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 > 第八百零九章 京中乱局
    钱宅后院。

    谭氏和陆氏带着几个侍女众星拱月的将小七围在中间,钱渊西去两个月了,小七的肚子早就大起来了,眼看着就要临产,而钱渊还没有回来。

    女人生产向来是鬼门关,特别是第一胎,这段时间谭氏和陆氏天天陪着小七,甚至刻意的指责钱渊……就怕小七心情不好。

    “没事,他回来也帮不上忙,都已经安排好了。”小七神情温和的很,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埋怨。

    谭氏松了口气,但还是嘀咕了几句,陆氏也在帮腔,说起自己当年生长女,丈夫早上去翰林院,晚上回家才知道当爹了。

    一旁的小妹瞄了眼嫂嫂,她是知道这位二嫂的性情的,二哥要是赶不回来,只怕没什么好果子吃。

    回家的路上,在马车上,小妹还特地说笑了几句,林烃撇嘴道:“如今京中局势复杂难言,舅兄恰好出京巡视地方,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回来。”

    “复杂难言?”

    “嗯。”林烃有点心不在焉。

    这一年多来朝局变幻莫测,林家也被卷入其中,虽然家族没有和随园挂上钩,但林烃本人……在大半年前那场大斗殴后,他被视为随园一员。

    钱渊出京至今不归,却在出京前三日选择让林烃迎亲,这说明钱渊是有着短时间内不回京的计划的。

    早在谭氏携女入京那日,林家就在和钱家商议婚期,但一直没定下,冷不丁突然成亲,林烃难免心中有些疑惑。

    而最近几日的一些流言蜚语让林烃有了些隐隐的猜测。

    京中流言,太医院院判及数名御医大半个月都没出过西苑,陛下病重难以起身。

    如果陛下驾崩,短时间内婚期必定会延期。

    林烃在随园也厮混了大半年,很清楚钱渊、徐渭两人都是简在帝心,应该是知道点内情的。

    回到家,林烃先陪妻子回了小院,才转身去了书房,自从林烃成亲后,林庭机一家都迁居到老宅。

    “噢噢噢……”一进书房,听了李默的只言片语,林烃不由惊叹,“果然如此!”

    看李默的视线转过来,林烃犹豫了下才将自己的猜测说出口。

    “的确如此,两个多月前,陛下呕吐不止,召御医问诊,当时钱展才和徐文长都在场。”李默低声道,他脾气有点像夏言,对太监很不感冒,这消息两个多月才知道。

    事实上,这个消息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因为从今日起,内阁徐阶、吴山、李默、吕本四人,每夜一人轮值西苑,以防不忍言之事。

    这等于证明了嘉靖帝的确病重的消息。

    李默咬牙切齿的在心里琢磨,徐阶那厮必定早就知道了,也不知道这段时日暗地里做了些什么勾当。

    书房里一片寂静,而距离这儿并不算太远的徐宅书房里,则是一片喜气洋洋……虽然没说出口,但这喜气却浮现在每个人的心头,每个人的脸上。

    徐阶的确早就知道嘉靖帝病重的消息,早在钱渊、徐渭觐见碰到嘉靖帝呕吐、神志不清产生幻觉的第二日,徐阶就知道了。

    对此,徐阶第一个念头是,终于快要熬出头了!

    这位天子少年登基,御宇近四十载……徐阶觉得,要不是修道炼丹,自己只怕熬不过对方。

    先是严世蕃被劫杀,后是严嵩没有致仕或罢官而是死在任上,再之后徐阶得知,严嵩死前将所有家财送入内承运库……从那之后,徐阶就死了在嘉靖一朝扬眉吐气的念头。

    不得不说,严嵩这一手挺狠的,徐阶清算严党或许有可能,但清算严嵩身后事甚至找严嵩那些孙子算账,那就难了。

    事实上,严嵩两个义子赵文华还是工部尚书,鄢懋卿还是大理寺卿,虽然前者两次上书请求致仕,但嘉靖帝留中不发,这已经显示出了态度。

    徐阶知道,嘉靖帝驾崩,裕王登基为帝,自己才有施展手段的机会和空间,毕竟自己是内阁首辅,而高拱只兼任礼部侍郎,短时间内很难得以入阁。

    陆光祖轻声道:“师相,克柔来消息了,已然两次拜访刘老夫人。”

    “本朝之冤首在于少保,次在曾子重。”冯天驭笑道:“元辅此举,妙至毫巅。”

    曾铣被冤杀的确令天下人动容,但最重要的是,前内阁首辅夏言因此而被弃市,成为明代第一位被杀的内阁首辅。

    当年曾铣入狱论罪,三司会审定类比守边将帅失守城寨的罪名,而嘉靖帝不满发回重审,最后是以串通内阁官员的罪名论死。

    等嘉靖帝驾崩,裕王登基,先由曾铣案引出夏言案,再由夏言案引发诸多舆论,最后矛头直指严嵩,清洗严党,召回诸多良臣,徐阶相信,就算顶了个妄杀严世蕃的黑锅,自己也能拥有足够执掌朝政的威望和底气。

    严嵩!

    你觉得你死了,就万事皆休了吗?!

    徐阶阴测测的盯着窗外被洒下的月光照得亮堂堂的花坛,严嵩,就算你死了,化作鬼魂,也要睁大眼睛仔细看着!

    看着老夫如何收拾你留下的赵文华、鄢懋卿、董份、刘伯安,还有内阁那个当年阴了自己一把的吕本!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虽然你死了,你儿子也死了,但你孙子孙女还没死绝……严绍庆、严绍庭、严绍康、严绍庚,还有你那个和孔家定亲的孙女!

    不能将你挫骨扬灰是我此生憾事,不折腾你这些孙辈,如何能解我这十余年心头之愤呢?!

    可惜严世蕃已经死了……徐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到现在他也猜不到到底是谁杀了严世蕃。

    但徐阶可以肯定,不管是谁,都不会站出来承认,这个黑锅只能自己来顶。

    顶这个黑锅毫无疑问是吃亏的,短期来看,自己被陛下排斥,内阁里吃了不少亏,间接促使李默起复入阁,南京唯一的重要棋子户部尚书马坤被杀。

    长期来看,这种阴蓄死士行刺的手段,必然让徐阶颇受指责,甚至会影响到徐家后人的仕途。

    但徐阶不在乎这些,反正陛下驾崩,裕王对严世蕃压根就没什么好感,如此手段虽然受人诟病,但同时也带着极强的威慑力。

    而徐家后人……徐阶也心知肚明,长子次子都是不成器的,幼子也好不到哪儿去,而老家那群……更是废物,到现在整个徐家,除了徐阶和徐涉,别说进士举人了,连个秀才都没有。

    目前来看,顶这个黑锅最大的问题在于……徐阶的视线转向了一直沉默的女婿张居正。

    自从投入徐阶门下,张居正出谋划策,后来成为东门快婿,更是为徐阶心腹,但自从今年初入裕王府,与高新郑交好,徐阶明显感觉到张居正有疏远之迹。

    究其根本,一方面在于高拱、裕王代表的通天大道,另一方面,徐阶猜测可能有严世蕃之死的原因。

    从这个角度来说,徐阶是个不折不扣的官僚,所以后世对其的评价远在张居正之下,他始终不知道张居正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