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环球挖土党 > 第640章 第二站瓦利库梅
    南极大陆边缘的某座废弃科考站里,布丽塔和她的几名手下用能找到的所有东西封住了窗户,保证不会让里面的亮光透出去。

    呼啸的狂风中,一台风力发电机持之以恒的提供着充足的电力,在它的旁边,还有两台备用的燃有发电机随时准备接替工作。

    而周围提前运过来的油料罐,以及装满了各种补给的几个集装箱更是将这座隐蔽的科考站包围的严严实实。只要房子里的人熬得住极夜和寂寞,这些东西足够他们在这里坚持几个月的时间。

    温暖的科考站内部,布丽塔独自霸占了一个单独的小房间以及一个功率够大的电加热取暖器,在这取暖器上,还温着几片面包以及一小块儿火腿肉。

    距离不远的桌边,布丽塔在一盏台灯下小心翼翼的往脸上涂抹着冻伤膏,但她的注意力,却全都在桌子上那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里。

    那是一张南极大陆的卫星地图,这地图上还有个缓慢移动的红色船锚,那是原本负责接他们离开这片大陆的破冰船。

    自从另一组人登船之后,她就一直在盯着这张实时轨迹图。眼看着这条船即将抵达阿根廷的最南端,电脑屏幕上的信号却突兀的消失了。

    布丽塔见状松了口气,拿起烤的酥脆的面包片挤上果酱轻轻咬了一口,随后操纵电脑断开慢的要死的网络,找出提前下载好的电视剧边吃边看。

    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她和她的手下都只能窝在这座面积并不算大的科考站里等着天亮,这些无聊的电视剧,自然也就成了打发时间的好帮手。

    相比她的轻松惬意,数百公里外的南极大陆深处,循着车辙印走了许久的米莉安终于在体力耗尽之前找到了一辆因为抛锚被布丽塔半路丢弃的履带式探险车。

    挣扎着钻进冰冷的车厢里,手脚脸庞冻的乌青的米莉安哆哆嗦嗦的关上车门,随后一阵翻箱倒柜,总算从遗弃的物资里找到了一些能用的装备和带着狐臭味的保暖衣物。

    相比地球最南端这些人的狼狈和不安,位于白令海边缘的石泉等人,以及哈士奇号邮轮上的游客们可就要惬意多了。

    在勘察加享受了两天的温泉和个头大的吓人的帝王蟹之后,两条船继续北上,正式进入了白令海域。

    “尤里,阿图岛就在这附近了,要不要再上去看看?”破冰船的驾驶台里,大伊万举着望远镜问道。

    “那种鬼地方有什么好看的?”石泉看着破冰船正前方的邮轮,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苗船长,让哈士奇号跑前面没事?”

    “放心,不会有事的。”苗船长格外肯定的说道,“那条船本来就是在极地跑观光线,只要那条船的船长控制好速度不会出问题的。”

    “问题是那条船的船长是从热带来的”

    石泉暗自嘀咕了一句,终究还是没把这话说出来,自己好歹也算是船东,如果他都不信霍衡借给他的船长和海员,其他人恐怕就更没有信心了。

    好在毕竟是霍衡手里经验最丰富的船长,哈士奇号在那位“热带船长”的谨慎操纵下格外平稳。即便在几天之后需要破冰前进的时候,除了开始的时候隔三差五向苗船长请教几个石泉等人听不懂的问题之外,剩下的路直到安全穿过白令海峡,也没出什么意外。

    这倒是让石泉对那位“热带船长”和他指挥驾驶的哈士奇号刮目相看,虽然这一人一船相互配合跑出来的航速不高,虽然他们全程几乎都是贴着俄罗斯的海岸线不远前进。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确确实实的带着身后的平头哥号破冰船安全穿过了白浪肆虐的白令海以及被坚冰包裹的白令海峡正式进入了北冰洋海域。

    两艘船在相对平静了不少的冰冷洋面缓缓前进,相比船舱里的热闹,船舱外的风雪已经让甲板上积累了厚厚的一层冰霜。

    飘荡着火锅香气的哈士奇号邮轮餐厅里,几十号人各自围着餐桌中央的铜锅举起了酒杯,热闹的庆祝着成功穿过白令海峡的喜悦。

    仰头喝掉冻的冰凉的伏特加,艾琳娜用力呼出一口热气,这才一边吃一边问道,“尤里,我们下一站是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距离季克西好像还有两千多公里呢。”

    “下一站瓦利库梅”石泉和大伊万不分先后的说道。

    “那是什么地方?”娜莎抬头问道。

    大伊万用油腻腻的筷子指了指窗外,“就在距离我们大概七八百公里的一座海湾港口小城。”

    “那里有什么?”腮帮子鼓的像只仓鼠的刘小野含糊不清的问道,“不会又是帝王蟹之类的吧?我可吃不动了。”

    张初晴忍不住调侃道,“你个小吃货在勘察加顿顿都把帝王蟹当饭吃就算了,大晚上还偷偷吃找我要健胃消食片,不吃上伤了才怪。”

    “难得有机会吃到那么大的,当然要一次吃个够。”

    刘小野咽下嘴里的食物,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老板,迫切的想知道在瓦利库梅又能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

    “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大伊万咧咧嘴,“瓦利库梅什么都没有。”

    “废弃的?”何天雷第一个猜到了答案。

    大伊万再次端起酒杯仰头灌下,这才不紧不慢的点点头,“41年的时候那里发现了储量丰富的锡矿,二战还没结束就建立了一个拥有发电厂、学校、诊所、旅馆、邮局和商店的工矿城市,当然,那里还有矫正营和军事基地。

    不过自从苏联解体后,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少,直到2002左右,瓦利库梅彻底停止了运转,现在那座废弃的城市里如果还有活着的人,估计也绝对不会超过10个。”

    “听起来好像很有意思”刘小野来了兴致,“不过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当然是探险和狩猎”

    石泉直到这个时候才接过话题,“一座荒废无人的城市,而且各种设备都还在,想想看,还有什么比这里更适合探险?”

    “更何况那的军事基地里似乎还有不少好东西”

    大伊万把玩着玻璃吞杯怂恿道,“尤里,我们要不要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些有意思的东西。”

    “时间来得及就去看看”

    石泉浑不在意的做出了决定,完全废弃的城市在俄罗斯境内并不罕见,别说是远东,就算是欧洲部分都有不少,甚至连彼得堡甚至莫斯科附近都不能幸免。

    但相比之下,这座藏在远东北极圈境内的工矿城市,显然更适合让他们带着客人随便折腾。

    在经过一昼夜的航行之后,两艘船贴上了楚科奇湾的一座废弃码头。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自己家的地盘,就在他们停船之后不久,这两天一直在肆虐的寒风也极其给大伊万的面子暂时停了下来。

    随着两艘船相继搭好跳板,浩浩荡荡大几十号人各自背着提前准备的武器登上了被风吹的格外干净的码头。

    没搭理主动担当导游的大伊万,石泉点上颗烟,用鞋底搓捻着脚下满是裂纹的混凝土地面,以及从裂缝里冒出来的枯草。

    放眼望去,这座废弃的小城完全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仅仅码头上能看到的就有包含了面包店、商店甚至诊所、邮局和酒吧在内的所有建筑。

    随着这里已经被废弃了将近20年,但这些建筑保存的却格外完好。不止窄小的窗户还在,甚至墙面上的红底列宁像以及那些工人形象的宣传画都保存的格外完好。

    石泉和艾琳娜相互看了一眼,两个各自检查了一遍从北非沙漠里发现的德利尔消音卡宾枪,这才不约而同的走向了那座大门紧锁的邮局。

    随行的邓书香慢悠悠的用液压钳剪开门锁,还不等他把液压钳重新放进背后的桶包,阿萨克已经将对开式的厚重铁门完全推开。

    好无温度的阳光穿过门框,将这座仍旧挂着苏联国旗和各种领导人画像的小邮局照亮。

    厚实的木制柜台足有一米二三的高度,柜台之上甚至还有一道用料扎实的铁栏杆。

    众人环顾四周,这里就像是被时光封印了一般,栏杆里侧的柜台上还摆着咖啡杯,里面干涸的咖啡上已经落满了灰尘,旁边的那一小包砂糖却依旧完好。

    但放眼周围,无论柜台内外,地板上乱算的洒满了各种拆封或者没拆封的信件。靠着墙边的阅览板上,渔船招工的信息仍旧清晰可见,但旁边却被人用油漆写下了一串潦草的俄——再见了,瓦利库梅,我会从莫斯科给你寄一张明信片。

    艾琳娜喃喃自语道,“希望他顺利抵达了莫斯科,并且在那儿过得开心。”

    “能离开这里就是幸运了”

    石泉叹了口气,不由的想到了曾经造访过的季克西,那座不可能被废弃的弃城可远没有这么幸运,生活在那里的人除了酒精之外,或许连离开那里的钱和理由都凑不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