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家养小王妃 > 第1059章 每一世都是独立剧情因要求加写
    凛风迈着大步来到床前,恭敬的道:“王爷!”

    玉绝尘打量了凛风一眼,这个凛风,从他眼里便能看出,他对摄政王的忠心。

    他淡淡开口问:“凛风,跟着本王多久了?”

    凛风愣了愣,王爷问这是何意?难道是因为他保护不力,要责罚?责罚就责罚吧,本就是他保护王爷不周。该罚!

    凛风突然半膝跪地应道:“回王爷,八年!”

    王爷将他从狼口里救下他时,他只有十岁,想想,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八年了。

    玉绝尘心里也有了数,话锋一转:“凛风,本王,失忆了。”

    凛风愣住,“失忆?”

    玉绝尘想,至少,八年内的事情,从凛风这里就能知道大概。至于其他的,待他回去摄政王府,或者去皇宫看卷宗,也就能了如指掌了。

    凛风话音落,突然开口:“属下这就去叫太医过来。”

    凛风转身正欲离开,玉绝尘叫住了他:“等等!”

    凛风回头,玉绝尘道:“不必。本王只是失忆,并无其他大碍。将近年来对本王来说重要的事情一说一遍于本王听,或许,本王能记起一些。”

    凛风并未多想,应了一声便开口跟玉绝尘说起了有关“他”的事情。

    玉绝尘很认真的听着。

    白洛站在外面等了半晌,房门才突然打开,白洛猛地转身,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玉绝尘和凛风两个人的面孔。

    玉绝尘在前,凛风在他身后。

    白洛愣住,“玉绝尘,怎么下床了?”

    凛风出于本能,正欲开口责问白洛“王爷的名讳也是能直呼的!”

    话到嘴边,想起玉绝尘方才交代他的事情,玉绝尘说,

    “洛儿是本王的女人,以后见她如见本王!”

    凛风在玉绝尘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到过自家主子靠近过任何一个女子。他们甚至还为此事操碎了心。

    没想到,主子竟然早已有女人了,并且对这个女人似乎很上心。

    回过神,凛风颔首:“白姑娘。”

    白洛听到凛风如此恭敬的叫了她一声,她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露出洁白的牙齿:

    “凛风,以后多多关照。”

    凛风嘴角抽了抽,他可不敢!

    玉绝尘见白洛对凛风笑的如此好看,回头冷眼扫了一眼凛风,提醒:“备马车,回府!”

    凛风应了一声,急忙出去。

    玉绝尘低头看了一眼白洛,这丫头……

    回神,对白洛道:“跟我一起回摄政王府,以后这种地方不准再来。”

    白洛努嘴,“又不是我要来的,是那个坏弟弟玉凌羽让人把我抓来的。”

    玉绝尘见小丫头一副委屈无辜的样儿,目光也柔和了不少,“走吧。”

    白洛点头如捣蒜,开心的笑道:“是!王爷。”

    玉绝尘止步,提醒:“叫我名字。”

    “哦,好,玉绝尘。”

    此时,凌王府,玉凌羽因为玉绝尘的事情正高兴着,身边的随从疾步上前掩嘴在玉凌羽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玉凌羽表情瞬间变得难看,

    “说什么?玉绝尘将人带回摄政王府了?还亲自抱她上马车?”

    玉凌羽的心突然突突突的,慌得厉害。

    随从应道:“是,王爷。”

    玉凌羽摆了摆手:“给本王滚!”

    急忙低着头退下。

    玉凌羽呆呆的盯着前方,浑身僵硬。

    他以为依照玉绝尘的性子,中了那种药,又与他最厌恶的异类发生关系,他会恶心,会发病到失去理智,会恼怒的杀了那个女人。

    如此,他玉凌羽也算是一箭双雕了。

    只是没想到,玉绝竟然将人带回摄政王府了!所以,他没有发病,所以,这种不实的传言是假的!

    想到此,玉凌羽脑子里嗡嗡作响,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感觉自己很快就要完蛋了。

    坐立不安的他从椅子上腾的起身,疾步出了书房。

    与此同时,摄政王府门外,玉绝尘从马车上下来,他看了一眼白洛,“下来吧,到了。”

    白洛从里面探头出来,看了一眼门口那两头格外威武的石狮子,正欲跳下马车,被玉绝尘拦住:

    “我抱。”

    凛风站在一旁已经风中凌乱,王爷宠女人,原来是这样的……温柔。他跟着王爷这么久,从未见到过如此温柔的王爷,这是头一次!

    白洛笑:“不用,玉绝尘,不必跟我这么客气。”

    心里却在嘀咕,他这么殷勤,是不是担心她将他占据摄政王身体的事情抖出来?

    见状,白洛微微倾身,凑到玉绝尘耳边用仅能两人听到的声音道:

    “玉绝尘,放心,那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保证,守口如瓶。”

    温热的口气喷洒在玉绝尘耳边,玉绝尘的心尖抖了抖,喉结滚动,直接两人横抱起。

    白洛大惊,本能的搂住玉绝尘的脖子,“喂,真的不用……”

    话还未说完,接收到玉绝尘的视线,白洛瞬间闭口。任由他抱着她入了王府。

    白洛承认,摄政王长得很好看,也承认自己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玉绝尘,毕竟,传闻中的摄政王挺凶!挺残暴。

    回过神,白洛压低声音对玉绝尘道:“玉绝尘,咱商量个事?”

    玉绝尘:“嗯?”

    “能不能别这么凶?”

    “害怕我?”

    玉绝尘的心情顿时不好了,小丫头竟然怕他!

    白洛摇头,“也不是怕,就是不高兴的时候看起来很凶,就像刚才。”

    玉绝尘嘴角突然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闪过,

    “那可以说些好听的话,我就没这么凶了。”

    白洛眼珠子转了转,笑道,

    “玉绝尘,有没有跟说过,的眼睛像星星?”很美很耀眼。

    玉绝尘脚步顿了顿,应声,“没有。”

    “那听到我夸,不开心吗?”

    玉绝尘看着怀里的人,又抬起头看着前面的路,薄唇微扬:“那觉得我现在凶么?”

    白洛摇头,“不凶。”

    说完,忍不住嘿嘿笑了笑。

    玉绝尘将白洛送进了他的寝室,又命人在他寝室隔壁收拾出了一间房出来作为他夜里就寝的地方。安排好后,他便去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