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我家女婿好邪门 > 第116章 你是不是男人啊
    萧卓怒了:“老兄,谁勾引叶珍珍了?小心我告你污蔑啊!”

    “告我?”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对萧卓问:“知道我是谁么?”

    萧卓摇摇头:“我他吗哪里知道你是谁?”

    见到萧卓不认识他,中年男人的脸更臭了,他挥了挥手,示意他的手下的替他回答。

    一个长得三大五粗,戴着墨镜的保镖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对萧卓说:“这位先生是李泽磊李大导演,出生于帝都市演艺世家,曾指导上百部优秀电影电视剧……”

    “打住打住!”萧卓急忙叫停,特么这墨镜男像念百科一样絮絮叨叨,眼前这男的是谁,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李大导演,你来找我做什么?是不是看我长得帅,所以想请我去演男一号啊?没问题,只要片酬过得去,我演!”萧卓拍了拍胸脯,油腔滑调。

    “做尼玛的春秋美梦呢?”李泽磊怒了:“别在我面前哔哔赖赖,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

    萧卓瞅了瞅站在一旁埋头抽泣的叶珍珍,顿时恍然大悟,肯定是李泽磊看见了八卦新闻上的那张照片,所以把自己当成了“勾引”他新欢的“小白脸”?

    “李大导演,你误会了,我对你的新欢,一毛钱兴趣都没有。”

    “呵呵。”李泽磊呵呵两声,掏出了兜里的雪茄,让身侧的保镖点燃。

    “没兴趣你们还大晚上的在医院附近私会?你知道有人传言你们当时在做什么么?”

    “做什么?”萧卓问,他和叶珍珍能他吗的做出什么事?

    李泽磊冷哼道:“有人说,你带叶珍珍来医院堕胎!说!你们到底背着我干了什么事?!”

    萧卓挖挖耳朵,白了他一眼:“大兄弟,你淡定一点。我萧卓对天发誓,绝对对叶珍珍没有一毛钱兴趣,倘若有违誓言,天打雷劈!”

    “轰隆!”很不巧,天空响起了一道闷雷。

    萧卓蒙圈了,这老天爷不给面子啊!

    病房内的气氛冷到了极致,李泽磊冷着脸,活脱脱一副被戴了绿帽的样子。

    “他奶奶!”李泽磊把手里的雪茄往地上一扔,一脚踩在了雪茄上,反复碾压。

    “敢绿本大爷?大爷我让你变成废物!来人!把这野男人的裤子给我扒了!”

    萧卓赶紧护住了自己的裆部:“你……你们做什么啊?光天化日之下扒裤子多不文明啊?要是你们想看,那……那咱们一起去洗手间呗。”

    望着萧卓一脸无辜的样子,李泽磊的怒气又烈了几分,这男人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绿了他不说,还敢在他面前耍嘴皮子,简直欺人太甚!

    “给我把他阉了!”李泽磊一声令下,几个三大五粗的保镖纷纷捋起袖子,朝萧卓走了过来。

    “唉,慢着慢着!”萧卓拼了命也要保护自己的命根子,这李泽磊太不像话了,怎么可能单凭一张照片就随意下定论!

    “臭小子,废你第三条腿,已经是本大爷对你最大的仁慈!以往那些绿了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李泽磊又点燃了一根雪茄,在病房里吞云吐雾。

    萧卓十分不爽:“老哥,绿你的,是江凌浩,可不是我。江凌浩现在就在这间医院里,你要捉奸,也得去找他啊!”

    江凌浩和叶珍珍的关系李泽磊也不是不知,只是,江家的势力要比这个小白脸大多了,他想撒气当然要找无权无势的萧卓,怎么可能蠢到去招惹江凌浩。

    “臭小子,不要垂死挣扎了,来人,动手!”

    “哎!慢着!”萧卓又说:“老哥,你不能被舆论迷惑了双眼,我和叶珍珍是真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信,你问她呗。”

    叶珍珍站在一旁不停地啜泣,李泽磊看见新闻的第一时间,就抽了她一巴掌。然后就急匆匆地带人来找萧卓,还真没冷静下来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珍珍,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叶珍珍吸了吸鼻子,当时,她是为了拿到李泽磊新电影的女主角,才想着要勾引他,现在电影也已经拍完了,她本想脱离李泽磊的控制,谁知,李泽磊的占有欲十分的强,一直都不愿意对她放手。

    李泽磊知道她和江凌浩的关系,但他不敢惹江家。

    如果被他知道,自己也曾和刘智明有过关系,他会不会去报复刘智明?

    叶珍珍对刘智明掏心掏肺,换来的,却是刘智明的抛弃和羞辱。

    要说她心里不怨,那是不可能的。刘氏集团虽然在帝都地位不低,但始终比李泽磊的娱乐公司略逊一筹。

    李泽磊不敢招惹江凌浩,但他,肯定不会把刘智明放在眼里。

    叶珍珍决定了,她要把自己和刘智明的关系盘托出,她要借着李泽磊的手,去报复刘智明!

    为了报复刘智明,以解心头之气,叶珍珍豁出去了,她朱唇一咬,哽咽道:“李导,我和萧卓确实没有任何关系,我身为高高在上的女明星,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

    尼玛!你解释归解释,还顺带踩劳资一脚,劳资心里委屈啊!

    萧卓表示委屈极了,他刚想开口杠回去,只听叶珍珍又说。

    “其实,和我一直保持着男女关系的人是刘智明。当时,他指使我勾引你,为的就是你新电影女主角的位置。他说,他帮我抛砖引玉,给我一个认识你的机会,等到事成之后,他再让我分他一部分片酬。”

    “刘智明?!”李泽磊瞬间勃然大怒,这个刘智明,为人城府深,心机重,明面上是个正人君子,暗地里使刀子的事他干得不少,没想到,自己还曾经被他摆过一道。

    刘智明仗着自己年轻有为,时常在李泽磊面前摆架子,如今还绿到了李泽磊头上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李泽磊还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啪!”李泽磊又抽了叶珍珍一巴掌,劈头盖脸地把她骂了一顿:“贱人!为了你,我和我妻子离了婚,想要风风光光地娶你回家,你说你要以事业为重,我也从来没强迫你!”

    “我隔三差五的给你钱,给你买车买房,就连你勾引江家兄弟,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还伙同刘智明来坑我!真是贱人!”

    李泽磊气急败坏,又抽了她两个嘴巴子,才舍得离开。

    病房里,只剩下缩在墙角埋头痛哭的叶珍珍,和坐在床上看戏的萧卓。

    萧卓不是中央空调,对于叶珍珍这种恬不知耻的女人,他也不想浪费精力去安慰,毕竟,这一切都是她的自作自受。

    萧卓给她扔了一包纸:“大姐,我要睡觉,你出去哭吧。”

    叶珍珍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她缓缓抬起头,脸上的妆都哭花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叶珍珍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萧卓剑眉一皱:“难道我是女人吗?”

    叶珍珍用纸巾擦了擦哭红的脸,哽咽说:“你……你就不能来哄哄我吗?”

    哄你?凭什么?你配吗?你怼我老婆,骂我是吃软饭的,你还有脸让我哄你?

    借个地儿给你哭就不错了!哪儿来的自信呢?世界的男人都要围着你转啊?

    话刚到嘴边,就被萧卓给咽了回去。

    他怕自己说得太绝情,叶珍珍一时想不开去跳楼那就糟了。他倒不是心疼叶珍珍的命,只担心事发之后,自己会赔钱。

    于是,萧卓非常直男地说了两个字:“不能。”

    “呜呜呜——”叶珍珍的玻璃心被萧卓扎透了,她双手捂着脸,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终于把叶珍珍给打发走了,萧卓心里松了一口气:“呼——耳根子清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