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的深入进去了十数日,那一日,二人终于脱离了那片空间裂缝随处可见的危险区域。手机端https://前途之中,却逐渐开始出现了丝丝缕缕、颜色各异细线。

    仔细观察了半晌,二人当场认了出来,一道道霞光一般的细细光线,正是之前公仲雄诸人所说的死亡之光。

    传说之中,死亡之光是几大毗邻的寰宇空间相互之间急剧碰撞的产物,一般只会出现在空间极度紊乱的地域。

    于是,神弃又试着以手中的那截短棒探向了其中的一缕霞光。只是轻轻一触之间,短棒便被霞光削去了一小截。

    “咦?!这死亡之光居然丝毫不逊色于先前的空间裂缝。仅凭其无坚不摧的威能,倒也名副其实!”见此情形,旁边的精灵女子不禁一阵讶异。

    耸然动容之下,二人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散布四处的死亡之光,继续朝着混乱之地的深处坚定前行。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十数日。沿途之中,逐渐出现了许多形形的低阶魔兽。

    二人不断斩杀,一路前行,终于来到了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湖之畔。

    此时,之前远空中那片浩瀚的星辰海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高空之中一轮弯弯的残月。

    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神弃揣测道“这里大概便是坠日之湖了。”

    传说之中,混乱之地内混杂着一片残破世界,乃是由神秘未知的上界某次惊世大战之后坠落于此处。眼前的这片浩瀚大湖,据说便是天空那轮巨日被击爆之后的残骸、坠落于地面给生生砸出来的。

    在经过一段漫长岁月的日积月累之后,最终形成了如此烟波浩渺的一片大湖。

    “究竟是什么级别存在的惊天大战,居然能将如此庞然巨日当场击爆。”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那一大片一望无垠的浩瀚大湖,精灵女子裸露在面纱之外的双目之中不禁流露出了一道强烈的震撼之色。

    “传言果真如此的话,交战的双方应该都已达至传说之中的境界了!”旁边,神弃大胆的揣测道,面上竟情不自禁的浮起了几分憧憬的神色。

    呆呆的木立在大湖之畔,二人仔细的感应了一番。

    良久之后,二人骇然惊觉,眼前的大湖之内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活物,连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水草都没有发现。所幸,四周既没有空间裂缝,也没有死亡之光。

    “在此处埋设星核石,倒是可以完美的避开先前那一路的危险。”四处仔细睃巡了一遍,精灵女子目光灼灼的望向了神弃。

    “不错,正有此意!”

    点了点头,目光四下一扫,神弃也开始寻找妥当的隐匿之地。

    接下来,二人各自寻了处隐秘之地,深深的埋藏了一块星核石。随后,便又各自施展出瞬移神通,直接在烟波浩渺的湖面上极速前行。

    许是之前压抑了许久,二人你追我赶的,速度比之以前却是快了无数倍。

    以二人的挪移神通与瞬移魔法,走走停停,足足花费了数日功夫,方才穿越了下方的那片浩瀚大湖,飞到了彼岸。

    惊骇莫名的眺望着遥远处一座顶天立地的巍峨巨山,二人不禁对视了一眼。

    整座大山巍然屹立,可谓是连天接地。只是,被逢中分成了整整齐齐的两半。传说之中,乃是被某位了不得的顶级大神通者挥剑劈斩而成。其中,隐隐弥漫着一股滔天的战意,甚至远远的散布到了此处。

    举目遥望着远处的那座山谷,神弃神情郑重的提醒道“前方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剑谷了,听说在穿过剑谷之时,经常有不可思议的古怪事情发生,待会我们要小心一些了!”

    “无妨!”

    似乎拥有某种足堪对付的秘术神通或是神兵法宝,目光闪闪之中,精灵女子一阵自信满满。

    认真的观察了良久,二人又花费了数个时辰,方才步进了那座巍峨大山的狭缝之中。

    静静的穿行在谷内,似乎在证明着传说的真实性,只见,两侧的山壁恰如利刃划过,一片平平整整。旁边的山壁上,那一圈圈神奇的图纹,仿佛在述说着那一段段沧桑的岁月往事。

    而一道道穿谷而过的呜咽悲风,又似乎在为大战之中陨落的绝世强者们而哀鸣低泣。阵阵凄厉的风声之中,又有一团团隐隐约约的黑雾,恰似群魔乱舞,张牙舞爪之间,恶狠狠的朝着二人迎面扑来。

    此黑雾隐隐与之前窜入神弃体内的魔之战意有几分相似之处,莫名其妙的,神弃打了个寒颤。

    敏锐的察觉到黑雾之中的古怪,精灵女子不慌不忙的取出了之前神弃为精灵一族修复的神器、生命之杖。

    果然不愧为神器,生命之杖方一取出,刹那之间,便有一道气势庞然的生命树虚影紧紧的笼罩在二人的四周。反观之前的那一团团黑雾,随着虚影的出现,如有灵性般,纷纷远远的退避而去。

    就在生命树虚影出现的那一刹那之间,混乱之地深处某方遥远的所在,一株绿叶亭亭如盖的庞然大树,无风自动的轻轻摇动起了几条粗大的枝干。

    须臾之间,整株大树通体上下的无数枝叶随之一阵阵婆娑起舞。恰如一位骤然遇见了已失散了多年亲人的垂髫童子,一片欢欣雀跃之情荡漾于表。

    随着遥远处那株庞然大树的翩翩起舞,冥冥之中,一条神秘的无形细线突兀的蔓延伸展了过来。

    瞬息之间,精灵女子似乎被那条无形之线触动了。微微闭起双目,凝神仔细的感应了片刻,随即施展出瞬移魔法,极速的朝着谷外飞遁而去。

    一头雾水的神弃一时间不明所以,只得依仗着挪移神通,紧紧的跟随而去。

    于是,二人一前一后,迅疾如电的遁出了那座剑谷。

    沿途之中,极速的穿越了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又疾疾的飞掠过了一片广阔无垠的大草原。直至十数日之后,方才进入到了一处辽阔壮丽的原始山脉之中。

    元始之章

    元始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