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小说 > 红色莫斯科 > 第1283章 独自进攻
    “两位元帅同志,”阿帕纳先科等瓦图京说完,转身面向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对两人说道:“我想们应该很清楚,等战斗打响之后,一旦第19装甲师的指挥官,发现他右翼的敌人**任何动静,肯定会只留下少部分兵力进行监视,并抽调主要的兵力,去增援遭到攻击的右翼。”

    “没错,的确是这样的。”华西列夫斯基点点头,再次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那为什么不让我军左翼的部队,协助索科夫的部队发起攻击呢?”

    “元帅同志,我是这样考虑的。”阿帕纳先科回答说:“一旦左翼的部队在战斗打响后,就和索科夫的部队同时进攻,那么敌人一定会进行拼死的抵抗。到时候这一地区的战斗,就会陷入胶着状态。

    可要是只让索科夫的部队进攻,而左翼的部队按兵不动,就能让敌人放松警惕。等敌人把他们右翼的兵力调往左翼,就是我们进攻方的右翼时,近卫师就可以向敌人防御空虚的地段,发起突然地攻击。这样一来,我军就可以很轻松地突破敌人的防线。”

    听完阿帕纳先科的提议后,朱可夫开始思索起来。如果左翼部队在战斗打响的初期,一直按兵不动,就会给德军造成一种错觉,这次进攻是索科夫的部队单独发起的,左翼的部队应该和他互不隶属,因此大概率不会配合他的行动。德军指挥官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产生误判,为了挡住索科夫部队的攻势,他就会把自己右翼的部队调过来支援左翼,到时按兵不动的近卫师,就能寻找到合适的战机,果断地突破敌人的防御。

    朱可夫正在考虑阿帕纳先科的方案是否可行时,瓦图京开口说道:“副司令员同志,我担心如果左翼的近卫师按兵不动,敌人就有可能攻击索科夫的侧翼。一旦进攻部队被敌人切断,那么进攻就有失利的可能。”

    对于瓦图京的担心,朱可夫摆了摆手,自信地说:“假如连自己的侧翼都保护不好,那就不是我所认识的米沙。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瓦图京同志,立即通知特鲁法诺夫和马兰金两位将军,当索科夫的部队向第19装甲师发起攻击时,他们务必坚守不出,在得到新的作战命令前,不准向敌人发起攻击。”

    “需要通知索科夫将军吗?”瓦图京小心翼翼地问:“毕竟我们这样的安排,会打乱他原来的部署。”

    “不用。”朱可夫还是摇着头说:“我想借这次的机会,看一看他临机应变的能力如何。”

    ............

    炮击结束后,步兵第188和第384师的指战员,分别搭乘两个***的**,向着正面的德军阵地发起了冲击。

    待在指挥所里的索科夫,由于无法亲眼看到进攻的场面,只能通过自己部下的报告,来了解战斗的进展情况。他亲自给第188师师长科伊达打去电话,开门见山地问:“上校同志,们左翼的近卫第81师,向敌人发起进攻了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随后回答说:“**,司令员同志。我的观察哨刚刚向我报告,说左翼的友军一点出击的动静都**。”

    站在索科夫身边的萨梅科,听到科伊达的话,不禁有些慌乱起来:“司令员同志,如果左翼的友军不采取配合行动的话,向前突击的第188师的侧翼,就有可能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到时他们就有被切断的危险。”

    索科夫似乎并**听到萨梅科说的这些话,而是继续问科伊达:“上校同志,真的确定,左翼的近卫第81师**行动的迹象?”

    “是的,司令员同志,我可以向您保证。”科伊达言之凿凿地说:“左翼的部队根本**任何动静。”

    “见鬼,”索科夫听到这里,小声地嘀咕道:“难道他们**接到协同作战的命令吗?”

    “司令员同志,”索科夫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科伊达却听得清清楚楚,他连忙试探地问:“需要我和马兰***进行联系吗?”

    “我看联系就不必了。”索科夫心里觉得朱可夫既然答应让左翼的部队配合自己,肯定不会出尔反尔,也许是什么原因,导致原来的计划发生了变动。想到这里,他对科伊达说:“上校同志,为了防止们的侧翼遭到德军的攻击,我现在命令,由步兵第46*接通们原来的阵地;而海军陆战第62*负责掩护们的左翼,避免遭到德军的攻击。”

    听完索科夫的安排,科伊达顿时安心了许多,有部队接替自己原来的防区,有部队掩护自己的侧翼,自己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向敌人的防御纵深推进了。但想到按兵不动的左翼友军,他还是有些不服气地问:“司令员同志,难道您就真的不打算了解一下,左翼的友军为什么不配合我们的行动吗?”

    “上校同志,如果能配合我们作战的话,我想马兰***的部队早就出动了。既然他们迟迟按兵不动,肯定是接到了上级的什么命令。”索科夫对着话筒说:“们师的任务,就是继续向敌人的防御纵深推进。和们师同时采取进攻行动的,还有格里岑科少将的步兵第384师,们可以在战斗中比一比,看谁取得战果更加辉煌。”

    等索科夫一放下电话,萨梅科就急急地说:“司令员同志,我觉得应该问问方面军司令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左翼的部队协同我们作战,怎么战斗一打响,他们就**任何动静了呢?”

    索科夫虽说也想打电话问朱可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先说好的联合作战呢,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救黄了?但他转念一想,既然朱可夫**和自己通气,看来他是有更高层次的考虑,好在对面只是一个被严重消耗的装甲师,如果自己用两个步兵师和一个**军,外带两个炮兵师都无法解决对方,那自己还是主动让贤算了,让有能力的人来接替自己的职务。

    “参谋长同志,”索科夫对萨梅科说:“要知道,我们是由方面军司令部指挥的,而不是相反。因此不光上级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就**必要对我们进行交代。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莫非**了左翼友军的配合,我们就不能消灭第19装甲师吗?”

    “司令员同志,们在聊什么啊。”没等萨梅科说话,门口忽然响起了卢涅夫的声音。他一边朝室内走,一边好奇的问:“能说给我听听吗?”

    索科夫见卢涅夫出现在指挥部里,心里不禁一阵阵发慌。他**满足对方的请求,而是迫不及待地问:“军事委员同志,怎么回来了?阿西娅,她怎么样了?”

    “审查已经结束,我看她们都很疲倦,便安排她们去休息了。”

    “这么快就审查完了?”索科夫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

    “是啊。”卢涅夫走到桌边,从茶炊里放了一杯热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阿西娅她们被敌人掳走的时间,还**超过12小时,能有什么问题?所谓的审查,不过是按照规定走一遍程序而已。”

    “军事委员同志,”得知对阿西娅等人的审查,已经顺利结束时,索科夫的心里总算放下了一块巨石,他连忙上前握住了卢涅夫的手,感激地说:“谢谢!”

    “这是我份内的事情,不用客气。”卢涅夫说完这话后,再次好奇地问道:“对了,我们的进攻进行得怎么样?”

    萨梅科翻看了一下手里的战报,回答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我军进展非常顺利,两个师都突破了德军的第一道防线,正朝着第二道防线推进呢。”

    卢涅夫见萨梅科**提到左翼的友军,便好奇地问:“那左翼的特鲁法诺夫将军和马兰***的部队,他们的进展顺利吗?”

    谁知迎接他的却是一片沉默,卢涅夫不解地问:“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还**突破敌人的防御吗?”

    “他们不是**突破敌人的防御,而是压根**采取任何行动。”萨梅科怒气冲冲地说:“如今是我们在孤军奋战,单独对抗德军的第19装甲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萨梅科的话把卢涅夫搞糊涂了:“不是说好联合作战么,他们怎么能这样言而无信呢?”

    索科夫担心两人再继续说下去,会说出什么影响团结的话,连忙插嘴说:“我觉得左翼的友军之所以**行动,可能是接到了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因此他们只能坚守不出。”

    “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卢涅夫更加不解了:“如果能在短时间内打垮第19装甲师,那么我们就可以调过头,去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啊。”

    “军事委员同志,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索科夫苦笑着说:“但我相信我的部队,相信我们的指战员,一定可以打败第19装甲师。”

    索科夫的部队和德军第19装甲师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待在方面军司令部里的朱可夫,也通过特殊的情报渠道,了解到战斗的进程。他看完战报后,对面前的众人说道:“看来米沙的表现比我想象得更加强,他在**友军的支援下,打得第19装甲师的敌人节节败退。据我看,到天黑之前,敌人就有可能被歼灭或者是被他从现有的地域赶走。”

    “元帅同志,”此时此刻,方面军司令部里最为索科夫的部队担心的人,莫过于瓦图京大将,他的心里很清楚,一旦索科夫的进攻**,就会导致实力受损。如果德军从奥博扬方向调集部队,来增援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那么索科夫部队所建立的防线,是非常容易被摧毁的。因此他紧张地问:“您觉得索科夫将军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吗?”

    朱可夫**立即回答瓦图京的这个问题,而是笑着问:“瓦图京同志,知道十二月党人起义吗?”

    “当然知道,元帅同志。”瓦图京不解地反问道:“但这和索科夫将军能否取得胜利,又有什么关系呢?”

    朱可夫还是**回答,而是自顾自地回答说:“尼古拉一世指挥忠于自己的部队,在彼得堡市中心的元老院广场和起义军对峙。当他看到有新的近卫军进入广场时,以为是前来增援自己的部队,便孤身上前欢迎对方。谁知带队的军官却告诉他,说自己忠于康斯坦丁皇帝,并不是来帮助他的。说完,就带着部队前往广场的另外一侧,与那里列阵的起义军汇合。

    当军官率领部队和起义军汇合后,向起义领导者之一的卡霍夫斯基报告,说自己在来的路上,曾经遇到了尼古拉,并拒绝了他的拉拢。卡霍夫斯基听后顿时大惊失色,问他为什么不利用接近尼古拉的机会,扣留或杀死对方,那样一来,这次的起义就能获得成功。”

    朱可夫所说的这段历史,对在座的诸位来说,都是很清楚的。不过瓦图京还是**明白朱可夫的意思:“元帅同志,我还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您能说得更清楚一些吗?”

    “如果一百多*前的那名军官,趁着尼古拉被他的部队围住时,果断地扣押或杀死尼古拉,那么俄国的历史就会被改写。”朱可夫微笑着对众人说:“我之所以提起这段历史,是想到假如**米沙的妻子被敌人抓走这件事发生,恐怕要等我们彻底击败了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后,米沙才会对第19装甲师发起最后的攻击。”

    听完朱可夫的点评,众人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提到十二月党人。华西列夫斯基点着头说:“元帅同志,说得没错。索科夫的妻子比敌人抓走,彻底激怒了他,我想就算**我们为他提供的两个炮兵师,他也会向敌人发起进攻,并取得最后的胜利。”

    “只要是米沙想消灭敌人,就算**我们交给他的两个炮兵师,**友军的配合。”朱可夫附和道:“他也有能力消灭对方,这一点,从他所取得的诸多胜利就能看出来。”