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战神再生之兵不血刃 > 第199章:受制于人(01)
    一直以来他们都很清楚虎鱼是个疯子,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可是他们完没想到这家伙会干出这样的事,一般人在做这种逼迫别人就范的事情时,都会尽量隐蔽,可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他要做的事情公之于众,让世界都明白他要干嘛,利用无声的外部压力,迫使刺豚他们去完成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任何组织都不可能在这么大的舆论压力之下无所作为,如果他们就此放弃那些被俘人员,不管是在外界还是在内部都会造成极其严重的恶劣影响,他们将彻底失去内部人员以及外部的合作伙伴的信任,后果严重程度无法估计。

    在结束了,和虎鱼的通话之后,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很清楚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尽管刺豚说过,宁愿放弃那些人也不顺着虎余下的套走,但谁都清楚,那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任何人都不可能直言放弃被俘的同伴,就算谁都清楚放弃是最有利的选择,也不可能在言语上表现出来,都得做出一副努力营救的样子,起码得给外面看,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冷漠,但很多时候现实是残酷的,光靠努力是没法改变结局的,就算他们不愿意放弃,很多时候也只是无能为力罢了。

    果然没多久r先生那边就有了消息,命令刺豚调动一切可用资源去营救被俘的同僚,但同时提出要求,不能让虎鱼得逞,而且要注意影响,毕竟现在这件事情可以说是被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同行关注着,他们的任何举动都在万众瞩目之下,稍不留神就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可以说他们现在正处于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不管怎么做都很难有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

    另一边重拳也接到了03的消息,在鬼影被接走之后没多久,那里就出现了可疑人员,很明显有人是想打鬼影的主意,只不过林萧派的人及时赶到,先一步把人接走,如果再晚一点,后果很可能不堪设想。

    “鬼影的命大,幸运的躲过一劫。”重拳也是一阵的后怕,当时他们被警方逮捕的时候,根本就顾不上鬼影,也幸亏03和林萧及时作出安排。

    “这件事还真是有点麻烦,相信r先生和军医那边已经焦头烂额了,外界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必须有所举措,否则影响恶劣,很可能影响到他们今后在业界的声誉,虎鱼这招果然够毒的,让人明知那是陷阱,却又不得不就范,只不过他没想过这样会犯了众怒吗?如果各界看不下去,也有可能同仇敌忾,一起努力被营救提供便利,那反倒是虎鱼会更被动。”虫虫说道。

    “既然他敢那么干,就不在乎后果有多严重,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只要藏得住,不被抓住,就没有任何的危险,他这种老油条当然懂得该如何活下去,绝对不会轻易被人找到,他做出这样的安排,可能不单单为了报复,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只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想到。”

    “他这种人向来不会只为了单一目的的,这点可以肯定,肯定有更大的阴谋,藏在后面。”虫虫点了点头,“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件事看似和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这是中青局和虎鱼之间的恩怨,我们不适合参与其中,但要置身事外又不太合适!”

    “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是没问题的,毕竟那些人也是曾经和我们一起作战出生入死的人,我们不闻不问,确实不合适,可是能做什么……”重拳有些犹豫,他觉得能做的事情确实有限,最多也就帮助收集一下情报,可是在世界上各大情报机构都关注此事的情况下,也轮不到他们去收集情报,和中青局相熟或有合作关系的情报机构肯定会第一时间提供线索,那些组织的效率和收集情报的能力远超过重拳他们,就算他们愿意为之付出一些努力,提供一些帮助,但这么看确实也有些画蛇添足。

    “刚才03并没有明确我们是否该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急于出头,先看一下局势走向再说吧!如果有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当然义不容辞,毕竟是合作关系我们不能在一边看笑话。”虫虫说道。

    重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确实我们有义务提供必要的帮助,只不过现在我们能提供的帮助实在是太有限了,人家不缺人手,也不缺情报来源,我们能做什么呢?参与其中,不可能受欢迎,置身事外又会引起非议,这事儿难做呀!”

    “没别的办法,先看看再说吧!”虫虫也觉得这事确实挺让人头疼。

    没多久,虎鱼就公布了第一个任务,两名人质被关押在海边的一个山洞里他们必须在规定时间内进洞穴并找到人质。

    刺豚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出发了,为了安起见,他带了大批的人手,等到了之后,他们才发现那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半浸式洞穴结构,正常情况下,洞穴的一半露在水面之上,涨潮的时候,洞口完被淹没,内部至少23泡在水中,只有少部分留在水面之上,他们到达那个位置的时候,离涨潮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时间。

    这附近已经有很多人在徘徊,还有人陆续赶来,狠明显虎鱼向外界公布了这条消息个消息,很多情报机构都派人过来观察情况,当然也有愿意提供帮助的,只不过都被刺豚拒绝,这是他们自己的事,如果自己都处理不了,那这些家伙提供的帮助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虎鱼不可能留下那么大的漏洞给他们钻,他们要面对的可能是某种极端情况。速递

    明知道这里不会像虎鱼描述的那么简单,刺豚的还是带人进入了内部,他很清楚,如果不及时找到那两个人,他们就完了,在一番搜索之后,他们终于在一个水里找到了人,两个人被泡在水下,嘴里只叼着一根很细的管通气,两个人被捞上来之后,身上的炸弹启动,原来水阻止了炸弹启动的信号,一被捞上来离开水面之后,信号接通炸弹就启动了,时间只有15分钟,两个人告诉刺豚,虎鱼说解除密码就在这个洞里。

    炸弹是用铁链锁在两人身上的,根本就弄不下来,尽管刺豚派了所有人搜索洞穴,但想在短时间里找到一个密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行人从洞里撤出的时候,潮水已经涨了上来,拆弹专家还在路上,两个人已经绝望了,知道不可能得救,于是主动要求退进了海里尽量减少爆炸对其他人的伤害,最终在大海中化成两团血雾……

    第一轮较量虎鱼完胜,成功吸引各界眼球的同时不光挫败了刺豚,还让中青局颜面尽失。

    “为什么没有关于虎鱼去向的任何消息?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组织都有可能对他进行调查,可他却像失踪了一样。”虫虫看着刚刚汇总上来的资料,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和虎鱼相关的信息。

    “他当然知道很多人在找他,所以肯定找了个地方躲起来,远程遥控指挥,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他的手下或者雇佣的人去做的,他不可能露面,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会藏在某个机器隐秘的地方。”重拳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在短时间内想要找到虎鱼,几乎是不可能的,刺豚那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先按照虎鱼的要求去做的同时继续调查,但什么时候有结果就不得而知了,无奈之下他们不得不再次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方式尽可能的减小虎鱼对他们的牵制作用,进而达到营救人质的目的,只不过投入再多的人力不可能找到虎鱼,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对救人起到什么积极作用。

    虎鱼的第一次任务结束后两天又发布了新的任务,在城区确定了一个大概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告诉他们里面关着三个人,他们必须在某一时间之前找到这些人。

    刺豚当然不敢耽搁,立即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几乎把当地所有的特工都调来,进行地毯式搜索,也幸亏有着足够的人手优势,他们很快找到了第一个人,那个人浑身上下被保鲜膜缠住,嘴里插着一根氧气管,微型氧气瓶上的指针已经见底,如果在晚上哪怕一两分钟,这个人都有可能被活活闷死,幸亏他们到的即时把这个人救了下来,另外两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个因为氧气耗尽被浸死在浴缸里,另一个也因为超时引燃了虎鱼事先设置的汽油瓶,葬身火海。

    这次行动总算是有所收获,至少救回了一个人,不过另外两个人却没那么幸运,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去掉了一定的成绩,在愤怒抱怨之余,也算是有了一个安慰奖,幸存的人并没能提供太多有价值的线索,只是提到在刚刚被俘的时候,曾经见过虎鱼,而且就在这座城市里,所以虎鱼很可能还在这。

    重拳他们也参与了这次搜索行动,虽然他们只有两个人,但也想为救人尽一分力,对此,刺豚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表示感谢,他已经心力交瘁,根本就顾不上这些细节,只是想把人都弄回来,但结果是刚刚结束的两轮较量之中,只救回了一个人,剩下的四个部遇难,只有一个留了尸,其余的都灰飞烟灭。

    还有12个,虎鱼手里还有12个人,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可除了被牵着鼻子走之外他们却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情报收集上没有任何的突破,当地的官方机构还在因为巡航导弹袭击城堡的事情和中青局的上层交涉,差点酿成外交争端,所以不会给他们提供任何的帮助,甚至开始通缉他们,禁止他们在这里采取任何类型的行动,这么一来,刺豚他们就得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一方面要尽力去营救同僚,另一方面,还要和当局纠缠,同时还得调查虎鱼的去向,以谋求更进一步的突破,这么一来他们彻底被折腾的焦头烂额。

    终于在当天晚上他们查到了一些东西,发现了‘钟塔’的人在市区出没,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但刺豚还是派人暗中追踪,最终找到了这些人的落脚点,刺豚毫不犹豫的下令突袭,只不过令他失望的是,里面没有虎鱼,只抓了四个人,以及缴获的大批的电子设备,这里是‘钟塔’的一个信息中转中心,转接当地‘钟塔’的内部传输信息,伪装i地址,避免被未检查到,通过这些数据转接的信号,留存信息,他们很快就查到了,和虎鱼相关的线索,上次虎鱼发布任务的位置,其实离他们之前落脚的地方并不远,只有一条街之隔,也就是说虎鱼很可能就藏在他们附近,甚至能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刺豚毫不犹豫的突袭了那个地点,但他们冲进去之后,才发现已经人去楼空,桌上的咖啡还是温的,烟头还没有熄灭,很明显里面的人刚刚离开,通过采集的指纹样本,烟头上的唾液样本中提取的dna数据比对就可以确认虎鱼是否在这里停留过,不过这些检验是需要时间的,而他们现在缺乏的恰恰就是时间。

    重拳赶到之后,观察了里面的情况,其实里面的痕迹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他在房间里仔细寻找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最终他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已经燃烧殆尽的烟头上,他用镊子把烟头夹起来,仔细看了看烟屁,过了半晌,他告诉刺豚,上面的牙印确实是虎鱼的,那老小子有咬烟的习惯,当年追踪虎鱼的时候,重拳他们曾专门对虎鱼的行为做过分析,其中就包括这个咬烟头的习惯,他对上面的齿痕可谓是相当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