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王爷,王妃貌美还狠凶 > 第1076章 不会为难你
    第1076章 不会为难

    明睿的话得到了证实,明成安确实打算在新京做买卖,毕竟新京才是整个大越经济的中心,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他们是商人,可他们也想要入仕,想要改变自身的阶层,而且,有了官场背景,他们明家以后做生意也会顺利。

    明成安废了好大劲才在新京站稳脚跟,当陈诗诗坚决的提出要回扬州的时候,明成安表示很不解。

    陈诗诗不能说理由,明成安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在新京打通了关系,如今铺子已经开起来了,不会有问题的。”

    他以为陈诗诗是担心赔钱。

    陈诗诗还能说什么?

    她什么都不能说,这么多年,她活的战战兢兢,好不容易到了今天这一步,她不允许自己的生活出现问题。

    明睿心情也很复杂,他恨卫氏夫妇,可是要他害卫平安,他还是做不到,卫平安到底是个小孩子。

    陈诗诗决定和儿子谈谈。

    这一天,明成安出门去了,陈诗诗将下人遣了出去,把明睿叫到了跟前。

    母子两个人相顾,却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

    “都知道了?”陈诗诗忽然问。

    明睿抬头看着她:”我真的是齐王的儿子吗?”

    陈诗诗点头。

    明睿抬头看着她,他咬着嘴唇,等陈诗诗说话。

    陈诗诗知道,儿子不小了,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就必须快刀斩乱麻,解决了。

    “当年…”

    陈诗诗将当年的事情说了,她是怎么都嫁给齐王,为了什么目的也说了,最后齐王兵败死了之后,她如何怀孕如何生下他等等…

    陈诗诗道:“那时候我还年轻,总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卫琮曦是我表哥,我喜欢他…或许只是喜欢他那张脸,以及他从前显赫的身份…

    她顿了下,想起卫琮曦,她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卫琮曦报仇没有任何问题,父亲的死也不能怪他,成王败寇,父亲已经死了,是他唯一的血脉,无论是他还是娘,都希望能好好的活着。”

    明睿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不知道是母亲欺骗他,还是那个人在欺骗他。

    明睿低头,脑子里思绪万千。

    陈诗诗等着他自己消化,明睿还没有消化,施落就来了,请她见一面。

    陈诗诗看着手里的纸条,整个人都呆了,她手指颤抖,一句话都是说不出。

    这么快,她就知道了。

    见面的地点是茶楼,施落还挺喜欢这种地方的,安静,有情调。

    她手捧着一杯茶,看着窗外,这时候门开了,陈诗诗舒了口气,走了进来。

    多年未见,陈诗诗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而施落的样貌定格在了她昏迷的那一年。

    陈诗诗很嫉妒她,可是到了她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能想开了,嫉妒是一回事,真的要做什么是一回事。

    年轻时候总是不计后果,容易冲动,所谓的成熟不过是历经艰难后的自制力罢了。

    陈诗诗打量施落的同时,施落也在看她,陈诗诗确实比当年稳重多了。

    “坐吧。”施落说。

    陈诗诗坐在她对面,看似冷静,其实心里已经慌了,她现在根本没有和施落抗衡的资本,施落想要捏死她,捏死她儿子,相公,甚至明家,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陈诗诗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她咽了咽口水,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来时候想好了,道歉或者求饶,她都可以做,只求施落不计前嫌,不要对她和她儿子赶尽杀绝。

    施落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先开口道:“知道我约来是因为什么吗?”

    陈诗诗道:“知道,当年的事,是我的错,求高抬贵手,不要伤害我儿子和相公。”

    施落微微诧异,在她印象中,陈诗诗是个挺高傲的人,没想到居然会跟她道歉。

    不过很快她就想通了,她想到了当年在远山镇,李如妍羞辱她和卫琮曦的事情。

    施落觉得有点不舒服,她打断了陈诗诗的话:“立场不同,不用道歉。”

    陈诗诗攥紧了手指,也不再多说什么。

    施落道:“我知道明睿是齐王的儿子。”

    陈诗诗激动道:“小睿什么都不知道,他还是个孩子,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施落摆摆手:“听我把话说完。”

    陈诗诗这才坐了回去。

    施落说:“我无意为难们,他是谁的儿子我也不在乎,和我的恩怨,我刚刚说了,只是立场不同罢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我们又没有不共戴天的仇,我也不会揪着不放。”

    事实上,若不是因为明睿,施落根本不会理会陈诗诗。

    陈诗诗听她这么说,总算是安心了一点:“那叫我来做什么?”

    她看的明白,施落不是来羞辱她的。

    施落的手指有节奏的在桌上敲打着,直敲的陈诗诗心乱如麻。

    施落说:“明睿和平安是好朋友。”

    陈诗诗一愣。

    施落见她这个反应,便肯定,明睿的事情她不知道。

    施落道:”大人的恩怨不该牵扯到孩子,可明睿这个孩子,有几分小聪明,这样的孩子更容易被人蛊惑,利用。”

    陈诗诗也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她心乱如麻的回了家,却没有找到明睿,问了他跟前的小厮,才知道他出去了。

    陈诗诗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可他这次出去没带人,就连他的小厮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陈诗诗立即派人去找。

    直到晚上,都没有明睿的消息,明成安急匆匆回来,见到陈诗诗这般,想到明睿那孩子,便要去报官。

    “我在新京有些脸面,官府那边会给点面子的。”

    陈诗诗拉住他:“不,不能去。”

    明成安一怔:“为何?”

    他是商人,最是精明,陈诗诗的反应有问题。

    陈诗诗拉着他,只说不能报官,明成安越发觉得是有问题的。

    陈诗诗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明成安平白有些烦躁:“倒是说话呀,明睿失踪了,不着急吗?若是再这么藏着掖着,明睿怕是…”

    陈诗诗摇头:“不会的,她今天才说过,不会为难我们母子,不会的…”

    陈诗诗一边后退一边说着。

    明成安沉了沉眼睛,陈诗诗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