法相离她越来越近。

    眼看反复重生的牧连泽法相已近前,圣罗刹骤然急转旋身,双翅横扫,想逼迫法相无法靠近。

    然黑雾似乎有意配合牧连泽法相的动作,纠缠下,圣罗刹旋身急扫的速度没那么快了。

    突然,一尊法相瞅准时机,骤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圣罗刹的一只翅膀,顺手又捞住了圣罗刹另一只扫来的翅膀。

    所有法相消失,牧连泽在圣罗刹身后现身,两手紧抓翅膀上的翅骨不放。

    圣罗刹大惊翻腾,双爪后挠,却够不着后面的人,不管她怎么翻腾也无法甩开后面的人。

    捞住双翅的牧连泽狞笑,“我让你多对翅膀动作快!”突一脚狠踹在了圣罗刹的后背,踹的圣罗刹口中呛血,并用脚蹬住圣罗刹后背,双手抓住翅膀施法力一掰!

    咔嚓脆响声传来,双翅关节断开的圣罗刹“啊”仰天悲鸣一声,脸上诡异银纹亦黯淡了几分,其承受的痛楚是外人所难以想象的。

    也正因为掰断了翅膀,挣扎中的圣罗刹有了角度,侧身一记脚爪抓去。

    牧连泽本想彻底扯下双翅的,结果发现皮肉太过坚韧,无法轻易扯下,又见狠厉一击来到,不得不撒手闪身急退躲避。

    圣罗刹转身欲追击,后方黑雾中突又蹿出元色,双掌轰出排山倒海般的连绵掌影,狂轰而来。

    黑雾中的法力迟滞下,加之重创之下妖力提振不及时,奋力扭身横双臂阻挡之下,圣罗刹依然被狂轰而来的掌影打的吐血狂飞而去。

    还没稳住身形,黑雾中又一根拐杖如雷霆之势而出。

    咣!再次被击飞的圣罗刹鲜血狂喷,凌乱翻滚中双臂一振,身上银辉骤然耀眼,稳住了身形快速环顾四周。

    一击之后的雪婆婆“嘿嘿”笑着,“好家伙!这身子骨还真结实,这样都打不死!”一张惨白的脸又慢慢隐退进了黑雾中。

    元色亦乐呵呵隐没在了黑雾中。

    而牧连泽又再次现身了,又是几十尊法相同时浮现,再次重演前奏,缓缓向圣罗刹靠近。

    双翅耷拉吊在身后的圣罗刹呲着獠牙甩动身形,却无法摆脱黑雾无休无止的纠缠,一双杀机沸腾的妖眼骤然瞅向乌常那尊依然巍峨巨大的法相。

    乌常依然如同一尊巨大的天神一般,合十漠然,垂视着众生儿戏一般。

    他没有出手,此时需要他施法操控“无边魔域”,只要将圣罗刹死死困在这里便够了,凭他的修为也无法做到既操控魔域,又在魔域中来去自如出手。

    眼看牧连泽又再次逼近,张开双臂的圣罗刹忽仰天发出“呀呀呀”节奏怪异的长啸声……

    躲在半座宫城屋内窥视上空的牛有道等人,只见上空乌云滚滚,其中不时传来的打斗声让这边心惊肉跳,不知情况如何。

    “乌常明显在诱圣罗刹进迷雾,圣罗刹恐怕有性命之忧!”盯着上空的牛有道喃喃一声。

    西海堂不知他为何如此担心圣罗刹的死活,云姬却是知道牛有道和圣罗刹之间关系的人,安慰道“乌常施展的术法还在,就说明圣罗刹还活着。”

    这里话刚落,便听乌云中传来尖锐刺耳的古怪“呀呀”声。

    牛有道皱眉,他一听便知是圣罗刹的声音,因为他以前听到过。

    “看四周!”西海堂突讶异一声。

    牛有道和云姬的目光立刻从上空收回,从屋瓦斜面平视而去,只见远处的奇幻森林中出现了流光飞舞的缤纷景象。

    数不清的红光,数不清的蓝光,数不清的白光,纷纷飞舞而起。

    白光是扇动翅膀而来的白翅罗刹,蓝光是扇动翅膀飞来的蓝翅罗刹,红光是扇动翅膀飞来的红翅罗刹,也是圣罗刹之下实力最强的血罗刹!

    目力能及之处,越来越多的白翅罗刹、蓝翅罗刹和血罗刹纷飞而来,数不清的蝶罗刹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

    三人抬头,看到遮天而过的蝶罗刹从屋顶上空呼呼阵风般掠过,声势要掀翻屋顶一般。

    密密麻麻的蝶罗刹急速射向了空中的那团翻滚乌云中,源源不断地冲入。

    如此庞大规模的蝶罗刹阵容,纵然是经常进入蝶梦幻界的万兽门掌门西海堂也未曾见过,这可比一般的“罗刹潮”壮观多了,尤其是还出现了数不清的血罗刹,看得三人目瞪口呆。

    牛有道明白了,圣罗刹发出的尖锐啸声应该是在召唤蝶罗刹,也意识到了,能让圣罗刹召唤帮手,应该是遇上了难以解决的麻烦,不禁忧心……

    “罗刹潮来了,小心!”乌常的声音突在翻滚乌云中回荡。

    话刚落,轰隆声骤响,藏身在乌云中的元色和雪婆婆被逼得现身了。

    两人连连出手,对潮水般涌来的蝶罗刹狂轰滥炸。

    奈何这群蝶罗刹都像疯了一般,不要命的疯狂冲来,打落一片,缺口又迅速被涌补上,杀之不绝,屠之不尽!

    尤其是实力强悍的血罗刹,连绵不绝的攻击之下,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攻击威力的。

    “小老弟,快用你的魔域术法牵制住罗刹潮!”元色吼了声。

    乌常有想翻白眼的冲动,很是无语,不知这死胖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老子的法力若能强悍到同时牵制住这么多蝶罗刹的地步,限制住一个圣罗刹还用这么麻烦?别说圣罗刹,连你们八个老家伙也能一举兜进来解决掉!

    想牵制住这么多蝶罗刹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牵制了,如此规模庞大的罗刹潮涌来,连他的魔域也没了作用。

    凭他的修为,他的魔域只能笼罩小小一域,根本装不下这么多的蝶罗刹。

    除非他法力无边,魔域能强悍到笼罩整个蝶梦幻界的地步。

    他的“无边魔域”只是凭借法力施展出的一种困人的阵法而已,对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根本没什么杀伤力。而要想困住人,他自己也必须一直施法驾驭才行。譬如对上九圣中的其他人就没用,杀不了他们,一直困着对方耗下去也没意义,持续施法控制大阵,没把别人耗垮,就得先把自己给耗垮了。

    若非如此,他早就以此术将九圣中的其他人给收拾了。

    转眼,滚滚如潮的蝶罗刹从四面八方涌入,元色和雪婆婆已不止是正面应对,而是要不断抵御四面八方而来的侵袭。

    合围圣罗刹的牧连泽法相也瞬间没了屁用,一尊尊法相被群拥而来的蝶罗刹给挤爆了,再施展法相也糊弄不下去了,再玩就是糊弄自己了,已不得不快速杀戮围攻的蝶罗刹。

    滚滚乌云快速收敛,乌常的高相也在快速缩小,没办法,无边魔域扛不住这么多东西的挤入,涌入的量比整个无边魔域的覆盖面还大,已经将无边魔域给挤爆了。

    他再以法相掩饰躲藏也没用了,乱冲而来的蝶罗刹已把他给逼得现身了,已在连连出手轰杀。

    高相收敛,滚滚乌云亦快速收入进了他的体内。

    一场突变,转眼而来。

    瞬间解围的圣罗刹以强大妖力浮空,口角带血的它,漠然环顾四周,眼睁睁看着族类被成片成片的屠杀,面容显得越发狰狞,獠牙渐渐呲起。

    “圣罗刹已负重伤,先联手把圣罗刹给解决了,不能白来一趟!”元色突又一声吼。

    闻声回头的圣罗刹嗖一声,先冲他去了。

    元色骤然回头,略惊,发现话多的人果然比较倒霉!

    应急,一掌狂轰出排山倒海般的掌影,却被成群扑来的蝶罗刹给扑灭,亦将阻挡的数不清的蝶罗刹给轰的死伤乱飞,甚至是血肉崩解。

    但一只银爪却透过纷飞血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元色瞬间与圣罗刹近距离面对上了,后者力道不容轻易摆脱,元色惊怒,一掌狂轰而出。

    圣罗刹身上银辉暴涨,似乎拼上命了,竟也不躲,一爪照着元色面门抓去。

    吃过元色的亏,知道他一身的肥肉透着古怪,这次直接照其脸上下手了,直插其双眼。

    元色大惊,紧急偏头躲过。

    圣罗刹顺势反爪一扣。

    元色只感觉一只眼睛一花,传来剧痛。

    轰!圣罗刹被近距离一掌给轰的呛血撒手而飞,扫入元色眼中的利爪未能灌入其眼眶中抠住。

    尽管如此,元色已是“啊”一声悲鸣,一手捂住了一只冒血的眼睛。

    趁机蜂拥而上的蝶罗刹群殴撕咬,将元色给层层包裹了,却发现咬不动,元色的皮肉中有古怪法力护体,咬之打滑。

    “啊!”怒吼中的元色双臂一振,拼尽力的澎湃法力将包裹的蝶罗刹给震飞了,脸上一只眼睛淌血,只有一只眼睛睁开着。

    ps补上月十六万月票加更。看到好多喊加更,硬着头皮通宵码字啊,大家忍心不投票鼓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