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天下第一 > 1150 龙涎的威力
    w.co

    公孙火一直都以为是云中子提前得到消息,才命陈冬过来报信、送药,结果云中子根本就不知道?

    听到这话,公孙火当然一脸诧异:“怎么回事?”

    陈冬沉思片刻,说道:“公孙掌门,您知道我‘除魔大帅’之位被革除的事吧?”

    “略有耳闻。”公孙火说:“你不是还被赶回青云观了么?”

    “是的。”陈冬继续说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啊?!”公孙火愈发震惊。

    陈冬当然不会告诉公孙火自己在青云观的经历,一来家丑不可外扬,二来也没什么好说。他只说自己杀敌心切,所以不顾云中子的命令,又悄悄跑到南方来,看有什么除魔的机会,来到福城纯属巧合。

    公孙火愣了半晌,才笑着道:“你小子也够胆大的,你们掌门人的话都敢不听啊?”

    陈冬说道:“我也怕啊,所以公孙掌门,千万别说我在您这,不然掌门人肯定又要赶我回去!”

    公孙火哭笑不得地说:“这次杀死狮天王,你可是立了大功的,确定不让云大帅知道吗?”

    陈冬摇头:“我杀敌,不是为了立功,就是对魔族恨之入骨!公孙掌门,拜托您了,就当我没来过这里,狮天王是您一个人杀死的。”

    谎报军情可是重罪,公孙火一般不会干这种事,但陈冬提出这种要求还真难以拒绝。

    公孙火沉思良久,才说:“好吧,我可以帮你瞒着这事,但你在福城的事,无数人看到了,毕竟人多嘴杂,迟早传到云大帅耳朵里……云大帅问起来,我可得实话实说了。”

    陈冬笑着道:“好,谢谢公孙掌门。”

    公孙火便重新写了封信,说狮天王突然来袭,自己率领大军抗敌,最终成功将狮天王斩杀。

    写完以后,公孙火都觉得面颊发红,询问陈冬:“这么写合适吗,好像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陈冬笑着说道:“合适,非常合适!”

    到第二天,云中子便回信,大大赞扬了公孙火一番,还说紫火门不愧是众多门派中的表率,从此以后可以青史留名、万年永存。

    看着这封回信,公孙火再次脸红不已,对陈冬说:“希望早点真相大白,明明你的功劳最大。”

    接下来的几天,陈冬便在福城呆着,一为养伤,二为私心。

    随着级别慢慢升高,超神级丹药的作用也渐渐式微,以往一天就能恢复彻底的伤,如今却至少需要两三天了。

    但终归是好了。

    除掉狮天王后,紫火门获得了不少战利品,除了分发给手下的众人外,还特意多准备了一份交给陈冬。

    足足一亿灵石。

    由公孙火亲自来送。

    陈冬收了下来,毕竟这是他应得的。

    陈冬本来就有七亿灵石,现在成了八亿。

    这几天来,公孙火每天都来找陈冬聊天,渐渐的关系也熟络起来。

    感觉时机到了,陈冬便摸出一个小瓷瓶来,说道:“公孙掌门,我这次来福城,其实还有一些私事,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公孙火疑惑地问:“什么东西?”

    陈冬将瓷瓶的盖子打开,一股异香顿时飘出,火红色的粘稠液体在瓶中晃荡。

    “这是……这是……”公孙火激动到发起抖来:“龙涎?”

    “不错,不知道公孙掌门需不需要……”

    “需要,太需要了!”

    公孙火愈发激动,伸手接过瓷瓶,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来匪夷所思地说:“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玩意儿的?还有,这龙涎,你是从哪里搞来的?”

    陈冬说道:“公孙掌门,知道幽暗森林吧?”

    公孙火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幽暗森林,他去过不止一次,就是为了求这龙涎,可惜每次都无功而返。

    陈冬继续说道:“幽暗森林在中原郡境内,距离我们青云观也不远。几百年前,我们掌门人和白龙皇签下‘互不侵犯’的条约,但实际上彼此也有一些联系,白龙皇还是蛮给我们青云观面子的。作为青云观最杰出的弟子,我也去过几次幽暗森林,有幸认识了白龙皇,甚至聊过几次天……”

    这番话当然是陈冬瞎掰的。

    不过无所谓,公孙火信了就好。

    公孙火面色凝重地说:“白龙皇……提过我?”

    “是的。”陈冬点了点头:“我知道您需要这东西,所以就求来了。”

    这番话,陈冬准备了好几天,说起来自然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公孙火果然没有怀疑,表情愈发激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半晌才颤声道:“陈……陈冬,真的是谢谢你了……对了,你体内不是也有紫色火种么,既然你能从白龙皇那里讨来龙涎,可以多要一些,火种的威力也能加强……修炼过程虽然痛苦了些,但能实实在在地变强啊!”

    这个秘密,公孙火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现在为了报答陈冬,当即说了出来。

    其实,陈冬从白龙皇那里已经知道这件事,但让他喝白龙皇的痰,实在下不了口。更何况,他的两股内力可以相融,这是他最强的杀手锏,对火种也就不是那么上心。

    陈冬点点头说:“谢谢公孙掌门指点,不过我有其他事情相求。”

    公孙火一听,立刻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只要我办得到,一定鼎力相助!”

    陈冬便道:“公孙掌门,我对魔族真是恨之入骨,杀天王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常言道擒贼先擒王,我想杀掉哈尔曼,你能帮我接近他么?”

    公孙火自然吓了一大跳:“你……你要杀哈尔曼?”

    陈冬点了点头:“是的。”

    “不行不行……”公孙火立刻摇头:“哈尔曼可是相当强的,不仅实力早就到了九级通圣巅峰,而且各种秘术、手段颇多,就连你们云掌门当初在他手上也吃过亏,后来联合数位高手才除掉他。你……我也不是看不起你,我知道你是青云观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将来或许能够和他一战,但是现在还不可以……”

    陈冬打断了他:“公孙掌门,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也是有些把握的。具体会怎么做,我也不太方便透露,您帮我接近哈尔曼就行了。”

    公孙火诧异地看着陈冬,沉默许久才道:“我哪有办法帮你接近哈尔曼啊……”

    陈冬试探着道:“您有认识哈尔曼身边的人么?”

    公孙火说:“他们都是魔族,我怎么可能认识呢?”

    陈冬真想说一句:“我知道你和哈尔曼的四老婆黛布是老相好。”

    但又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再次暗示:“真的不认识吗?”

    公孙火说:“真的不认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认识?”

    好嘛,这是要装到底了?

    陈冬无奈地看着公孙火,公孙火则迷茫地看着他。

    陈冬明白,即便自己指着公孙火的鼻子,说我知道你和哈尔曼的四老婆黛布有一腿,他也是断然不会承认的了。

    既然如此,陈冬也不打算再问了。

    陈冬决定留在福城,他从白龙皇的口中知道,公孙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和黛布见一面,这个时间并不固定,有时候十天,有时候半个月,但肯定会见面。

    陈冬就守在这,抓他们个现形,到时候看公孙火还怎么抵赖?

    想到这里,陈冬便面色平静地说:“既然公孙掌门不认识,那就算了。”

    “那这个……”公孙火面带难色地举着瓷瓶。

    没有帮到陈冬的忙,哪好意思收人家的东西?

    陈冬笑着说道:“公孙掌门收着吧,本来就是送给您的。”

    公孙火咧嘴笑了起来:“那就谢谢你了。”

    ……

    从这天起,陈冬便在福城住了下来。

    就在城主府中,陈冬特意挑了一间距离公孙火很近的厢房。

    这样一来,公孙火无论干什么,都逃不过陈冬的一双火眼金睛。

    公孙火似乎也没防着陈冬,对于陈冬的一切要求都满足了。

    连续几天,公孙火都没出门,在他房间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

    陈冬知道,那是公孙火在服用龙涎,淬炼自己身体里的紫色火种。

    没想到这么痛苦。

    几天过后,公孙火出关了,一张面颊竟然更加通红,简直像一个恐怖的小火人,单单站在他的身边,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炙热温度。

    公孙火出关后,第一时间来找陈冬。

    “我又变强了些!”公孙火激动地说:“真的,你也可以试试……”

    “哦,好……”看到公孙火满面赤红,陈冬着实有点被吓到了,想到自己要是常年这样……

    算了算了,还是顾及些形象吧。

    “你讨龙涎的时候,记得再帮我讨一些……”公孙火小心翼翼地说。

    “可以。”陈冬笑了起来。

    说来也巧,就是当天晚上,一个神秘的黑衣人突然进入城主府。

    那时已是三更,陈冬本来已经睡了,途中起了个夜,顺着窗户往外一看,就见一个浑身黑衣,头戴斗篷的人,正朝公孙火的屋子走去。

    看身形,似乎像个女人。

    陈冬福至心灵,推开窗户试着叫了一声:“黛布?”

    “嗯?”那人回过头来。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