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车厢中,三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田琮畅面目狰狞,就像一个凶神恶煞,手里的那把匕首,让人不寒而栗。

    承山心想,看来瞒不住了,不如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看对方到底会怎样。

    于是,他手中发出了一道蓝光,直奔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只见这把匕首开始扭曲变形,变成了一把又圆又直的钢棍。

    田琮畅起初没有注意,但是当他感觉手中的匕首在剧烈抖动时,大吃一惊,他收回右手,仔细一看,手中的匕首变成了一个钢棍,完全失去了威慑力!

    承山挣脱开他的压制,抖了抖肩膀,随后又从手中发出一道蓝光,直接将那根钢棍变弯!

    田琮畅的眼睛瞪得溜圆,他害怕的往后退去,想开门逃走。但是,绍辉直接把车门封死,田琮畅怎么用力都打不开。

    “你们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别乱来,我会报警的!”田琮畅惊恐的看着两个人,几乎要喊了出来。

    承山微微一笑,他和绍辉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只能摊牌了。

    “你叫啊!你报警啊!我看谁来救你!”绍辉笑嘻嘻的说。

    田琮畅正想反抗,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面露笑容,淡定的说。“好啦,你们就别吓唬他了!既然这样,就说开了吧,我以后也不用东躲西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承山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张昌宗在说话。

    “六郎,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承山问。

    “田琮畅今天一直没睡觉,估计是等着晚上出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张昌宗说。“其实,我也想将他催眠,但是后来一想,你们都是集灵师,拥有神秘的力量,怎么可能怕他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

    张昌宗说完,突然脸色一变。

    “这是谁在说话?我怎么是小孩?”看样子,说话的是田琮畅。

    “真好玩!我第一次见这种左右互搏的把戏!”绍辉笑着说。“说你是小孩,还不服气?你体内的那个人,要是活到现在,早就1000多岁了,说你是小孩,还不是很正常吗?”

    张昌宗又面露笑容,笑着说。“我劝你还是老实点!我这两个朋友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不听话,他们会把你打的魂飞魄散,这身躯壳就归我了,知道吗?”

    “我又没招惹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田琮畅似乎不服气。

    “你没招惹我?”承山突然开口说话。“那你为什么追求李润莹?还故意让我难堪?”

    “我追求喜欢的女人有错吗?情敌之间相互竞争,难道不可以吗?”田琮畅反驳道。“而且你经常晚上约我出来鬼混,我还以为你对女生没兴趣,因此才故意整你。”

    “我警告你,李润莹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敢再有私心杂念,我就废了你!”承山恶狠狠的说。他的眼睛突然变得通红,就像两只火球,不断的发出炙热的光芒,吓得田琮畅往后缩。

    绍辉捡起了田琮畅丢掉的那只匕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支弯曲的钢棍。绍辉轻轻一挥手,只见这只弯曲的钢棍瞬间变直,他笑了笑说。“田琮畅,你想多了,我们对你没兴趣!只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们这位朋友的灵魂,暂时寄存在你的身上。”

    “你们能不能让他离开我的身体?”田琮畅胆怯的说。

    “暂时不可以,过一段时间再说。”绍辉的口气非常强硬。

    田琮畅默不作声,张昌宗突然说话。“你以为我喜欢在你这儿呆着!整天闷的要死,还不让别人说话,一脸臭脾气,就知道孤芳自赏,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真无聊死了!我但凡有机会,也不会在你这儿多待一分钟!”

    看样子,张昌宗受了很大的委屈。

    “这是我的身体,我又没有邀请你,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关我什么事?而且你居然利用我的身体,和别人有那么多亲密举动,真是恶心!”田琮畅说。

    “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承山瞪了他一眼。“六郎已经知道了你所有的事情,就算你现在魂飞魄散,他也会活的好好的,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说着,承山慢慢的逼了上去,田琮畅吓得喘不过气来。

    “对,现在就让他魂飞魄散,我就可以独占这个躯壳了!”张昌宗说。

    绍辉瞬间又让那把匕首恢复了原状。“六郎,把头伸过来,让我把你的脑壳打开,把田琮畅的灵魂剔除掉!”

    “别、别这样!我知道错了!你们就饶了我吧!”田琮畅吓得惊恐万状,他虽然平时高冷,但是在超能力面前也不得不低头,而且体内确实住着另外一个灵魂,这是不争的事实。

    “怕了吧!以后老实点!”绍辉得意的说。

    “从今往后,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都由我说了算,你不能反抗,知道吗?”张昌宗说。

    “对!六郎说了算,你好好听着!”绍辉说。

    “好的,我答应就是了!”田琮畅战战兢兢的说。

    “你不准再去骚扰李润莹,知道吗!”承山说。

    “知道了!”田琮畅回答。

    张昌宗猛的扑过来抱住承山,他高兴的说。“谢谢你们,这下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活着了,不用再受窝囊气!”

    绍辉见了哈哈大笑,他心想,田琮畅不知道会被恶心成什么样!

    “好了!六郎,以后不要总是这么激动,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承山尴尬的笑了笑。

    “怕什么?现在我说了算,他都得听我的!”张昌宗没说完,就突然干呕了几下。

    “真有意思,田琮畅被恶心到了!”绍辉在一旁笑嘻嘻的说。

    “你给我老实点!再这么扫兴,我就让两位朋友收拾你!”张昌宗面露尴尬,他只能教训田琮畅。

    “我实在接受不了,真的是想吐!”田琮畅说。

    “接受不了也得接受,哪来这么多臭毛病!”张昌宗的口气越来越强硬,承山也有点看不下去了。

    “好啦,六郎,你就别逼他了!我们之间确实应该保持距离,不要那么亲密。毕竟我现在也结了婚,让别人看到不好!”承山说。

    “好吧,听你的!”张昌宗低声说。

    “既然都挑明了,那我们就出去庆祝一下,怎么样?”绍辉兴奋的说。

    “好啊,憋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无所顾忌的活着了!真该好好庆贺一下!”张昌宗说。

    “今晚就两个主题,一是为承山举办告别单身派对,第二就是庆祝六郎重获新生!”绍辉兴奋的说。

    田琮畅此时默不作声,他真后悔,为什么今天晚上没睡觉?这也怨不得别人,正是因为他自不量力,想要发现幕后的真相,才导致自己身陷囹圄,被别人夺去了身体的主动权,这又能怪谁呢?

    一夜狂欢之后,田琮畅累得精疲力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醒来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他独自待在屋里,开始同体内的另一个灵魂对话。

    有承山和绍辉撑腰,张昌宗心里有了底。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觉得田琮畅是一个能保守秘密的人,虽然他的性格有点孤僻,但是心地善良,还算是一个好人。

    于是,张昌宗就把自己的经历,细细的讲给田琮畅听,只不过略去了一些敏感的桥段。

    田琮畅听完之后恍若重生,没想到还有这么离奇的经历,自己体内的这个灵魂,居然来自1000多年前的唐朝!承山和绍辉,居然拥有那么神秘的力量!这不禁激起了田琮畅的好奇,也对承山和绍辉慢慢产生了好感。

    张昌宗是一个喜欢风流快活的人,和田琮畅的性格恰好相反,在现实生活中,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造化弄人,田琮畅也不得不接受,而且他也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无聊,于是就任凭张昌宗摆布,干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承山和绍辉知道他们两个能够和平相处,也就放心了,偶尔也会约田琮畅出来吃饭聊天,有时也不知是田琮畅还是张昌宗说话,看来他们两个相处的越来越融洽了。

    一天下午,承山正在公司忙着布置任务,绍辉突然打电话过来。

    “承山,忙什么呢?公孙瑜找我们,看样子有急事,如果你方便,就赶快过来。”

    承山听了心里微微一动,公孙瑜向来不主动联系,怕打扰他们的正常生活,这次找他们过去,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承山交代完手头的工作,就直接开车来到了公孙瑜那里。

    进门之后,承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南宫越,绍辉已经提前到了,公孙瑜也在场。

    “兄弟,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儿来了?”承山笑着说。“上次多亏你借给我们星云紫焰灯,我们才能顺利升级!太感谢了!”

    “那些事就不要再提了,大家有来有往、互相帮助。”南宫越的声音非常洪亮。“看样子,你们这里还是比较顺利的,都升级为汇灵仙师了!”

    “我觉得,只要有法器,大家团结一致,顺利升级应该不成问题!”承山说。

    “兄弟,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南宫越摇了摇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承山看了一眼公孙瑜,他的表情也非常凝重,承山心想,难道又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