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这样喊着花清婉,真的惹得很多人不高兴了。

    他们的仙子,他们的女神,被陈阳这样喊着呢,他们觉得陈阳这就是玷污花清婉。

    可是花清婉听到陈阳的声音后,她就眼前一亮。

    “白公子,别动手。”

    花清婉马上制止白衣公子。

    她把白衣公子制止下来后,她就大步走向前问道,“老公,真的是你吗?”

    花清婉有点不敢认眼前的陈阳。

    老公?

    只是花清婉这样一喊,旁边的人炸了窝了。

    他们的女神,竟然有老公了?

    眼前还是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看着跟乞丐没什么区别的男人。

    特别是那个白衣公子,他带点不甘心问道,“这人姓宫的吧。”

    他只有这样来安慰自己。

    “老婆,当然是我了。除了我,还有那个那么帅呢?”

    陈阳就用力把脸上的泥土擦掉。可是岩浆巨兽喷出来的东西太粘了,很难擦掉。

    “老公~”

    花清婉这下子终于看清楚了。

    她就直接扑进陈阳怀里面。

    啊!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他们感到自己的心碎了一地。

    白衣公子脸色沉了一下,他脸上不甘心的神色更加浓了。

    “这怎么可能。”

    “这是真的吗?”

    “妈啊。我又失恋了!”

    “他算什么东西啊?竟然能得到仙子的青睐。”

    旁边的人都感到心碎无比。

    花清婉可不管别人异样的目光,她就紧紧地抱着陈阳。

    枯燥的修炼,让她对陈阳的思念更深。

    现在一看到陈阳出现在这里,她自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有没有想我?”

    陈阳笑道。

    “恩。想,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花清婉毫不掩饰地说道。

    “我也是。”

    陈阳笑道,“我每天都在想我的好老婆。”

    说着陈阳就厚颜无耻地抱着是花清婉啃了两口。

    旁边的人看到,他们都暗骂一句,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而且最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花清婉被亲得脸都花了,她还露出一个娇羞的神色。

    妈啊!

    这个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高高在上的清婉仙子吗?

    旁边不少人心里暗喊着,清婉仙子你可是世界第三高手的关门弟子,你得矜持一点啊。

    “清婉,他是谁?”

    就在这刻,两人旁边响起一把霸道的声音。

    “剑武道长,就是他。他玷污了清婉仙子。”

    白衣公子马上说道。

    “哼,敢动我的徒儿。找死~”

    剑武马上化指为剑,准备一道剑气洞穿陈阳。

    “剑武牛鼻子,你敢动小爷试试。”

    陈阳马上转身瞪着剑武喊道,“你敢动小爷,你信不信小爷,现在就把老婆拉回去。”

    “是你?”

    剑武看到陈阳,他就停了下来。

    对于陈阳,剑武还真的不敢动。

    他那么久才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百年难得一见的徒儿。

    要是他伤害陈阳的话,花清婉肯定会跟他闹翻的。

    但是剑武对陈阳,心底也是恨的。

    他一辈子纵横江湖,从来没有吃过大亏。

    但偏偏就在陈阳手上吃了不少苦头。

    “就是我!”

    陈阳揽着花清婉带点挑衅说道,“我亲我老婆,你有意见吗?”

    “哼!”

    剑武这下子就没有发话。

    花清婉也推推陈阳嗔道,“注意一点,他是我的师傅。”

    花清婉也知道,陈阳跟剑武两人都是相互看对方不爽的人。

    而剑武又是经常拿陈阳没办法的人。

    “剑武道长,你说清婉仙子,是他老婆不是真的吧?”

    白衣公子轻声问道。

    “我徒儿才不会找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剑武重重地冷哼一声说道。

    陈阳得意地笑道,“所以最后她成为了我的小"qg  ren"。”

    剑武听到这话,他差点没有吐血。

    他就向白衣公子说道,“绍元,我们去研究一下如何破掉这个上古阵法吧。”

    转身走的时候,剑武又喊着花清婉,“清婉你也一起。”

    说完他就往黑风谷的谷口走去。

    白衣公子看了一眼,他就咬咬牙跟上剑武。

    “我们过去看看吧。”

    花清婉拉着陈阳说道,接着她又小声嘀咕着,“你少气一点我师傅。”

    “他不招惹我,我懒得气他呢。”陈阳愤愤不平地说道,“再说了,要不是他强行掳走你,现在我不用跟你见一面都难呢。都怪他~”

    花清婉也没有接陈阳的话。

    众人走到黑风谷谷口就停了下来。

    “剑武道长,你有什么想法吗?”

    “你都想了三天了,还没有想到破解的方法吗?”

    这刻旁人又向剑武道长问道。

    剑武摇头说道,“这个上古阵法奇怪得很。我用过我的方法,都破不了。白公子,你们白云堡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有什么看法吗?”

    白衣公子听到剑武的话,他就沉吟着说道,“这个上古阵法很奇怪,也很复杂。经过我研究~”

    接着他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亲爱的,你们到这里干什么呢?”

    陈阳这刻带点明知故问地问道。

    “听说这里有灵石。”花清婉说道,“所以我们就来了。”

    “呵呵。我还以为剑武道长是高高在上的真人,对于这种东西不会动心的,没想到他竟然为了灵石,跑那么远来。”

    陈阳这刻就笑了起来说道,“剑武道长,我劝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怎么会有灵石呢。”

    陈阳早就把灵石取光了,他可不想花清婉她们浪费时间在这里。

    陈阳这样说,一来是气气剑武道长,二来是给他指明一条明路。别浪费时间了!

    剑武听到陈阳这话,他就重重地冷哼一声说道,“老夫这次来,主要不是为了灵石而来的。”

    “呵呵。我差点就信你了。”

    陈阳笑着说道,“你不是为灵石,你来这里干什么呢?别告诉我,为了维护正义,维护世界和平。”

    “无知小子!”剑武黑着脸骂着。

    “放屁!”

    这刻白衣公子就骂了起来,“我不准你这样污辱剑武道长。剑武道长是我们的长辈,你这样说他,我要给你一个教训。”

    白衣公子这样说着,大家也明白,主要不是陈阳这样说剑武道长,他只是找一个借口对陈阳出手罢了。

    毕竟这几天时间,白衣公子天天跟在花清婉身后,大家以为他有机会的。如今杀出陈阳这个程咬金,他自然不服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