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 1012:千人版吃鸡(中)
    裴叶是以皇三子女伴的身份进入顾家酒宴的。

    甫一出场就受到各方名媛贵妇的关注,甚至有人低声窃窃私语,好奇裴叶的身份。裴叶这张脸太陌生了,看着也不像从娱乐圈带来当花瓶的女星,他们也没听说皇三子有热的情人。

    冥叔夜还想跟裴叶跳舞,被她果断拒绝。

    踩着这么一双高跟鞋别说跳舞,她多站一会儿都觉得脚后跟难受。

    那些爱穿高跟鞋的妹子是怎么练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谁觉得高跟鞋穿着更婀娜多姿……”她只觉得双脚受罪。

    这玩意儿在她看来就是美化后的裹脚布,限制行走和奔跑能力,经常穿还会使小腿的肌肉萎缩。这对于一个战士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在“美”跟“力量”之间,她果断选择后者。

    裴叶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让双脚歇一歇。

    这时,一双装着崭新平底女鞋的鞋盒出现在她跟前,顺着那双手往上看,来人居然是韩致光。韩致光坦坦荡荡地说:“别这么看我,是少帅让我捎给,说不习惯那种礼鞋。”

    他也惨啊,没有女伴只能跟自家弟弟凑合,还得吃自家少帅强行塞来的狗粮。

    裴叶没有客气,打开鞋盒取出那双女鞋套上试了试。

    大小刚刚好,非常合脚。

    韩致光也注意到这个细节,意味深长道:“少帅真是有心了……”

    头一回春心萌动就搞姐弟,啧啧,小奶狗演得不错。

    “只是酒宴还没有结束……”

    正确来说是刚刚开始,裴叶现在还用不上。

    裴叶笑道:“那未必,兴许等会儿就能派上用场……”

    她进入顾家酒宴就发现不少不怀好意的恶意目光,其中又以顾家兄弟最浓烈。

    他们沉得住气,没有夹枪带棒,反而礼数周到,将裴叶当做皇三子女伴奉为座上宾。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里杀机已经若隐若现。

    韩致光被权此君叮嘱过,知道裴叶有可能在酒宴上遭遇危险。

    他奉少帅命令来当“护花使者”。

    韩致尘跟熟人寒暄两句,一回头就看到哥哥不见了,找了半天才找到人,顿时气结。

    他担心自家哥哥,自家哥哥却在角落泡皇三子带来的花瓶女伴?

    定睛再一看,这不是“筱蓝”老师?

    “哥!”

    电光石火间,韩致尘决定去当“电灯泡”,使劲浑身解数,绝对不给自家哥哥施展的机会。皇三子盯上的女人,甭管她是谁都只剩下一个标签——麻烦!

    韩致光:“……”

    这弟弟怕不是脑子有猫病。

    皇三子才是这场酒宴的主角,不仅受到顾家兄弟的热情接待,还有一堆素日星的政商名流想跟他套近乎。裴叶这个“隐形主角”反而没人理会,跟韩家兄弟蹲在角落大快朵颐。

    “们好歹也是素日星另一巨头,就这么让顾家兄弟独领风骚?”

    韩致光翻白眼:“不然呢?跟他们攀比谁更虚伪谁更骚吗?”

    韩致尘听了差点儿被口水呛到。

    什么叫骚?

    好歹是人家的主场,嘴上留点儿余地吧。

    韩致光又道:“别学他们,安安分分当的二代,只要会啃老不搞事情就行……”

    韩致尘:“……”

    吃了一回儿瓜,韩致尘耳尖听到有人起了争执。

    他伸长脖子探头探脑,准备起身去看看,却被自家哥哥一巴掌打了后脑勺。

    “哥——”

    “安静吃瓜,凑什么热闹。”

    韩致尘:“……”

    裴叶:“……”

    该说顾朝颜不愧是这本大女主小说的女主吗?

    即便被裴叶介入丧失了“神兽血脉”,少了天之娇女人设最大的金手指跟筹码,但剧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根据逢酒宴必有炮灰找虐的原则,顾朝颜果然被人找茬了。

    只是,这回找她茬的人是顾寒霜的爱慕者,专门来为顾寒霜出气的。

    裴叶看了一会儿摇头:“但凡主角有点落魄就迫不及待跳出来的,不是炮灰就是小丑。”

    顾朝颜是没了神兽血脉,但她在【生死之隙】的经历不是假的,碾压她们几个绰绰有余。

    跟原著小说不同的是,原著的顾朝颜被三个哥哥和顾家父母无条件宠爱着,她打脸炮灰的高光时刻落在他们眼中也是率性可爱。每人都打着“妹妹/女儿吃亏,我就给她撑腰”的主意。

    但今时不同往日,她失去最大的价值,打脸炮灰的行为可就不讨喜了。

    果不其然,听到动静的顾家兄弟过来问名前因后果,先跟被打脸的炮灰轻声道歉,转头又严厉教训了顾朝颜怠慢顾家的贵客,顾家父母也沉着脸,根本不管这事儿是炮灰先挑的头。

    顾朝颜看着他们的嘴脸,攥起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面上闪过屈辱之色。

    被顾家一众欺负的她做了个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决定。

    跟裴叶示好。

    “附近有埋伏。”

    她现在没打算脱离顾家,但也不想顾家这些伪君子太舒服。

    裴叶看着顾朝颜留下一段加密信息就离开的背影,无语凝噎。

    扭头问韩家兄弟。

    “们吃饱了吗?”

    韩致尘翻白眼:“这种场合,谁是奔着吃饱来的?”

    “我只是好心提醒们吃饱一点。”

    韩家兄弟不解其意。

    裴叶换上权此君送的鞋子,瞅了瞅蛋糕旁用来装饰的华丽绸缎,将它抽了下来。三下五除二将原先华丽但碍手碍脚的礼裙“改造”成另一番模样。

    “干嘛?”

    韩致尘正准备上前阻拦,地面突然摇晃起来,远处响起巨大爆炸声。

    刚刚还体面优雅的名流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高声尖叫,人群乱做一团。

    坐镇幕后的顾寒霜面色冷沉。

    “谁允许们提前动手的?”

    遭受斥责的属下也一脸懵逼。

    他们没有动手啊……

    没多会儿,更坏的消息传来。

    爆炸中心就在顾乘风兄弟以及冥叔夜附近。

    听到这一消息,顾寒霜的表情由酱紫转为铁青。

    行动暴露了,而且——

    负责此次行动的死士中间出了叛徒。

    若非如此,怎么目标附近没事,反而是酒宴东道主跟皇三子出事了?

    若皇三子出事……

    顾寒霜打了个激灵。

    皇三子在顾家酒宴遇刺被杀,皇室追究起来,顾家怕是在劫难逃。

    是谁这么狠辣要顾家于死地?

    一时间,他的记忆又回到了前世,无数阴霾压在他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