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其他小说 >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 第一零九四章 乌托邦的陨落(八十三)
    精神领域。

    “真的非要拼个鱼死网破?!”

    骨朵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死死盯着迟小厉,尖声道“难道真以为我只能束手就擒?现在立刻停下,我愿意直接离开这颗星球,否则......无论有什么办法自保,我都会尽一切努力阻碍!”

    骨朵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即便被关在这精神世界中,他依旧隐隐感觉到了外界发生的变化。

    相对缓慢的时间流逝再一次加快,高悬于头顶的那把剑,似乎已经破矢而发!

    直到现在,骨朵依然想不通对方为何非要致自己于死地,就算他真的想要独享,也总不可能将所有能量吞下,自己已经退让到底,甚至只要求一些残羹冷炙,难道连这点需求都过分吗?

    就算是“贪婪”特质,也应该具备最基本的理性,稍微分析一下就能明白,自己的提议绝对是收益最大的选择。

    难道就真的不怕自己恼羞成怒直接掀翻桌子,和他同归于尽?

    骨朵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用这颗星球上的话来说,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更遑谈自己堂堂神明,与对方同等阶级的存在,这个混蛋又凭什么敢小觑自己?

    在这气氛凝重,一触即发的罐头,迟小厉神情依旧从容不迫,似乎完全无惧骨朵的威胁。

    不对......骨朵神情变幻了一下,难道他已经连自己的反击都计算在内,认定即便**,也无法对他造成太多影响?

    这种可能性很高!

    如果只是单纯猜出自己的特质,认定自己不会一时头脑发热作出愚蠢的举动,那到之前妥协为之,对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然而现在,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家伙,摆明了是要吃定自己,不准备放过哪怕一点意识碎片,不可能预料不到自己会予以强烈反击。

    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有底气,骨朵实在是想象不出这份底气的来源出自何方。

    “临死之前,还有什么遗言就赶紧交代一下,或者要是想打一架,我也不介意,反正最终结局早已注定。”

    迟小厉依旧维持着那种“神秘莫测”的态度,既然已经决定欺骗对方,那就将这场戏演下去。

    到现在这一步,骨朵已经在**的思路上越行越远,恐怕永远都猜不到**了。

    究其原因,还是骨朵在最开始的出发点就是错的,他认定能够承受那种程度沉浸的“人”,只有可能是他的同类,至于这颗星球上的“低等生命”,是绝对无法一直保持理智的。

    **人比迟小厉自己更了解自己,虽然不清楚自身拥有如此强大抗性的原因,但至少明白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外神留下的烙印,否则到现在也应该获得一些记忆了。

    真正原因或许只有普拉姆知晓,迟小厉隐约有种猜测,应该与“封圣”有关,或许是普拉姆无意间留下的后手,或许干脆就只是一个意外,包括普拉姆都知之不详。

    当然,迟小厉眼下**刨根问底的想法,普拉姆故意不说,他之前**手段“逼问”,现在掌握了更多隐秘知识,相信拿着个做威胁,普拉姆就未必能够坚持了。

    反正骨朵是一定要死在这里,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困住对方的机会,迟小厉绝对不可能放过,为了保险起见,甚至还愿意用自己陪葬。

    当然,实际上“陪葬”的只是威尔&a;ddot;利普的尸体,真正的迟小厉意识,会在“**”的同时脱离这段历史,回归时间长河。

    这是普拉姆提出的计划,迟小厉原本还抱持一丝顾虑,有点担心“封圣”别真的把自己砍死了,到时候哭都没处说理。

    不过普拉姆再三保证,“封圣”剑灵不会在这种关键问题上掉链子,目标针对的只是骨朵这个外神,再加上迟小厉现在已经领悟了一部分时空规则,退一*步讲,就算真的被误伤,也不会伤及根本。

    迟小厉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如果不留在这里亲眼看着骨朵死掉,他又着实不放心。

    斟酌再三,还是采纳了这种“同归于尽”的策略。

    至于骨朵所脑补的应对他垂死挣扎的手段......根本就**好吧,迟小厉从最开始打算的就是“大家一起死”。

    “这样一来,差不多应该没什么遗漏了......”

    迟小厉又细细回想了一遍,确认**疏漏,精神力略微波动了一下,整个精神领域中被延缓的时间流速,开始逐渐恢复正常。

    “不!不要!这个疯子!快住手!”

    骨朵仍在绞尽脑汁苦苦思考对方脱身的方法,意识却猛然有所触动,惊骇*分地抬起头,即便处在精神领域中,本该无法看到外界景象,可现在满眼充斥的都是一道令人目眩的强光。

    而光海中蕴含的毁灭气息,让骨朵都感到有些窒息,甚至一下子忘掉最后放手一搏。

    逃!

    马上逃!

    可......又能逃去哪里?

    惊骇欲绝的骨朵如一头被关在笼子里垂死挣扎的猛兽,带着绝望与不甘,闷头撞向周围无形的空间壁。

    迟小厉眉头一皱,沛然的魔力扩散开来,瞬间稳固了摇晃不已的精神领域。

    “混蛋!放我出去,我不能死在这里——”

    接连三次撞上无形壁障,骨朵的意识体难免也遭受了重创,头破血流,却仍不知痛苦,一次次牟足全力重复撞击,面若癫狂地嘶吼道:“也逃不掉的!就算我现在死在这里,终归还会有其他外神寻找机会,到时候一定会后悔今天做的——”

    “聒噪。”

    眼看骨朵仍不死心,迟小厉冷笑一声,彻底打开精神世界。

    能够让一位外神丑态毕露,恐怕是真正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这么一想,倒是蛮有成就感的,更别说自己还能拉着一位外神的意识投影“陪葬”!

    迟小厉心中不由涌起一丝满足感,这下子等回到现实,可就有跟芙蕾雅几个丫头吹嘘的资本了......就是到时候稍微注意点尺度,别不小心透露太多隐秘害了她们。

    沐浴在纯净的光芒中,迟小厉张开双臂,缓缓闭上眼睛。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凄厉而绝望的哀嚎,所有一切全都消失不见。

    ......

    乌托邦南部,丝荻拉小镇旧址。

    阴云密布的天空中传来阵阵惊雷,稠密的雨滴如同水幕般从天而降。

    残破不堪的港口上,不时有数十米高的巨浪拍向码头,仿佛随时都要将陆地拍碎,一艘大型三帷帆船,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起伏不定,与大陆联系的几根绳索已经崩到极限,随时都会断裂。

    “樵山大哥,不能再等了!”

    风雨中,两道略显狼狈的身影站在船头上,其中一人死死抱住围栏,大声劝道:“这场雨来的太怪!还有这种巨浪,我跑了十几*海,也没遇到过这么怪异的洋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再等下去我们这艘船可就要散架了!”

    旁边的男人略矮一头,身形却比却比他更加粗壮有力,牢牢握住船沿上的扶手,雨笠下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又一道巨浪袭来,整艘帆船险些被拍向港口,好在千钧一发之际,船尾闪出一道人影,同时船身侧面浮现出一道翠绿的魔法阵,在即将触礁的刹那将船体弹离陆地,这才险之又险地避免了船毁人亡。

    高个男人心脏吓得都停跳了几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跺了跺脚,几乎是扯着嗓子吼道:“樵山大哥!大家的命都是救的,所以要冒险等人,大伙儿没人会说一个不字!可这个港口已经不安全了,再等下去真的要完蛋,咱们乌托邦说不定就只剩这么点人了,好不容易熬过千难*险,难道忍心让大家都葬送在这里吗!”

    闪电划过,樵山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是因为先前命悬一线的刺激,还是心理苦闷无处发泄。

    三秒过后,樵山抬头朝陆地方向最后望了一眼,然后一脸悲伤地转过身。

    “松绳,扬帆,起锚!”

    “好嘞!”

    中*男人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踩着湿漉漉的甲板,朝后方吼道:“起锚,马上离岸!”

    吩咐完毕,帆船终于离开了浪涛汹涌的码头,男人正准备安慰两句,一回头,却已不见了老铁匠的踪影。

    “樵山大叔,您没事吧?”

    负一层甲板,扎着两个小揪、头发略微发黄的小姑娘,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将刚刚烤好的棉絮递给樵山。

    “我没事......丫头赶紧回去,浪太大,小心摔倒。”

    樵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脱下早已湿透的大衣,用棉布简单擦拭面颊。

    夹板里的火光,没能带给樵山太多温暖,最多只能让身体暖和一些,可心理的苦涩和寒冷,却是久久无法驱散。

    “樵山先生,您没事吧?您的脸色有些差......”

    一个头扎布包的人族中***从不远处的隔挡走出,原本是要出来找顽皮的姑娘,结果看着樵山神情憔悴地坐在地上,一下子紧**来,就要回头叫人。

    “我没事,别麻烦乔治了,船上的伤号太多,其他人比我更需要帮助。”

    樵山摆了摆手,示意女人不用小题大做。

    乔治是丝荻拉唯一的幸存者,也是船上唯一的医生——虽然只是个兽医,但也着实挽救了好几条人命。

    当那些发疯似的精灵和人族冲进医馆时,他恰好在地下维持供暖的魔晶中枢检修设备,在复杂的魔力波动中,侥幸躲过了那些人的精神力探查。

    “爷爷,我扶进去。”

    樵山尝试着起身,结果船体颠簸了两下,竟然没能成功,一旁的小姑娘眼疾手快,这才没让他脑袋撞到门棱上。

    女人也险些摔倒,在歪歪斜斜的甲板上勉强站稳脚跟,从一旁杂乱的储物室中翻出一个密封的坛子,里面装的是应急清水,小心翼翼的端着坛子走近屋里。

    经过火晶石加热,樵山总算喝上一口热水,身体里的寒意稍稍祛除了一些。

    “那些伤员怎么样了?”

    脚步声从门外响起,一个苍白的面孔钻进来,略有些疲惫地回道:“契克走了,老阿瑟也快不行了,其他三个暂时还能稳住。”

    樵山目光顿时黯了一下,神情中带着一丝伤感。

    “我已经尽力了,主要还是那些混蛋把医馆砸了,船上实在缺少必须的药物......那些该死的疯子!”

    乔治攥了攥拳,手臂微微颤抖,整张脸藏在火光照应不到的阴影中,看不清表情。

    一阵略显沉闷的寂静。

    船体再次倾斜,乔治不得不在小女孩身旁坐下,看着直直盯着火光发呆,像是被抽空灵魂的樵山,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铁匠,到底在等什么人?”

    乔治靠在墙上,揉搓着眉心,叹气道:“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些红色腐肉般的玩意儿又是什么鬼,如果不是即使出现,我可能已经成为那些鬼东西的食物。”

    长久疲惫加精神始终高度紧绷,好不容易得到片刻的喘息与安宁,乔治的语言逻辑稍显混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一旁的小女孩傍着母亲,因为乔治的话,不由想起那些乌黑巴呀触手般的东西,小小的脸蛋浮现出害怕的神情,赶紧往母亲怀里钻了钻,却又忍不住好奇,忽闪着大眼睛问道:“铁匠爷爷,是从北边过来的,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们非得离开不可吗?”

    小女孩的问题,同样也是其他两人心中的疑问,都不约而同看向樵山。

    “乌托邦......很有可能要没了。”

    许久的沉默,让樵山的嗓音听起来低落而沙哑,带着一丝莫名颓靡的情绪,看着小女孩,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咱们国家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三两下便打败了统领们,还想要毁灭我们的国家,杀掉我们所有人。

    就在危急关头,另一个很厉害的**出现了,想要帮我们守护这个国家,与那个坏蛋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救的,只可惜......没能等到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