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这样一天

作者:金枝sh |字数:2337

人气小说:飞越三十年伏天氏绝代神主武破九荒神魂丹帝寡妇田里有桃花快穿玩转逆袭全球高武

    好笑的是,蝴蝶几乎每次从方芸这里出来,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今天也不例外。

    在厅里,她又和颜浩打了个照面,颜浩抬起头,很客气地说:走啦?不再坐会儿?

    那神情却是僵硬的好像一块木头,一点挽留的意味都没有,蝴蝶自然也不会真当人家是好心挽留,就也歀婉地笑了笑说:我还有些别的事情,已经坐了大半天了。走了!

    方芸在后边一边送一边仍旧客气地挽留:吃了饭再走吧,你看我都做了那么多菜,我还打算晚上给你做一道甜点的,材料都准备着了,这不浪费了?

    刘美仁也出来在一边挽留。

    蝴蝶穿着鞋子,说:你们自己也是要吃的,再说,我今天吃的实在多了,说实话我都可以省略晚上的一顿了。真的,不客气,下次吧,今天就算了。你们也为了我累了一天了,也该休息一下了。

    方芸还是从厨房装了一袋子的自制的糕点塞到蝴蝶的手里说:这个,你带点回家给止鸢吃吧。

    蝴蝶看了看袋子里的糕点,是之前吃过的一种,的确很好吃,她眼下还装了另一种褐色的,应该是巧克力口味的,想到,止鸢这个肯定喜欢。

    就不客气地说:那谢谢了,这个我就很不客气地带走了,止鸢一定喜欢,他就喜欢吃甜的东西了。可惜他这个妈妈,不太能干。

    方芸笑着说:告诉止鸢,想吃什么到方芸阿姨家来,对了,下次你不许一个人就跑了来,一定要把止鸢也带过来,应该长大了不少,让我看看是不是比你还漂亮?

    蝴蝶拎着包,体面地站在门口继续和方芸寒暄了一通,说:好的,下次带他来,给泽曦做个伴。你别送了,就到这里吧,每次都是又是吃又是拿的,我都没好意思了。

    方芸脸上荡漾着恬淡的笑,和先前卧室里的那个方芸迥然,她说:路上小心点。要不,我开车送你?

    盛情都快让蝴蝶招架不住了,蝴蝶婉拒道:不用,不用,我自己叫车很方便的。……

    走到外面的春光下,蝴蝶长长吁了口气,顿感轻松。有时候到他人家里去做客的确也是件不轻松的事。她依稀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爸爸是个多么不愿意去人家家做客的人,能推辞的就一概推辞,他喜欢自己呆在家里,看看书,写写文章,喝喝茶。他身上的这种孤僻的基因算是潜移默化地在自己身上继续传承了下去。她想:不知道止鸢是不是个孤僻的孩子?看着倒也不像,长大后会不会也是这样?不好说……

    想到今天止鸢不在身边,就满心愉悦,迈着轻飘飘的步伐,沿着马路一路溜达了下去。

    蝴蝶走后,方芸走到颜浩的身边,看他正在看电视,就没好气地问他:你不是说今天加班?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颜浩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机,漠然说:加班好了,就回来了。

    方芸说:真的是加班?

    颜浩瞟了她一眼,似乎觉得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甚是厌烦地说:加班就是加班,不加班我这老半天到哪里去了?

    方芸又问:中饭吃了?

    颜浩觉得她有些没完没了,不耐烦地说:吃了,单位食堂。

    方芸觉察出他口气生硬,就也不痛快了,说:问你吃了饭没,你也没必要这样冷淡。

    颜浩咽了口口水,他实在不想和她吵架,就耐着性子说:没有啊,哪里冷淡了?

    两人最后有些不欢而散的味道,方芸到阳台上去收衣服了,颜浩看了眼她的背影,也没说什么,电视上在重播昨天晚上的一场网球赛。

    就在蝴蝶走后没多久,刘美仁说是到一个朋友家去坐坐,去学一种新的打毛衣方法,说完收拾了钱包和手机就出去了。家里忽然变得异常安静。

    一直到夜幕降临,方芸还在卧室里昏昏沉睡,刘美仁忽然来了个电话说,她不回来吃饭。方芸胡乱应付了一下,又倒头睡了下去,因为接了个电话,睡意便消了许多,仍在被子里似睡未睡之际,忽然听见大门咣当一声,她就竖起了耳朵,后来又听见了颜浩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就奇怪:他什么时候出去过了?

    这一想,便似没了那剩下的几分睡意,一骨碌起来,穿了衣服,头发凌乱地走出了卧室,颜浩果然出去过了,手上还拿着份彩票。看到方芸他神色平静的说了句:醒了?我还以为你准备睡到明天早晨。

    方芸记得自己收了衣服,胡乱叠好了就直接放在沙发上,然后感觉有些头脑发沉,就进屋睡午觉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家里安静,一睡下便胡乱做了一通不着南北的梦,此刻醒过来反而觉得浑身乏力,倒像是刚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有些懒怠不想做饭了,中午还剩余了许多菜,足够他们吃的了。

    就含含糊糊说:怎么会?不过是因为白天忙着烧菜,累了,所以躺了会儿,就睡着了。昨晚也没睡好,晚上就吃点中午烧好的行不?

    颜浩看了眼睡眼惺梦的方芸,也随口说:也行,随便。

    此刻他趿拉着棉拖鞋,直径走进了卧室,也没脱衣服,在方芸刚刚睡过的被子上半躺下,那被褥上还残留着余温。他接着打开电视机,有看没看地胡乱看着,显然在等晚饭。

    方芸慢吞吞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枸杞菊花茶,喝了两口,忽然想起一下午泽曦都没有动静,也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一个人猫在房间都在干什么?就拿着杯子,走到泽曦的房间,推门而进,泽曦正歪在床上玩手机。

    方芸一下子就火了:再玩下去眼睛就更近视了!我还在想你下午怎么那么安静,原来就一直在玩手机?你难道除了玩手机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你今天钢琴才弹了几遍?一个曲子到现在都没有弹完整,下周怎么到老师那里去弹?我不说你,你就不能自觉些?——

    泽曦吓得立马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反嘴道:我刚刚才玩了一会儿手机而已,你干嘛这样大惊小怪的?早晨不是练过琴了?再说,你在睡觉,我怎么弹琴啊?

    母女两个无端为了琐事拌起了嘴,末了,泽曦红着眼睛,噙着泪水,一副委屈的样子,狠狠地从她身边走过,嘴里嘟囔着:我去!我去练就行了,这总满意了吧?睡个觉醒来,像是吃过*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